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王奎刚开口说出一句话,下一秒,一阵巨大的炸响,突然从他头上传来,还吓得大腚它们连打了一个哆嗦。

这次。

是雷声!

老奎曾经说过,爆炸声是从林中传来的,而雷声的来源在天空。

王奎迅速抬头。

不知何时,后方的天上竟然多了一片阴云,与他前面的天空组成了一道明显的分界线,就像阴阳天一样。

“完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没有想到,话音未完,便听“哗啦啦”一阵闷响,豆大的雨滴落下来,很快就像大瀑布一样,一股脑儿地倾洒下来。

狂风卷着暴雨,像数千亿条鞭子,狠命地抽打着地面的一切。

还不到一个眨眼的功夫,老奎的头发、衣服几乎是瞬间湿透,包括他那个几个狩猎伙伴,也全都变得像落汤鸡一样。

这密如瀑布的暴雨落在独木舟中,砸得噼啪直响,溅起水花,如同一个个小小的喷泉,很快就蓄满了三指高的积水。

河流水位迅速上涨,变得湍急汹涌,急浪咆哮着,像一群惊慌失措的野牛,到处乱撞,将王奎的独木舟,弄得东倒西歪,仿佛狂风中一朵无力的稻草!

我的天啊!这暴雨下的也太快了吧!

出师不利啊!老奎不会有事儿吧?

河水太急了,雨又大,这样下去,恐怕到得沉船了!

水流湍急,老奎怕是根本控制不住啊!

……

刚开始直播前,大家就听老奎说过,现在是刚果雨林的雨季。

但谁能想到这里的雨季竟然这么可怕,刚才还是一片晴天,他正悠哉地给大家讲解着操控独木舟地知识,可现在,竟然变成了暴雨倾盆,狂风作浪,那黑沉沉的天,好像随时都要压下来!

这暴雨的灾难级别,放到国内来说,恐怕早就超出了红色预警。

王奎在雨中甚至连睁眼都变得困难。

他连续几把,抹掉从头顶流到脸上的雨水,收回左腿,一屁股坐在船中,用船桨拼命华滑动,并大喊道:“这场暴雨让河水暴涨,水流加速,非常湍急,我现在必须改变策略,在船上放低姿态,避免落水!”

说着,前方一个激流打过来,撞在船身上,令独木舟向左摇动了一大半,差点儿栽翻了船。

幸亏老奎早一步坐下来,两手抓着船边,如果还是按照之前的姿势,肯定会摔下去。

“我的独木舟已经被雨水灌了许多,在彻底淹没前,我们得想尽一切办法到岸边!”

稳定重心后,接下来的王奎,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而是把全部的力气都放在了划船上。

只可惜,暴雨下的河水,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凶兽。

人类的这点儿力量,对于这湍急的洪流来说,完全是一筹莫展。

无人机早就被暴雨打下来,停在独木舟内,现在只剩下肩膀和胸口的两个记录仪,可360环视的画面下,全都是灰蒙蒙一片,很难看清。

王奎一边划,一边注视着水流的动向,以及后方的状况。

他并没有追求快速划动,事实上,这样非但不能加大船速,反而还会极大浪费体力。

好在他拥有战术潜水员出色的控船能力,因为这种职业本身就是在波涛汹涌的水系环境下,进行领路规划和抢险营救。

对此,王奎始终保持着自身中轴线,也就脊柱与出船身的垂直角度,不前后晃动,只令双肩沿着脊柱左右扭转。

渐渐地。

在借着水流的作用下,他开始不断靠近离他最近的右侧岸边。

老奎!小心后面!

后面老奎!有东西要砸过来了!

完了完了!老奎它们不会掉下河吧!

……

众人本以为他会顺利安全上岸,但没想到,随着360镜头的画面移动,大家忽然发现后方湍急的河流中,飘荡着一大片树杈。

估计应该是岸边的那些枯枝和树杈被暴雨冲下来,又被水流卷在一起,互相制缠,结果越卷越大,乱糟糟地一大团,至少有六七米大。

万一被扎伤或者顶翻,都非常危险!

而以老奎现在的划动速度,根本闪避不开,除非跳船潜入水下,可这样一来,深陷湍流,一样必死无疑!

王奎看不到弹幕,但不代表他没有注意到后方的情况。

但他的眼中并没有流露出惊恐,虽然水流推动那些树叉的速度,要远比他划动的快很多。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双方的距离,就从十几米远,变成了几米远。

见状。

他立刻大喊一声,让后方的刀疤脸向左侧歪倒,前方的大腚、拔都与老黑同时向右侧歪倒,他自己则保持居中,同时双手将船桨放在船身左侧,拼命向右划动。

四米!

三米!

观众们眼看着那一大片树杈飞速撞击过来,“砰”地一声,砸在了独木舟的船尾,也就刀疤脸所在的位置,全船上下,都跟着剧烈向前晃动。

由于它按照老奎的命令,向左倾斜,并且它的体重是整艘船内最大的。

所以撞击的瞬间,船尾很快开始向左偏移,再加上前方大腚它们三个向右侧倾压,整个船身就像一个陀螺一样,以王奎为中心,如同陀螺一般,竟然开始向右侧快速转动!

要知道。

整个船身足足有六米长!

他本身已经向右岸,这么横着一转,船头便直接甩在了岸上!

一头上岸,等于有了着力点,加上船身横了过来,湍急的水流等于正面撞击,瞬间将船尾也顶了过去,画了一个半圆。

王奎跟刀疤脸只感觉天旋地转,“啪嗒”,连人带船,被水流顶到了岸边,而独木舟,则倒扣在了泥地上!!

“汪汪!”

“汪!”

船内,传来了大腚它们焦急的吼叫,以及爪子挠抓木头的摩擦声。

这三个家伙由于躲闪不及,全都被独木舟扣在了里面。

王奎叫着刀疤脸,用力将独木舟掀开。

三只猎狗急忙扑到他身上,又拱又舔,看着脚前湍急的水流,他深深吐了一口浊气:“呼!终于上来了!”

牛逼啊!这都能上岸?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老奎他们要被撞翻啊!

现在不也是翻了么,只不过老奎算准了时机和角度,借用那一大团枯枝的力量,加速翻上了岸!

……

王奎擦着智能手表屏幕上的水珠,看到大家的关心,感谢了一句,顺便解释了一下他刚才的操作。

其实无论是独木舟、皮划艇,还是龙舟,根本原理,其实是力学的运用。

他深谙船尾是操控方向的核心,并且有他跟刀疤脸两者,接近300公斤的重量,并不怕树枝的撞击,而且,他们还能利用它撞击的力量。

只要弄准船尾与船头是互成相反方向移动,很容易就能做出刚才那一幕。

“刚果雨季的暴雨太凶了,刚才河水距离我还有十几厘米,现在已经漫过一半,这里也不安全,我们得想办法往林子里走!”

王奎发现水位迅速上涨。

于是他拉着独木舟的船头,让刀疤脸去顶独木舟的船尾,双方同时用力,开始向从林内一点一点移动。

暴雨下的泥地,变得更加湿滑泥泞,甚至连他这双专门购买的专业中量级靴,也出现打滑,几次差点儿摔倒。

最终。

他只向岸内推了七八米,便找了一处乔木树冠密集的树根,蹲下来,几个人蜷缩在一起,将救生毯撑开,当作雨衣,批在了身上。

看着他们浑身湿透,躲在下面瑟瑟发抖的样子,直播间的水友们也不由有些心疼:

我还是第一次见老奎如此狼狈啊!

没办法,人类在自然面前太渺小了,根本无法抗衡,上一次在草原遭遇龙卷风是这样,这一次面对暴雨和激流,也是这样!

老奎他们这样不会感冒吧?

难怪都说雨林是最复杂危险的环境,一会儿潮热,一会儿暴雨,伤口这样根本好不了啊,很容易腐烂发炎!

看到老奎淋雨,我自己在家躺在被窝里,莫名有种幸福和安全感!

这时候就别幸灾乐祸了兄dei!

……

王奎搓着手,抱着刀疤脸的大肚子,“其实那位水友说的也有一定道理,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本能,因为我们的祖先在学会搭建庇护所后,通过对比其他同类没有庇护所的原始人,我们避免了淋雨、下雪,减少了生病!”

就这样。

他跟狩猎伙伴在救生毯下躲了一个多小时,暴雨终于结束了,跟来的时候一样,雨水消失的时候,也是突然就停了,仿佛关水龙头一样,戛然而止。

王奎本打算起身去河边看看。

可就在他刚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间,感觉自己屁股根发痒,“大腚,别用你那尾巴蹭我屁股!”

大腚一抬头,一脸的无辜加懵逼,大尾巴晃了晃,似乎像是在反问:“谁蹭你了!”

观众们隔着屏幕直乐。

王奎心里“咯噔”一声,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见状,大家调侃的弹幕,也一条条消失,因为他们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拔都跟老黑,都躲在刀疤脸身体另一侧,靠近老奎的,就只有刀疤脸和大腚。

而刀疤脸的尾巴非常短,只有几厘米,并且很不灵活!

大腚又没动!

那么结果只有一个……

王奎双手慢慢,非常慢地打开救生毯,脑袋向下看,只见,在他左屁股根部,也就是他跟大腚中间的缝隙处,有一条黄绿色,浑身长满尖刺鳞片的蛇类,正围着他的屁股不停蜷缩转动。

卧槽!有蛇!

什么时候爬过来的啊?竟然没被发现!

蛇的声音这么小,加上暴雨冲刷,大腚它们闻不到,也听不到,很正常!

这蛇有点帅啊!像一条龙!

却是很帅,我从来也没见过长成这种样子的蛇!

……

直播间内的所有水友全都被眼前这条毒蛇给吸引住了。

因为相比普通的毒蛇,它全身的尖刺鳞片都是翘起的,看起来就像铠甲一样,半米多长的体型,椭圆形的蛇头,巨大漆黑的蛇瞳,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这个星球的生物,反倒是有些像玄幻小说里的蛟龙。

“别!”

大腚刚呲起牙齿,想要低头一口咬下去,却被王奎急忙阻止。

也许听到声音,或者是感觉到有生物活动,毒蛇的蛇头立刻抬起,“嘶嘶”地吐出它那猩红的蛇信子。

“这是毛鳞树蝮,剧毒!”

王奎紧张地咽了一口吐沫,呢喃了一句,旋即死盯着身下,右手缓缓抬起。

尽管他的动作已经非常慢了,但没想到,还是引起了这条毛鳞树蝮的注意,它的蛇头开始不断抬升,蛇信子快速吞吐,蛇尾晃动,老猎人都知道,这明显是蛇类感觉到威胁,进行警告攻击的前兆!

剧毒!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的天!

直播间的观众们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喘。

任谁身边这么近的距离贴着一条毒蛇,神经都会绷紧,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咚咚!

咚咚!

王奎心脏开始跳动,血液流速加快,这是恐惧的本能带给他的生理变化,但反映在毒蛇的眼中,就是生物热成像在升温!

狩猎律动!

猎杀时刻!

哧!

他瞬间将齿骨项链的两个技能全部开启,右手迅速探出,而这条毛鳞树蝮也同时扑咬出来。

铛!

子弹时间与高速跳动的心脏震动下,王奎的手如鹰爪,迅即刺向毛鳞树蝮的蛇颈。

尽管蛇类的反应速度极快。

但在他三倍慢速与五感全面提升的状态下,仍旧还是慢了一步,赶在蛇头咬想它屁股的那一刹那,啪地一声,王奎一手将毛鳞树蝮按在了泥地上!

哧哧哧!

被抓住的毛鳞树蝮疯狂扭动,蛇信子不断吐着。

而观众们也跟着心跳加速:

卧槽!抓住了!

吓死我了!

老奎牛逼!这都能抓住!要是我,肯定会被吓得不敢动弹!

“呼呵……这是毛鳞树蝮,非常特殊的一种中非雨林毒蛇,按理说,它应该在树上的,估计是感受到我身上的温度,所以才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