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劫?”

林·紫霄尝试将话题引导过来,想要了解自己并不了解,而女帝曾隐约透露的量劫之上。

“是。”

始皇帝未曾隐瞒,当即点头:“的确是为了量劫。”

可随即他又道:“但你也不用太过着急,亦或是想要从我口中知晓一些什么。”

“这等劫数,必将席卷无尽生灵,没有任何生灵能够独善其身,而在其真正开始之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一场量劫到底是因何而起,又将如何结束。”

“量劫的过程,也说不清、道不明,朕也不过只是知晓这些,仅此而已。”

始皇帝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显然,就连他也不知道量劫到底是什么,换言之,他们知道量劫将至,知道林凡、齐紫霄是应劫之人,但这场量劫到底是什么,开始、过程、结果?

一无所知!

至少目前来说是如此。

林·紫霄沉吟,她倒并不认为始皇帝在骗自己。

量劫事关重大,若是早早‘泄密’,甚至连真仙不到的始皇帝都已经得到了消息,那也未免太过轻松了。

如今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更可信一些。

但,她心中的疑虑与担忧,却是没有半分减少。

同时,她更为好奇了。

“始皇帝,在下还有一点疑惑,希望始皇帝能够为在下解惑。”

“但说无妨。”

始皇帝表示只要自己知晓,便绝不会隐瞒。

“既如此,在下便冒昧了,听方才所言,以及始皇帝两千多年前的布置,不难看出,始皇帝你对于重塑轮回十分看好,或者说,更像是一种执着、固执。”

“我好奇的点便在这里,始皇帝你···为何这般执着?!”

如果说,是为了天道之基-鬼而忙碌,做诸多准备,林·紫霄倒是觉着很正常。

她自己就有天道之基,亲身体验过之后才能更明白其到底有多么惊人的能力,所以,为天道之基忙忙碌碌,合情合理。

可始皇帝的最终目标分明不是天道之基,甚至天道之基都只是其最终目标中,看似毫不起眼的一环而已!

他真正的目的,是希望能借助天道之基-鬼,重塑轮回!!!

天道之基只不过是辅助、是工具!

那么问题来了。

重塑轮回,到底有什么好处?

为何始皇帝会如此执着?难道其中有着什么惊世大秘密?大概率是了!

那么,到底是何等秘密?

林·紫霄真的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秘密,会比天道之基更为吸引人一些。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不,不是一些,而是更吸引人的多!

所以此刻,她忍不住了,就此询问始皇帝,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答案,并从中获得一些线索来分析。

“执着么?”

始皇帝却时候突然幽幽一叹:“的确很是执着,但···那又如何呢?”

“朕,的确执着。”

“可朕的执着,值得!”

“赳赳老秦人,值得朕如此!”

“他们的英灵,尽皆在看着朕,期待着朕,朕···不能让他们失望。”

“朕,是始皇帝嬴政,答应过他们,要带他们荣归故里!”

始皇帝的面容逐渐严肃与凝重,同时,还有缅怀与感慨,仿佛瞬间跨越了数千年,回到曾经。

竟是如此?!

林·紫霄大为吃惊,怎么也未曾想到,始皇帝的目的竟然是这个!

她猜想过很多种可能,也预想过始皇帝为何会如此,但此刻的结果,却远远超出了其预料。

始皇帝将重塑轮回看的如此之重,甚至几乎超越了天道自己的重要性,其原因,竟然是为了纠纠老秦人?!

明白了。

这一刻,林·紫霄尽皆明白过来,但却有些惊叹与难以置信。

始皇帝之所以从数千年开始便想着重塑轮回,其目的,竟是为了让那些战死的纠纠老秦人复苏?!

不难想象。

始皇帝手中,应该持有,当然更可能是封印了大量纠纠老秦人的真灵、魂魄等。

他想过让他们复苏,但却无法做到,接着,便想到了传说之中的地府。

无法复苏?那么轮回呢?!

总可以了吧?

虽然不知其中的具体细节,但目前所知之事,却已经足够震撼与惊人了。

林·紫霄从不觉得是皇帝是什么暴君,但却也没想过,始皇帝竟是如此重情重义之人!

欺骗?

没这个必要。

至少在林·紫霄看来,始皇帝如今并非是在说谎,相反,此刻的他分明就是真情流露。

“如何?”

始皇帝看着林·紫霄,轻声反问:“你心中,是否已然有了答案?”

“的确。”

林·紫霄点头:“何况,始皇帝愿意冒着这般巨大的危险收留,在下又如何能够拒绝呢?”

“那在下,便叨扰了。”

“谈何叨扰?”

始皇帝轻叹:“正如朕之前所言,这并非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朕自己,与朕所在乎之人,以及天下芸芸众生。”

“你是应劫之人,你未来的一切都注定不会平凡,若是你早早逝去了,这未来的量劫···”

始皇帝有些唏嘘的摇摇头,随即道:“你便在我大秦仙朝内住下,修炼便是。”

“其他事,无人会打扰你。”

“不仅如此,知道你真实身份之人,也不会超过五个,所以你大可放心住下。”

“当然,你若是想走,朕也不会留。”

“让你来此,与你推心置腹,是因为朕相信你,而非朕对你有所要求,更非朕要强求你什么。”

“明白。”

林·紫霄点头。

接着,便是一阵短暂交流。

而后林·紫霄出了仙秦大殿,行走于冷清的宫殿群之中,暗暗思量。

“在大秦仙朝之中住下···倒是的确不错。”

她微微颔首:“相对而言的确更安全一些,而且女帝与始皇帝都相对可信。”

“何况,无论如何,总是要有个去处的。”

“无论如何,总不会比在外漂泊更坏了吧?”

如今的形势有多凶险,对自己和林凡而言有多么不妙,林·紫霄心知肚明。

换句话说···

始皇帝他们敢收留自己,已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甚至就不说他们是否可信,只要他们此刻不对自己动手,那么对自己而言就是好消息!

······

再见女帝。

上官婉儿却是忍不住对林·紫霄翻起了白眼。

见她这样,林·紫霄的心情也好了些,咧嘴轻笑,这一笑,倾国倾城,反倒是让上官婉儿面色微微发红了。

“见过始皇帝了吧?如何?”女帝轻笑着开口。

她倒是未曾去管上官婉儿如何。

毕竟早已情同姐妹,只是上官婉儿一直念叨着君臣之别,不敢逾越而已。

“匪夷所思。”

林·紫霄低语,接着又道:“超出想象。”

“的确。”

女帝忍不住笑道:“当我初见始皇帝,听他说起心中所想之时,我甚至认为他是个疯子。”

“一个不折不扣、十足的疯子。”

“但不知为何,他身上却总是有一种奇特的魅力,让人想要去相信他。”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

林·紫霄微微点头,随即眉头一挑:“女帝你该不会···”

“嗯嗯?”

她伸出双手、握拳,但两个大拇指却是不停的屈、伸。

女帝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翻起白眼:“信服,而非喜爱,何况,朕也早已过你这般少女的年纪了。”

上官婉儿一愣···

嗯···

少女?!!!

什么鬼?

她懵了。

此时此刻,是真的有些搞不懂状况,捂着发红的双脸,一阵难受与错愕。

自己为什么会脸红?

大概是因为从来未曾想到一个‘女装大佬’,竟然还能漂亮成这样吧?比自己,乃至比女帝还要更风华绝代一些?

甚至方才自己都还在想着,等之后有机会了,是否偷偷找林凡交流一番,询问他是如何想到如今这种‘无敌容颜’的。

结果现在···

女帝竟然说,少女????

女的???

什么鬼啊到底?

要早说是女的,我会脸红?!

她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女帝却是略微恍然,但面色不变:“哦,少男。”

“你如今的模样,倒是实在让人很难将你与男子联系在一起,就是朕,也不免口误啊。”

林·紫霄同样是面不改色,笑道:“若是如此,岂非正说明我的伪装趋近于完美?”

表面上只是口误,可实际上,两人却是瞬间交流了一些信息。

女帝之意为:此事,除我和始皇帝之外,就连上官婉儿也不曾知晓,你大可放心!

林·紫霄之意则是---无妨,我信的过你。

“便随意找一处宫殿住下吧,只要未曾启动阵法的宫殿,都可去的。”

女帝随即笑了,显得颇为开心:“可要婉儿为你引路?”

“这···还是不用了吧。”

“也好。左右始皇帝这片宫殿中,十室九空,也的确无需引路。”

“至于你相见的李淳风和袁天罡二人,一旦他们结束推衍,我便通知于你。”

“那便麻烦了。”林·紫霄拱手,随即道:“恕我直言,如今他们二人所推衍之事,可是与始皇帝的计划有关?”

“是。”女帝微微颔首。

林·紫霄会意,点头离去。

直到林·紫霄走的远了,上官婉儿才忍不住吐槽道:“方才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真是未曾想到,一个男子,竟然能够如此自然的扮演一位绝世女子,一瞥一笑、一举一动,都没有任何违和感。”

“这真是···”

“应该说,不愧是女装大佬吗?”

她似乎找不到形容词了,惊叹连连。

女帝却是淡然一笑:“谁知道呢?”

“不过,据朕所知,男人···或许比女人自己更了解女人。”

“这???”

上官婉儿一脸不信:“不太可能吧?”

“就算是陛下你所说,也未免···”

女帝笑而不语。

······

林·紫霄却未曾多想,在一处宫殿住下,并自己布下一些属于修仙界时期的阵法之后,才进入了悟道状态。

时间紧迫,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暴露,到那时,真正的危机才要开始!

所以,任何一点时间都格外重要,早一日突破,便早一日有自保之力。

何况···

天道之基在脑门儿上顶着呢,这般惊人的外挂开着,还不快点升级,反而到处浪、浪费时间,那才是真的死有余辜了。

不过,在闭关之前,林·紫霄也未曾忘记将这三日来的发现和经历记录下来,以待林凡回来之后可以立刻了解目前的处境···

当三日过去,林·紫霄下线,齐紫霄重新上线时,她的神念扫过附近一片区域,最终,目光锁定在前方那一片混沌之气弥漫的空间之中。

“那是?”

“应当是一位大能所开辟的区域,其中有一处传送阵。”

阿无姐的传音及时到来,同时,将这三日来齐紫·凡的经历尽皆传输。

也就是瞬间而已,齐紫霄得悉这三日来的一切。

尤其是齐紫·凡的猜测,不由双目微眯。

“若是按照我家狗贼的猜测,那么,时间锚点竟然不是当世,而是在未来么?”

“或者说,‘未来’才是真正的‘当世’。”

“我所处的诸天万界时代也好、狗贼那边的地球时代也罢,其实,都是‘过去’!?”

“这一点的证据便在于,季初彤的化身去往了地球古代,并救下他···”

“这便代表,‘未来’的自己与季初彤合力计划救下他,并付诸行动这事儿已经发生,是过去式,而非‘将来式’。”

“所以···”

“狗贼也好、我也罢,其实都是古人么?是过往的云烟?”

她皱眉。

这种猜测,可不怎么美妙。

本以为自己是‘当世’,狗贼在古,虽然也处于不同的时间线里,但终究不至于太过麻烦,也相对好理解一些。

可如今却发现,自己和狗贼,其实都只是历史中的一角?

“呼···”

“目前的信息还是太少,暂且不要考虑那么多,先顾好自己与狗贼,莫要‘夭折’了才是。”

“未来还太过遥远,甚至就算我自己都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发生什么,所以,现在应该关注的,乃是当下!”

“那么,此刻···”

“你怎么看?”

齐紫霄不再自己思量,轻声开口,询问一旁乔装成一个漂亮女子的季初彤。

同时,她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这一路走来,齐紫·凡和季初彤换了好些次身份,有‘兄弟’、‘师徒’、兄妹什么的,如今却是一对情侣?

哪怕明知道是作戏,而且自己本尊乃是女儿身,没那种‘功能’和‘属性’,但为啥总觉得像是吃了柠檬呢?

都怪那狗贼!

她暗暗嘀咕。

季初彤却不知齐紫霄心中所想,甚至都不知道此刻身边之人已经换了,只是沉吟道:“喜忧参半。”

“若是不暴露你我,乘坐传送阵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可若是暴露···”

“我也这般认为。”

齐紫霄点头,也有些迟疑。

去天宫的路途太远了,诸天万界真的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两名红尘仙,不被人猎杀、或是自己不去那些险地,倒是不那么容易凉凉。

可要一路老老实实的飞过去,还真的很浪费时间。

“要不···还是稍微浪一波吧。”

齐紫霄最终皱眉道:“虽然一阵忽悠,再加上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的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与目光,可终究还是有人在追逐我们二人的。”

“再慢吞吞的飞行,只怕有些不妙。”

“的确,那便尝试一番吧。”

季初彤轻叹:“大不了,你我二人,再拼一次便是。”

“是啊。”

齐紫霄轻轻点头,而后一阵叹息:“我发现,仅以我目前的手段,却是有些不够用了···”

人造太阳拳、人造大伊万、氢弹箭法?

在仙台境界,乃至在目前的红尘仙境界,都是真正的‘无敌术’,同阶作战,真的很强!

因为这些手段的威力从理论上而言没有上限,自己越强,这些招数也就越强。

但···

杀伤属性终究还是有些单一了。

以人造太阳拳为例,杀伤力主要便来自其中两点。

一、爆炸时瞬间产生的超强冲击波。

二、几亿度,乃至几十亿度的高温!

或许,随着地球的科技再发展一些,或是齐紫霄自己琢磨出一些新的原子,不再用氢、氚等,而是用更厉害的‘原料’来施展这些术法,威力还会更提升一些。

但终究还是有些不够看了。

因为红尘仙之后,大家都开始疯狂领悟各种道则!

三千大道,多种多样,种类繁多,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有无数分支、妙用无穷。

想要抵挡最基本的冲击波,以及瞬间爆发的恐怖高温,还真并非特别难以办到之事。

因此,原本乃是无敌术的人造太阳拳等系列术法,到如今,真的不太够看。

尤其是所要面对的敌人基本都是比自己高出几个大境界的实力,这真的很无力。

“所以,我应该想办法开发一些全新的无敌术!比人造太阳拳更强,甚至强出很多的那种!”

这一刹那,齐紫霄想了许多。

同时,她突然有些明白了。

为何林凡弄出来的天下道法总纲,自己看来看去都没什么灵感?反而是对其他修仙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无敌至宝,但凡能够翻开、看到其中所记载的一些法术,便能得到灵感,并逐渐修炼成功?

苏沐雪的吞天魔功也好、师尊的以身为种也罢,都是如此而来。

可自己呢?

却看多少遍都没用,这是为何呢?

自己没天赋?

并非如此!

她回想起,自己所修炼出的‘神剑御雷真诀’,不也是以类似的方式所获得的灵感么?

那时,自己还未曾去地球几次,对地球的了解十分有限,还以为电视里的节目都是真实的。

所以···

自己从心底里认为,神剑御雷真诀是真的,便想要学着将其开发!

久而久之,成了!

但之后,自己对地球的了解越来越多,知道的越来越多,再回头去看类似的东西,却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感觉了。

“怎么说呢,应该说是···先入为主?”

“我认为它是真的,自然会相信。可已经知道它是假的,却无法强迫自己去相信那是真的了。”

“天下道法总纲引动天降功德,足以证明,其中的思路都是可行的,师尊他们所修炼出的成果也足以说明这一点。”

“可在我看来,那却全都是假的,根本没办法得到印证,从心底里排斥,自然无法修炼···”

自己都不信,怎么修炼?

这一刻,齐紫霄彻底明悟。

“那么,人造太阳拳的存在,是因为地球那边已经有类似的技术,确切存在,所以哪怕我那个阶段对地球已经十分了解,却依旧能够将之开发成功么?”

“不,其实要更进一步。”

“我甚至还掌握了制造人造太阳的各种资料,所以才能相对轻松的将其完成。”

“这倒是给了我一些思路。”

齐紫霄双目放光,心中逐渐升起一抹期待。

“那些小说、故事,我已经知晓为假,自然不可能再给我提供任何思路,我也无法强迫自己去相信。”

“但···科技侧呢?!”

“科技侧,仍然有一些手段,值得我去借鉴,尤其是在见识过地球种子计划在发展一亿多年以后的手段之后···”

她抚摸着自己脸上的面具,逐渐有了一些思路。

人造太阳,便是科技侧杀伤力最强的手段或是科技了?不见得吧。

甚至···

都未必能排的上号!

“那么,我应当可以从科技侧的一些理念、想法之中,获得灵感,从而创造出新的无敌术!”

她目光灼灼,这一刻,突然充满了信心。

憋屈啊!

这段日子以来,是真的憋屈。

自己也好、自家狗贼也罢,无论是两人上哪个号,都十分憋屈,哪怕这三日,齐紫·凡的经历,看似很舒服,坑死了不少真仙、天仙,指不定还会有玄仙殒命。

让那些想要弄死自己的家伙,付出了极大代价。

可仔细想想,依旧憋屈。

若是自己与狗贼,有足够的实力,岂会如此?!

地球那边,狗贼岂会需要僵尸限定皮肤版季初彤去搭救?直接横推一切敌便是了!

又何须背井离乡,跑到天枢星域大秦仙朝中藏身?

若是自己的实力足够,又岂会只能以‘忽悠’来保命,此刻更是要不断乔装打扮、谨言慎行,只求不被人认出?

实力不足!

境界不够!!!

前些日子,齐紫霄一直都认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虽然自己与狗贼都开挂了,但就算是开了挂,要升级,也需要时间。

可如今转念一想,自己何时是靠境界高压人了?

为何之前不这般憋屈?

那是因为,自己在炼虚期、渡劫期的时候,便已经开发出了人造太阳拳,甚至可以越好几个大境界灭杀仙台三阶的存在!

这,便是无敌术!

可如今,昔日的无敌术有些不给力了,自己便理所当然的以为,境界就是一切?

这般憋屈,也是没办法之事。

只能等到日后,境界足够了,再疯狂反击?

去他大爷的理所当然!

我要‘觉醒’,我要开发新的无敌术,我要再度越阶杀人,要将之前的憋屈通通还回去!!!

当然,境界也不能落下。

毕竟无敌术并非真正无敌,就算真的开发出来了,也只是可以让自己越境界杀人而已,而不代表别人无法击杀自己。

齐紫霄双目微眯。

说来很慢,但实则,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而已。

察觉到齐紫霄的气机发生变化,季初彤不由好奇:“你想到了什么?为何短时间内,气机变化如此之大?”

“我啊···”

齐紫霄笑了笑,竟是一把搂住她的脖子,乐呵呵道:“想到了一些开心之事。”

季初彤:“开心之事?”

被相对亲密的搂着,她却并不太在意。

齐紫霄则轻声道:“别想着反抗,我们目前乔装打扮的乃是一对情侣,亲密一些没毛病。”

季初彤:“???”

她很想说,自己本来也没想着反抗来着。

都是女子,且又不是第一次了,又什么反抗的?

没必要啊!

······

进入这片混沌区域,并乘坐传送阵的过程,比齐紫霄和季初彤想象中要轻松许多。

的确有人看守,且实力不低,但对方就是一个单纯的‘生意人’。

甚至说生意人都有些抬举了,严格来说,应该是某位大能的‘奴仆’。

那大能在诸天万界的星辰牧野中开辟了不少‘商业传送阵’,然后让自己的奴仆守着。

有人来,给得起价钱,便可乘坐。

当然,这个价格,比‘正规’传送阵高出许多。

简单来说,这玩意儿就是‘黑市’,只看钱财,不看人。

所以,连最基本的盘查都没有,自然也就不会露馅。

但这种‘黑市传送阵’也有诸多限制,那便是与其他大世界的正规传送阵并不相连,只能传送到那位大能所开辟的其他传送阵。

简单而言,价高、可去之地不算多···

但对于选择乘坐这种传送阵的人而言,这些缺点那叫缺点么?

只一个不问身份,便胜过一切缺点。

······

从传送阵走出,看着已经全然陌生的环境,手中还拿着从那个‘奴仆处’花百万灵石买到一份‘星图’,季初彤一阵无语。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她低语道:“就是在这荒芜的星辰牧野之中,竟然都有‘黑市’存在。”

“的确是有些令人惊讶,但也并非难以置信。”齐紫霄沉吟道:“我们对于诸天万界以及星辰牧野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若是我们知晓的多一些,便不会如此被动。”

“好在如今有了星图。”季初彤以仙元催动,星图瞬间有一阵迷蒙光芒绽放,同时,一片足有足球场大小、近乎三十层楼高的‘投影’浮现。

这是诸天万界大部分区域的‘模型’。

当然,是被缩小了无数倍的模型,同时,较为上层的区域,还有一个光点在闪亮。

“这便是我们所在的区域么?”

季初彤的目光从光点处向上移动,最终,锁定在那最上层的三个‘星环’之上。

“这,便是九大天宫之所在!?”

“倒真是方便,就是价格也是真的贵。”

这玩意儿说到底就是一块灵石加‘投影阵法’,成本就是一块灵石加一丢丢时间。

当然,‘知识产权’值钱,这一点季初彤是明白的。

可这种星图,也实在谈不上多么精密,估计在一些仙人手中都是大众货色,也只有她们这种‘新人’,才会被坑···

而她所不知的是,听了她的嘀咕,齐紫霄的面色极为奇异。

这星图太贵、太坑?

咳,从成本来看,似乎的确是坑的要死,但回想到自在修仙界卖仙机的时候,尤其是在天骄盛会,卖给那些‘无缘人’,一个仙机千万灵石···

咳咳咳咳!

“咳,谁让你我对于诸天万界太过陌生呢?贵一点便贵一点罢。”

“也是。”

“如今你我所在,已经处于诸天万界的上层,距离顶层,应当还有···一万余星里?”

“你我全力以赴飞行的话,应当能在两日之内赶到。”

“看来,这开‘黑车’的大能,还是挺忌惮九大天宫的,不然不会隔这么远。”齐紫霄轻声吐槽。

“开黑车?”

“额,黑传送阵。”

“···,赶路吧。”

短暂吐槽,且有了星图引路,效率自然会更高一些。

虽然之前也可以一股脑向上飞,可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近不是?

这星图的确是有些简陋,但至少一份地图最基础的属性还是有的。

······

这一飞,便又是接近两日。

当终于看到那三轮璀璨无比的星环时,齐紫霄与季初彤同时止步,并两两对视。

“上?”

“上!”

“既然都已到此处了,便没有退却的道理。”

“好!”

两人随**流,而后,保持着如今的状态,朝最外层的星环而去。

三层星环,璀璨而炽盛,远远看上去,甚至像是三个环形的‘七彩太阳’。

神圣、祥和、宁静,却又无比威严。

每一层星环之中,都有三处庄严肃穆、有着恐怖威压的宫殿群。

说是宫殿群,实则,其大小,却是比修仙界要大上千百倍之多···

若是按照人口比例去推算,修仙界人口超万亿,这天宫之中的人数,却是得有千万亿了。

其中一些‘关键性’建筑,更是有惊人的道韵弥漫,有恐怖法则守护。

让人无法直视,多看两眼,便感觉双目刺痛,像是眼球都要炸裂了。

实在太过恐怖与惊人!

“天宫,难怪这般惊人。”

齐紫霄低语:“不说其他,仅是以目前所见,量变引起质变···便足以让他们屹立于九天之上。”

“不仅如此。”

阿无姐传音道:“通过我目前所探测到的消息来看,这上层的诸多世界,大多都是九大天宫之附庸,天骄、人杰、宝物···”

“尽皆朝九大天宫输送。”

“再加上与其他世界的交易,对人才的吸纳···足以保证九大天宫长盛不衰。”

“或许,也正因如此,九大天宫知晓有两道天道之基面世,也依旧未曾派遣金仙前往吧?”

“···”

这番话,更是将齐紫霄震的不轻。

“将好些个大世界都当做了‘殖民地’?!”

“阿无姐···”她低语:“你能否探测到九大天宫内的情况?”

“无法探测。”

阿无姐很快给出回应:“九大天宫没有世界隔膜,但他们自己所建造的阵法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屏蔽探测的能力很强。”

“既如此,便不用过多尝试···”

“嗯,或许进入其中之后,我可尝试探测,但却也要避开一些核心区域,以免露馅。”

“这是自然。”

“我们···”

“去太玄九清宫!”

齐紫霄与季初彤一同,飞向太玄九清宫,也就是‘外环’之中,靠左的那一处天宫。

靠近星环、直到进入星环之后,那璀璨的光芒仿佛彻底消失了,一切都回归与正常与平静。

待到两人更加靠近,一处高过千百丈的巨大门户横陈于眼前。

太玄九清宫五个大字刻画于门户之上,道则弥漫,威压极强!

到了此处,便不再冷清了。

‘各种各样’的‘人’,来来往往,进进出出,倒是显得这一处‘天门’格外热闹与繁华。

真的是各种各样的‘人’!

也不知他们来自哪个世界,甚至不知道是什么种族。

有正常的‘人族’。

也有一些其他种族所变化而来,但却保留了自己种族的特征,比如鳞片、各种颜色的肌肤、亦或是人身却顶着一颗‘狗头’等。

看的齐紫霄直瞪眼,甚至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西游记世界···

天门之下,有两名修士守护,并负责盘查‘通行证’。

齐紫霄与季初彤放慢了脚步,在观察。

结果发现,还真有‘落地签’。

有人现场签证,但更多人却是拿出早已获得的‘通行证’进入其中。

这进门的方法也很有意思。

阵法一直存在,若是通行证无误,便可让持有者融入、进入其中。

这一看,齐紫霄双目微眯。

“我···在万界深渊中,弄到几种通行证。”

“我也是。”季初彤随之点头,传音道:“看上去通行证不尽相同,似乎有些是宫内弟子的令牌,有些是外来者?”

“甚至还有一些是其余天宫弟子所办理的通行证,依你之见,我们当如何?”

又到了抉择的时候。

齐紫霄沉吟着:“落地签有些优势,我们是第一次来,应该会有一些信息告知,可以让我们对太玄九清宫更加熟悉。”

“但也有坏处,那便是,如果有人查起来,我们作为‘新人’很容易被怀疑,同时,也不知他们是否会验明身份。”季初彤给出了自己的分析与看法。

“你的意思是,两害相比取其轻?”

“不。”齐紫霄却咧嘴笑了笑:“我有更好的主意。”

“你是说???”

“咱们先不进去。”

“嗯?”

“别问了,我带你去蹲草!”

“????我们没玩撸啊撸吧?”

蹲草,这可是一门技术活儿。

这一蹲,便是大半日,终究是蹲到了一个大帝,在不暴露自己本身实力的情况下,两人联手,一击必中,将一个‘鸟头人身’,且从太玄九清宫出来的人给蹲了。

直接一棍子撂倒后,季初彤以自身道则将其‘催眠’。

“用其他人的身份令牌进入太玄九清宫,是否会被当场识破?!”

“不会。”

“九大天宫尽皆如此,他们高高在上,俯瞰诸天万界,没有任何实力胆敢违背,也没有任何人胆敢招惹。因此,丝毫不惧他人混入其中。”

被蹲的倒霉蛋儿迷迷糊糊道:“有令牌皆可入内,但若并非太玄九清宫弟子,却持有其弟子令牌,会被当场格杀。”

两人微微点头。

她们从来没傻到想用太玄九清宫的弟子令牌混进去,那真是与自己找死没什么两样了。

至于九大天宫的傲然,她们倒是也挺能理解。

人家就是大佬,就不怕你去闹事,关键是,你敢么?

Emmmm····

我们可能真的敢!

两人对视一眼,齐紫霄接着问:“你初入太玄九清宫时,可曾告知你什么?”

“据你所知,太玄九清宫可有注意事项?”

“···”

一番询问,最终,季初彤直接出手斩去了他这一段记忆,才双双离去。

随后,她们选择了两个不属于宫内弟子与其他八大天宫弟子的‘第

三方签证’,成功入内。

“潜入成功!”

这一刻,两人紧绷的心,顿时放松了许多。

“比我们想象中更轻松些。”

“希望接下来,能够···嗯?”

她们才刚入内,还未曾走远,便见一道人影急速破空,并朝远处那最宏伟的宫殿而去了。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