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喻建军听到了一些声响动静,立刻从自己卧室出来查看情况,见母女俩在这推来推去,用手紧挡嘴巴咳了咳。

喻晓慧惊慌失措地靠着墙,眼神四处乱瞟,可就是不敢看喻建军。

“咱们好长时间没开家庭会议了!趁着这个时间跟我去客厅,我们好好聊聊!”

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喻晓慧撇嘴一脸不情愿,抱着玩偶坐到最远的沙发位置,苗慧芸一手将喻建军拉了过来。

“孩子不往前你也不知道过来点!”

喻建军慈祥地笑了笑:“晓慧,你跟潇湘是不是很久没说话了?”

“是!不行么?”

苗慧芸拍着喻晓慧的膝盖:“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喻建军上前拍了拍苗慧芸的腰:“别生气别生气,让我跟孩子讲。”

突然来精神的晓慧灵魂发问:“等等,能让妈妈和我说吗?”

搓手无奈的喻建军靠在垫子上:“行!那慧芸你和孩子说说现在的问题。”

“潇湘遇到了一些麻烦,妈妈希望她能挺过这关,所以我晓慧你能多帮帮她就多帮帮忙,知道吗?”

三人就在客厅中开启了交流的模式,他们决定用谈谈心重归于好。

生活就是走走停停、吵吵闹闹,可无论怎么分离、吵架,只要能将话说开了,剩下只需等待时间,它可以将任何的伤口愈合。

五月的尾巴悄然溜过,迎来了六月它的主场,也是上一届学长学姐的重要转折点。

画室的学长和学姐匆忙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准备搬离这个见证他们努力拼搏的地方,因为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要参加高考了,而我在前一段时间就离开了画室,重新将学业的中心放在理科上。

学长学姐提着剩下的材料,赶到了高二6班门前。

“同学,请帮我找一下喻潇湘。”

温梅大喊着:“喻潇湘有人找!”

正在做练习题的我急忙赶了过来:“我都已经离开画室了,现在来找我能有什么事情呢?莫非是关于上次的事?”

学姐他们将我约到了操场,在观赏台看着来往的行人,向我倾诉了之前不喜欢我的原因。

“绘画是一件很苦的事情,来我们画室的有两种人:第一种是为了梦想而前行的人,他们不怕吃苦和花时间,一心将精力投放于绘画中,还有另一种人,他们不是真正热爱画画,只是为了高考取得一个好学校,才来我们画室的。”

学姐附和着:“一开始,我和你学长都认为,你是第二种人,你玷污了画画这门神圣的课程,所以我们有时候会故意看你不顺眼,但是相处久了,并且我们马上就要高考了,我觉得我还是需要说出我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毕竟之后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了。

可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后,我改变了对你的看法,我认为你没有敷衍,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我想对之前的行为说一声抱歉!”

学长跟着也站起来说道:“没错,喻学妹,如果可以我还是很希望能在美术学院看见你的!”

“好的,谢谢学长学姐将事实告诉我!我也祝福你们考上自己如意的大学!”听到这里的我也释怀了,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毕竟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看着往日曾经刁蛮过自己的学长学姐,这才发现其中的问题:“他们心中有自己要捍卫的东西,那是他们的底线。”

在走廊的尽头我看见了憔悴的李博华,很是奇怪,他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处罚,在这几天里,难道文科怪没有举报他吗?我不知道任宥俊对于他表妹的事,也是不是释怀了,又或者觉得,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必要了呢?

有的时候,我觉得朋友就像玉器一样,只有你滋润它,它才会回馈与你,年份越久它越值钱。

厺厽 厺厽。距离高考的前两天,剩余年级的同学需要将所有的书本,拿自己回家,未来的三天离开学校为高考腾出地方。

离别之际,我看着自己的课桌有些触动,时间过的好快,一年之后的我们也会坐在这里,参加着同样的高考,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将之前落下的都拾回来了,也能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

我抱着整理的课本往教学楼下走着,迎面遇见了一个满脸胡子的大叔,他的目光正在向自己靠拢,我急忙低头往一旁走着。

“同学,请问初中部在哪?”

这位满脸胡渣的叔叔还有一口大黄牙,我害怕简短地说了几个字:“穿过假山往后走,5层楼的就是初中部!”急忙往学校大门走着。

这位大叔却不依不饶地问着:“我还是不太清楚,同学,你能带我去一趟嘛?”

我看了看手表说道:“叔叔,这个点初中生早都放学了!您还是和老师通个电话吧!我还有事不太方便,抱歉!”说完后大步离开。

我时不时还用余光瞟着后面,没想到这大叔跟着跑了出来,用冰冷的东西贴着我的后背:

“同学!你好!其实我是鬼爷派来的!还请您乖乖地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一定会将你安全送达指定地方。”

喻晓慧见有一个陌生人跟我,举止间距离很短还腻腻歪歪地,觉得不太放心,也跟着上前查看什么情况?

“别乱动!我的刀可不长眼!”我见不妙只能按照他的指令上了车。

巘戅 巘戅。“师傅!您帮我跟着点前面的那辆车。”

“孩子,您这是要做什么呀?”司机师傅不解。

“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就是我对象他、他他,他背着我跟别的人出去了,我我想看看他到底去什么地方。”

司机师傅继续问着:“是这样呀,不过你们不是学生吗?你们这这这还能那个什么?”

“是呀,师傅,我之前刚谈恋爱被发现,还写了检查!他可好?他背着我居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师傅您就别再问我了,你赶紧跟上去吧。”喻晓慧渐渐不耐烦了。

喻晓慧这边跟司机师傅说完之后,立马跟喻建军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只能发短信。

这个时候,秃头李给晓慧打来的电话:“晓慧,你看到你姐了吗?我找她怎么人不在了呀?我给别人打过电话,他们也不知道,你知道你姐去哪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