刀光犹如匹练,从左肩上斜劈而下,刀光的轨迹,恰与即身佛身上挂着的袈裟重合。那一瞬间的刀光,甚至超过了鬼神的反应,接近燕殊剑气雷音的速度。

干尸一般的祭生佛猛然抬头,只来得及将一双皮包着枯骨的双臂,挡在胸前。

这时候,刀光才如同水面倒映的月光一般迷幻不定,又犹如雾中的花朵一般朦朦胧胧,映入干尸的眼中。

瞬光斩!

长刀的斩击已经快过了刀光的反射。

勾魂使者祭生佛挡在胸前的左臂掉落在地,另一只右臂之上也出现了凌厉的刀口,被砍断的臂骨,泛着铁青的色泽。

但如此也只是斩掉了此妖鬼的双臂,他还有两只手臂,在背后拿着法器招摇。

祭生佛右臂之上泛起黑气,所到之处,那还残余着凌厉的刀气的伤口,豁然发出兹兹的声音,缓缓愈合。被斩断掉在地上的左手也飞了起来,接合到左臂上去。

祭生佛耳旁垂下的长缨探出,两根飘带抓起插在祭生佛身旁的禅杖,将一根铜铸的禅杖舞的犹如铜轮飞转,挡在它身前,将罗森的第二刀架住。

祭生佛背后的双臂结出宝瓶印平平拍出,那森森鬼气凝聚成一口如意宝瓶,将罗森手中长刀打了回去。

“辛酉刀法!”祭生佛的语气充满怨毒:“大明的余孽,还没有死完吗?”

他扯下还没有愈合的左臂,甩了出去,那只手臂单手结狮子印,掌心印着一扭曲的梵文种子符咒,向着罗森飞去。而他的右臂举起禅杖,平举胸前,右手一转,禅杖之上九环叮当。

相互撞击的铜环发出刺耳的声音,犹如九个白骨僧在念诵真言,传人众人的耳中,带着一股夺人心魄的感觉。

直面这九环禅杖的罗森,眼中的祭生佛变了摸样。

它化为了一个平和慈祥的老僧坐在他面前,双手合十,平静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当作如是观!施主,你奉命而来,灭我金刚寺,是我等得罪了国师那个妖孽。但那些沙弥是无辜的!可否放他们一命?”

“老和尚!国法无情,但这些沙弥并没有在国师下令要杀的人之中,所以我可以带他们回去,禀告皇上处置!我会向皇上求情……”

老僧闭目叹息:“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我等既然是大明子民,这身皮囊,便舍出去罢!无非是一世功行,并不损我等的根本修行。但罗千户,杀了我等,你可做好了背负滔天罪孽,沉沦无间的准备?”

“我等只是奉命行事!”

穿着山文甲,手持倭刀的罗森抱拳道。

老僧闭上了眼睛,这时候,他手中九环锡杖上碰撞的铜环化为了那些年轻沙弥的脑袋,大声咒骂着罗森。老和尚重新睁开眼睛,目中血红:“罗森!你杀了我等,我们还有修为可以轮回转世,重新修行。但那些沙弥被你害死,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你帮着国师,杀害了那么多正道中人,害的大明国灭,生灵十不存一。你罪无可恕!”

罗森自己的声音绝然道:“我误信妖孽,害死了那么多人!忠臣良将,高僧大德,还有无数无辜百姓,已经铸成大错,岂能再苟活于世?”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这种种熟悉的画面,似乎从他空白的记忆中泛起,化为幻象,让罗森一时沉沦。

而现实中,结着狮子印的干尸左臂,已经朝着罗森的胸膛直插而来。

罗森身后的法信禅师,眼睛骤然睁大,他身影一闪挡在罗森的身前,手持金刚杵朝着那抓来的鬼爪打去,鬼爪外的鬼气化为一头食人狮子,张口咆哮,朝着法信撕咬而去。

那梵文种子一阵扭曲,打在了金刚杵上,强横的阴气骤然爆发,金刚杵在法信手中骤然崩碎,带着他的身躯摔了出去。食人狮子也奔驰而来,眼看便要穿过法信的身躯。

红楼中弹奏琴声,将玉蛛蝎的鬼蜮牢牢压制在后堂的钱晨,一拍琴面,腹中的我执刀一声长鸣,随着琴弦波动,刀光朝着正门掠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斩落了那只鬼狮子的头颅。

法信猛的喷出一口鲜血,身躯踉跄,委顿的坐在地上,他双手合十,忍着伤势,低声念诵了一句深沉的佛号:“罗将军!昔年种种,犹如梦幻泡影,佛法无边,回头便是彼岸!金刚寺法难,乃是孔雀妖王蛊惑皇帝所至,并非将军的罪孽?”

“将军忠于大明,听令而行,何罪之有?”

“大明国灭,我等皆是有罪之人!何罪无有?”

罗森忠于开口,他的身影艰涩,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了,但那熟悉的身影,还是让法信微微抬头,凝视那被斗笠遮住的面孔,低声道:“果然是将军!”

“将军之名,因迫害忠良而来,我受之有愧,还是唤我罗森罢!”罗森平静开口道。

他拔起身边的长刀,叹息一声:“原来,这便是此身的执念根源么?”

“因执而起,应愿而生。此身只为平息执念,了却前尘而生……此愿为——终结乱世,斩尽妖魔,如是而已!”

罗森的语调平淡而毫无波澜,他并没有愧疚和悔恨,或者说那刻骨铭心的悔恨,已经随着一刀了却,如今剩下的只有坚定无悔的一念而已。

他缓缓抬起长刀,刀尖向下,举在肩头,随着这个动作所有人都知道,大战即将继续。

祭生佛缓缓站起,左手已经连接上了断臂,他微微活动了一下左手,突然拖着一道幻影,高速突进,将手中的禅杖由上到下,猛的砸出。

罗森向上挥刀,脚上的重心转移,长刀架住了禅杖,继而反手斩出,刀光和禅杖几番碰撞,真气在长刀之上流动,犹如月华流转,与祭生佛随手乱劈的禅杖相交,连打带消,存以武艺消弭那禅杖之上的沛然法力。

两人俱是武艺惊人之辈。

罗森手中的倭刀,传至昔年大明武圣戚将军,乃是杀场武学,刀斩性命无数,更能斩鬼斩神,乃至斩杀那些不服王化的修行者。

生祭佛乃是五大鬼使之中的勾魂使者,来历神秘莫测,但看武艺,却是金刚寺外门的路数,应该与这佛门大宗有关。

刀光纵横三丈内,威势无匹,每每抓住禅杖运使的漏洞,斩向祭生佛本体,却被那其余四个手臂,或是结印,或是拿着小件的法器挡住。

三头六臂,大轮明王像,守护的水泼不入,但罗森的长刀所斩,却往往要和禅杖硬拼,每次九环相互撞击,发出刺耳的鬼音,便让他的身形,微不可查的一滞。

虽然罗森的武艺的确超神入圣,但如此破绽越来越大,迟早会被祭生佛抓住一次机会。

这时候,身后楼中飞出数十张黄符,迅疾如箭,绕过重伤倒地的法信和挥舞刀光的罗森,朝着祭生佛打去。

符箓爆出无数雷光,破邪之雷打的祭生佛浑身妖气溃散,但雷光落在干尸身上,却只打出了一个个芝麻大小的黑点。

“连破邪符都打不动你!厉害呀!”

鸡皮鹤发的老道赵伯言,裹在一团金光之中,从天而降。

金光汇聚成跃动如闪电的咒力,附在赵道士的拳脚之上,随着他一掌拍出,金光跃动,向着四面八方冲击,笼罩了近十丈。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看我金光咒如何!”

红楼之中,钱晨将玉蛛蝎吊起来用雷法轰击,让她只能龟缩在蛛网之中,靠着无数鬼气蛛丝结成的鬼蜮遮蔽藏身,勉力支撑。

他勾动琴弦,无音神雷在祭生佛身周三尺内炸响,滚滚霹雳列缺,让祭生佛浑身巨震。

它的鬼气寸寸崩溃,罗森此时挥舞刀光,身法突进,手中长刀横斩,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与赵道士,钱晨创造的时机配合无间。

刀光切过祭生佛,精准的把握了节奏,错过它六臂轮转,拦在身前的结印手臂。祭生佛干瘦的身躯被长刀带起,微微弯曲得向上飞起。

刀光从祭生佛腰间斩过,将它拦腰斩断。

罗森的武士一步迈出,滑动着突进到了祭生佛身后。随即脚步一折,随即转身变为大步跃起,这一刀高举过头顶,疾劈而下。正是辛酉刀法中,‘彼以此跳跃光闪而前,我兵已夺气矣’的疾空刀势。

刀势直劈唐竹,刀光如同弧月,从祭生佛身后将他整齐的刨成两半。

当这一刀收刀之时,借着余势,罗森反手倭刀上撩,斜斩劈断了祭生佛背后的四只手臂。

赵道士手中金光咒流动全身,轰然打出,瞬间半个天空都被染成金色,咒力势如破竹,在祭生佛的胸口打出了一个大洞,可以清晰看见,站在后面缓缓收刀的罗森。

它身体分成了两半,朝着两边缓缓倒下。

切痕之间,满是凌厉的刀气,五脏六腑,都被金光咒化为焦炭。赵道士缓缓收起金光,平息气息,吐出一口气叹道:“终于杀了这勾魂鬼使!”

“小心!”

倒下的鬼使身躯突然暴起,它耳后的两个脑袋突然睁开眼睛,脱体而出,拳头大小的骷髅钻向赵道士的心口,速度快的让罗森只来得及拔刀斩斩却其中一个头颅。

那头颅钻出干尸,带出一股股满是粘液的血肉。

那如蛇的血肉顶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头颅,从干瘪的尸体中涌出,却如无穷无尽一般,插向赵道士的心口,他措不及防,只来得及祭起护身法器,便被头颅打碎法器,瞬间重创。

头颅缠着赵伯言,犹如独首大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