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

起凡文学 >> 大明第一神将 >> 第279章 卸甲归田
  • 主题:

  • 字体:

    -

    18

    +
  • 重置

第279章 卸甲归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 大明第一神将 起凡文学 www.7fwx.com查找最新章节!

使臣不好褒贬自己国的国王,只得笑而不语。

叶富道:“罢了,我也不是弑杀之人。既然是朝鲜国的臣民,还是交给你们朝鲜自己去审,去判。我呢,是苦主,不审案子,只要一个满意的结果。你们应该是明白的?”

使臣当即回答道:“是,叶帅宅心仁厚,我们金相也是颇有耳闻的。”

叶富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但也绝对和宅心仁厚四个字扯不上什么关系。坐在他这个位置上,想要宅心仁厚,那就要做好被人啃得渣滓都不剩的结果。他并没有十分心软的毛病,对于该下手的地方,从不心软半分。

使臣显然也不是为了强调宅心仁厚,而是为了强调金自点的名字。

叶富听到‘金相’二字,果然笑了,“你们金相还好吗?有日子没见过他了,还真想他。”

使臣连忙说道:“金相虽是年纪大了些,但身子骨硬朗得很。国中大事小情,大王也多要问计于他。说句实在话,这个年纪,还操劳这些实在是太过辛苦了。只是,身为朝鲜国人,自然想要朝鲜日后能够更好,很多时候,也不能谈累了。”

他这番话说出来,叶富状似极为肯定的用力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为国忘身,这在任何国度都是值得崇敬的人。你们金相,也是一样的。哦,对了,这边有些小礼物,请帮我带回汉城,算是我对金相聊表寸心,请他务必要手下。”

叶富说着,递出一个盒子过去。

盒子不大,拿起来轻得很,实在是让使臣心里头纳闷儿极了。

这么远的路途,让他帮忙带回去,肯定不会是什么小物件儿。以叶富的手笔,也绝不会是不值钱的东西。所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呢?

许是看透了对方的心思,叶富道:“回去之后,请金相亲自打开。到时候,也请金相回一封书信给我,也好叫我知道,他对我的礼品是否满意。”

“是,叶帅,小人一定带到。”使臣怀揣着满腹的游移不定,恭恭敬敬地在卫兵的引导下退了出去。

叶富给自己斟上一盏茶,捧起来,轻嗅茶香。

马登龙凑过来道:“那人,似是又打乱了您的计划?”

叶富眉毛一挑,冲马登龙笑了笑道:“有什么关系呢?计划永远都比不上变化快,这是必然的事情。我们想要借这个机会进兵,他们却想着息事宁人。原本,这也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并不算是意外。更何况,有金自点这种人在,我们还愁以后找不到机会动手吗?”

“此人着实无耻极了!”马登龙不待见金自点,对他意见还是蛮大的,当即说道,“身为朝鲜国的人,却一直试图和我们搭上联系,吃里扒外。若是都是这种人的话~~”

“那我们可就省事咯!”叶富笑道,“你啊,大舅哥,莫要替人家担忧什么!若是他们都铁板一块,一条心了,那我们可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对了,待会儿见了你妹子~~”

马登龙有些无奈的笑,说道:“就说您是院子里坐了一会儿,喝喝茶,看看风景而已,是真的什么旁的都没干。要她放心,也就是了!卑职省得!”

朝鲜国。

使臣归来自然是先向李倧传达了喜讯,之后出宫,便急匆匆地赶到了自己的老师家中。

金自点在家中等候多时,见他来了,便迫不及待的问道:“如何?如何了?”

使臣回答道:“学生幸不辱命!”

金自点脸上绽放出笑容来,“正该如此,正该如此啊!就说了嘛,叶帅是最好打交道的!”

“老师!”使臣递上叶富让他送给金自点的盒子,“叶帅说,这个盒子要您亲手打开,看过之后,还要写一封回信给叶帅。”

“哦?这样~~”金自点连忙打开盒子,却被眼前的那一张薄薄的纸页给惊住了,“这~~”

使臣不明所以,他问道:“这是什么?”

金自点小心翼翼地将纸页取出,眼中满是狂喜,“什么?足以让我发财的东西啊!”

他实在是太开心了,以至于在自己的学生面前,竟险些失态。

等他反应过来,好不容易才压抑住内心的喜悦,对使臣说道:“你看这印章,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使臣道:“学生不知,请老师赐教。”

金自点说道:“朝中要安抚天使,就差二万两银子拿不出。这枚印章,是叶帅的私印,我有幸见过的。只要取一张信纸,按照一定的规制按上印章,就可以凭借着这张纸兑取相应的银两。这张纸到底能够兑多少银两我尚且不知,但我却知道,叶帅出手,必然是大手笔无疑,绝不会让我为难的。”

“也就是说,封典很快便可以顺利举行了?”使臣有些按奈不住的雀跃。

金自点说道:“是啊!有了叶帅的支持,此事必然是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你且去通知大王,老夫先去兑取银钱,随后便到。”

使臣不疑有他,连忙小跑去禀报。

看着那使臣跑远,金自点才总算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展开那盖有印章的白纸,轻轻摇了摇头。

不得不说,叶富真是给他出了个大难题。

明知道他贪财,却要将这么一大笔银子交付给他。而且,这一大笔银子若要将天使打点好,怕是绝无半分有可能落入他金自点自己的口袋之中。不过,既然如此的话,他也就充一回的大头也无妨了。

~~

汉城皇宫。

朝鲜国王李倧的封典大礼终于如期举行。

虽然是藩属国的国王,但人家到底是个国王!

王敏政、胡良辅二人会在时限上堵他的路,却并不会在仪式上有半分的差错。

朝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隆重的仪式出现了,整个朝鲜都仿佛沸腾了起来。

仪式结束之后,李倧亲自将王敏政、胡良辅二人安排在宫中休息。

“那藩王总算是走了。”胡良辅甩着衣袖,破不耐烦地坐在团凳上,“这一套仪式下来,还真是累了!那也是个不开眼的,我们累成这样,却真的叫我们只休息了?莫说是什么特别的节目,便算是美酒佳肴怎

么都没有的?比起叶帅,他们实在是抠门儿得狠了。若是早知道如此,就该多晾他几天。”

“多晾他几天?你敢?”王敏政在一旁换衣服,哼了一声道,“莫说是多晾他几天,拖到明天做你试试看?要说厉害,谁都不能不佩服叶帅。在这儿,人家才是头一份儿!忍着吧!没别的选择了。”

胡良辅道:“使节做成我们这样的,也真是太窝囊。事事都要听叶帅的吩咐,好处却没有捞到太多。”

王敏政回转身来说道:“你胡说些什么呢?隔墙有耳,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啊!这偌大的朝鲜,就没有不安插叶帅眼线的地方,别以为在汉城王宫就如何!人家要是想知道什么,根本就不用隔夜。”

胡良辅惊道:“哪有那么神!”

王敏政道:“还不就是这么神嘛!说白了吧,那张盖了章的纸,咱们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清楚,我也清楚,唯独那金自点他就不清楚。满以为他那张破纸真的能兑出来银子呢!其实,还不是汇通票号把银子拉过来转了一圈儿,就又拉回去了吗?一个大子儿都没有落到咱们的口袋里头。那纸上大有讲究呢!你想啊,一张纸,同样是盖章,同样是盖同一个章,差着一分半厘,那都是千差万别。一种是取得出整银,一种是要锒铛入狱。这是平常人能想得出来的点子吗?绝对不是啊!”

胡良辅道:“你说的也对。要说,这朝鲜国真的是快玩儿完了。他们这金丞相,暗地里跟叶帅虚与委蛇,暗相授受,那关系,恨不得钻一个被窝,抵足而眠。哪里有半分朝着那李倧去想的?琢磨的,还不都是他自己?”

“咳,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他们现在的烂摊子铺陈成这样,还能如何呢?”王敏政笑道,随后,语气一转,说道,“对了,咱们明日就会椵岛,到时候,听说叶帅另有谢仪。说起来,应该也算是弥补上这边儿这一遭了吧?”

“那是自然,叶帅答应的,自然就能给。”胡良辅对此很放心,他说道,“说起来,也是九千岁看重他,他才能混到今时今日这个地位。若说满朝上下,一品高官,不是没有他这个年纪的。但凭着自己能以这个岁数爬到一品之位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这样的人,你我还是要哦多多巴结才是。这会儿朝他伸手,不会惹恼了他吧?”

王敏政道:“出京的时候,九千岁不是嘱咐过了吗?他若是不给便也就罢了,若是给了,咱们也可以照单全收。叶帅是个很慷慨的人,哪里能在意那么多呢?再说了,咱们也就来这一遭,不捞足了,哪里对得起这么远的奔波呢?下一次,怕是轮不到我们来享这个福!”

胡良辅颇以为然的点头道:“这话说得倒是在理,明日宣罢了旨意,咱们说不得,还是要拉着叶帅喝上两杯。”

“哦,说到这个,我倒是听说~~”王敏政想了想道,“他那位夫人,是不是快要生了?”

大明天启元年,春。

椵岛帅府,内院,正屋外。

叶富背着手,在门外不停地来回踱步。堂堂总兵官,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主儿,此时此刻,却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屋内,马晓悦一声声的痛呼,产婆们忙三火四的喊声,都让他不禁心急如焚。

两世为人,他却是头一次做爹。这种慌乱的心情,绝对是未曾经历过此道的旁人难以想象的。心中烦躁之下,看到撩起帘子快步出来的丫鬟,他便急不可耐的一把抓住人家的手臂,问道:“怎么?还没生?”

丫鬟被叶富眼里的杀气吓了一跳,马登龙连忙跑上前,小心翼翼地去掰叶富的手,“大帅!快了,快了!您先别急,先别急啊!”

叶富这才刚刚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紧接着,便听到屋内传出一声马晓悦的惨叫。

叶富心下一慌,松开了手。

马登龙退开半步,朝那小丫鬟摆手,让她赶快走。

叶富满面恐慌的看向正屋的方向,紧接着,便入耳一声极为响亮的婴孩啼哭的声音。

不待有人出来报喜,叶富急慌慌的就撩起帘子,闯入了屋内。

卧房中,接生婆抱着孩子,递到叶富面前,“恭喜大帅,贺喜大帅,是位公子!看这小模样,真是俊呢!”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孩子递到叶富手边。叶富哈哈笑着将孩子接到手中,亲昵的低下头,蹭了蹭孩子的皱巴巴的小脸儿。

倒也真是奇了,叶富这一抱,孩子立马就不哭了。

两只乌溜溜的圆眼睛盯着叶富,好奇地看了片刻,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叶富心里头快活得很,嘴上却不肯夸奖,反而道:“俊吗?我怎么看着皱巴巴的。”

他一转头,正看到有些脱力的马晓悦正歪着头,盯着自己怀中的孩子看。

叶富连忙把孩子抱过去,单膝跪在床边,把孩子轻轻放在了马晓悦的枕旁。

马晓悦伸出手指来,就着这位置,点了点叶富的脑门儿,对他道:“你啊!真是孩子气,哪有当爹的嫌弃自己的儿子丑的?”

叶富撇撇嘴,“那又怎么了?我看着就是皱皱巴巴的,不然,就叫叶俊吧?起个好名字,以后长得漂亮点儿。”

马晓悦无奈地笑了笑,自己这个孩子,虽然不是嫡出,但说什么也是叶富膝下的长子,起个名字,居然起得这么随意的。

不过,看叶富的样子,倒似是很喜欢这个孩子似的。

他就那么维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笑眯眯逗弄那孩子,满脸的疼爱不加掩饰。

就这样,在叶富的强势领导下,大明最终战胜倭寇,逆天改变了明朝历史,为华夏再续辉煌篇章!

而叶富,则卸甲归田,和他的妻子马晓悦带着孩子,远离世俗功名,在大明盛世中享受天伦之乐!

【终】

大明第一神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明第一神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明第一神将txt下载手机版 - 小红鹊的全部小说 - 大明第一神将 起凡文学移动版 - 起凡文学手机站

《大明第一神将》小说推荐: 大秦之系统骗我在仙侠世界晋末多少事大英公务员大唐:从种土豆开始逆袭大清在莽新造反的日子特工王妃拽上天医妃凰途带着系统回北宋医品福运农家女北地神枪抗战:从八佰开始崛起农门医妃喜种田陈飞宇苏映雪千宋朔明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残王的神医狂妃顺明纨绔医妃有点狂重生首辅的毁容村妻三国之无赖兵王特种兵:我只是个读书人汉风长歌风殇我在江湖撩大佬红楼长随大明小学生大唐之怼人就变强欧皇崛起
猜你喜欢: 水浒逐鹿传崇祯十五年北地神枪大唐贞观第一纨绔重生毒医小娘子千宋抗战之第十班汉风长歌宋缔三国之雄霸天下赘婿不好当三国之无赖兵王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大秦之系统骗我在仙侠世界贞观国祚特工王妃拽上天摊牌了我就是最强老娘从亮剑开始崛起混在帝国当王爷生生不灭袁太子唯我中华超级兵王俏总裁医品福运农家女医统江山红楼长随大唐之圣穿越山贼做皇帝农门医妃喜种田我在大唐能签到
本站强推: 水浒逐鹿传北地神枪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崇祯十五年红楼长随抗战之第十班重生毒医小娘子千宋宋缔从亮剑开始崛起赘婿不好当三国之雄霸天下亮剑:我震惊了李云龙混在帝国当王爷三国之无赖兵王三国神隐记最强妖孽特种兵王袁太子重生南朝当土豪生生不灭大明小学生神医狂妃种田忙穿越成皇储权宋天下大唐再起谍涯无痕明末黑太子小宋腾龙大唐:开局我和长乐的熊孩子炮轰长安城三国之最风流

大明第一神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明第一神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明第一神将txt下载手机版 - 小红鹊的全部小说 - 大明第一神将 起凡文学移动版 - 起凡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