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可能!老爷爷,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静静是系统,是那个什么……幸运女神?!”

“分身或者是降临载体。”夏翼虚影叹道:“没开玩笑。”

“不可能的!静静、静静被凤妖神附体过!她怎么可能会……”

夏翼道:“那你以为,能够跨越两界的凤妖神,本来能够做更多事的凤妖神,为什么会把所有的力量交托给你,让你脱离系统?”

“我虽不能确定,但根据猴妖神的所为推断,凤妖神原本的责任很可能是暂时切断地球与圣魂大陆之间的连接。那样一来,始皇帝的复生就不会出现任何波澜,不会有另一个猴妖神前去寝陵,连玩家都无法再登入圣魂大陆。”

“若是因此出现差错,就代表凤妖神用始皇帝换了你。你虽天赋极强,但恐怕还比不上始皇帝。”

夏翼似亲眼所见,带着追忆描述道:“18年前,猴妖神带着凤妖神的三魂与霸王魂珠,在烈阳城寻找合适的载体。这时他们恰好发现了一个天生三魂失一的女婴,可爱脆弱的女婴,即将凋零在天地间。

反正都是要寄生,为何不顺手救下一个不幸女孩呢?他们以为那是巧合,后来凤妖神才发现,那是因为林静静……很幸运。”

“幸运女神借用神权,算计了他们,送来了……一具分身。”

时来怔住,颓然坐了回去。

“我也很希望是我误判。”

“可惜……看来不是。”

夏翼一声长叹。

……

烈阳城,夏翼家大院。

林静静瘦弱的身躯仍是原本模样,面对着歼星弩,神态却像立于苍穹俯瞰大地般,极其冷漠淡然!

“果然,早便被你发现了。”

轨道虚影笑道:“当然,你看这些日子,我让你端茶送水,捶肩捏背,甚至给我打水洗脚,美其名曰爷爷享受孙媳妇的孝敬……如果不是发现了你的存在,我怎么会变成这么无理取闹的爷爷?”

幸运女神面不改色道:“你很痛苦吧,夏翼。你可以在我降临前抢先出手,让我不得不提前降临,却又犹豫不忍,只是冒着天大的风险做一些让我不快的事,以为得到了弥补,实际上只是自欺欺人。”

“没有啊,我的快乐你想象不到。”轨道虚影道:“女神的伺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享受到的,即使因此而死,也算纯赚!”

幸运看看他,转口道:“口中说得大义凛然,却只敢留下一具分身直面于我。你以为一具分身,使用歼星弩,就能够拦住我吗?”

“幸运女神图娜,出身于圣魄大陆,是九星的魔法女神。”轨道虚影道:“你主修的是七魄,三魂最多是兼修。静静的三魂缺一是你故意留下的缺口,所以你降临的只是三魂之一,静静缺的爽灵魂。

还有,你明明可以选择七魄降临的,可以无敌于圣魂大陆,却没这么做。有限制的吧,此时你的实力最多只有七星极限!配合静静的身躯,你能有多强呢?”

他将手搭在歼星弩上:“如果丝毫把握都没有,我不会送死。

哦,你也别用我不忍心杀死静静来威胁我。我已经在尽力去救她了,如果能够制住你,想办法破灭你这道魂,唤回静静最好。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唉……”

夏翼摇了摇头。

幸运女神:“制住我?”

她脸上的表情没换,话语的腔调也没变,但深处的那股不以为然却清晰可见:你可以试试看。

一股莫名的波动从她的身躯中发散出去,轨道虚影若有所感,送了一股圣魂之力进入歼星弩。

嘭!

歼星弩的一个零件忽地炸裂!

“……真是不幸啊,装配的时候好像出了点问题。”轨道虚影尴尬地笑了笑,啪的打了个响指。

正想动作的幸运女神一滞。

一道浩瀚的光柱从空中垂落,落在几百米外的街道上!

“幸运女神,别动。”夏翼又重复道:“父神在注视这里哦。”

“……张朵儿吗?”

几百米外院落,另一道夏翼虚影正在主持祭典,让张朵儿夺走了苏云的四大美女天赐圣魂!

此时沐浴在光柱中的苏云一脸悲愤,张朵儿满心欢喜,都不知道几百米外发生着何等恐怖之事!

“你果然不敢妄动了,看来我的判断没错。”轨道虚影道:“你们怕父神,这才是你不敢真身降临圣魂大陆的原因吧?”

幸运女神:“无知便无畏。”

“我大概能猜到怎么回事,但我不想管。”夏翼道:“怪不得你不肯和时来结亲,夫妻对拜前的参拜父神,对你来说很麻烦吧?”

“哎,能不能告诉我一件我很好奇的事。蓬莱岛的石碑说了,你九星修为的时候应该还是单身,那后来再与人结合的可能也不大,你是不是一直单身到了现在?”

幸运女神望着光柱不答。

夏翼挑眉:“单身万年,吃了一棵18岁的嫩草,是什么感觉?”

幸运女神神色一沉,首次出现情绪波动,秀气的小拳头攥紧,又缓缓松开,继续望着光柱。

听着夏翼口中的啧啧声音,几秒后她终于忍不住道:“夏翼,你大概觉得会有人助你,你的信心是否来自于数月前你在主界南极中见到的道士?他跟你说了什么?

呵,无论说了什么,你都不要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她一字一顿道:“他的神权名字是——欺诈!”

夏翼面色稍僵,笑道:“那我俩更是一家人啊,我骗经满阶。”

心里则暗骂道:还好,没有完全把希望寄托在系统背后明争暗斗的几个神上。欺诈?也太坑了吧?

“幸运女神,光柱还得一会儿散,能不能发发善心告诉我,系统背后,总共有几个神?”

幸运女神不语。

夏翼虚影继续道:“父神十界嘛,主界不算,九界,加我九个先遣者,应该对应九个神。

但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送我进来的应该是欺诈神,而你管理的是七魄界。如今你暗中操作,配合始皇帝项羽他们伤了欺诈神,夺了圣魂大陆,正常来说,其它也只管理一个界域的神应该会反对。

偏偏你做成了,要么是你的实力领先所有人,要么是管理多个界域的神另有他人。还有神在争夺中很可能不像欺诈神那般伤而不死,而是直接被杀死了?

然后……被做成了系统?”

幸运女神眸光略动,夏翼想了想继续道:“五到七个,这数量比较合理,再少欺诈神活不下来。

哎,话说,一星的骗经都有言出法随的效果,欺诈神权应该很强的吧,你确定你是算计了他,而不是他在准备什么阴谋谋害你?”

幸运女神道:“因果错了。一星圣魂骗经因为圣魂大陆还存在欺诈的印记而显得强,而不是欺骗本身的力量强。欺诈是公认的最弱者,不要再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话音落下,远处的那道浩瀚光柱终于消散,幸运女神的身形蓦然升空,没有攻击轨道唤圣虚影,而是直接朝西南方向飞去!

“哎哎哎?来打我啊,幸运女神,这是着急救猴吗?”

幸运女神并不回头,空气阻力风向等等很幸运的没有变成她飞行的阻碍,反而在帮助她更快,达成了与轨道之疾相近的效果!

一时间,两道弧线划过天际,速度迅捷无比,一秒千米!

“等等!我还有一个宝贝给你看!”轨道虚影借用轨道传话。

幸运女神微侧脑袋,发现轨道虚影的手中还拎着个夏翼,那虚影对她温和的笑了笑,表情宠溺。

一道虚幻的影像形成。

百花齐放的花园边,乖巧的女孩懵懂的大眼睛望着夏翼,夏翼的大手像摸小猫一样放在她的头上!

女孩自然是林静静。

这是闻弦音而知雅意唤圣!

林静静身形一滞,无数个被夏翼摸头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兼之伺候夏翼洗脚,为夏翼端茶倒水,捏肩捶背的景象也一一回放。

说不愤怒是假的。

林静静是一具特殊的载体,为了能顺利承载她的一道魂,幸运女神花了很大的力气去改造林静静。

说是她的一具特殊分身也不为过,特别是为阻止林静静和时来拜堂成亲,这具分身在那一刻就半激活了,所以那些事,她感同身受!

“来打我啊!幸运女神!”

一具分身,杀之无用,这分身速度还很快,要浪费一些时间,不如直接杀死他的本体……幸运女神这样安抚着自己,继续赶路。

果然,没有强到离谱,没有到第八境,更别说第九境。轨道虚影则如此判断,暗松口气时又稍感为难,摸头都没有彻底激怒她吗?

非得玩点脏的嘲讽?

他心底轻叹,声音通过轨道准确地传给幸运女神:“女神,时来那小子跟我说……”(此处留一个填空题,大家自己想象)

幸运女神身形又是一滞,恼怒地挥掌向夏翼的轨道唤圣打去!

“哈哈,来打我啊!”轨道虚影开上心爱的小火车,调头就跑。

……

始皇陵内。

裘禅吐血倒飞,仓皇逃窜。

“女神,女神啊!救命呐!要死猴了,真的要死猴了!!”

夏翼从侧方拦截:“快点,曹操,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问题要一个一个解决,在幸运女神到来前,这只假猴,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