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有一点我很抱歉,虽然咱们这个公司已经创立有两年多时间了,但直到现在依旧没有什么进项,前前后后投资出去快一千万了。”夏冬娜耸了耸肩膀,在世界任何地方开公司的最终意义就是为了赚钱,而在这一点上她必须得承认这两年自己做的并不好,也许对她来说从一个科班大学生。到正而八经的商人,确实还存在着一定的距离。

“你不用说抱歉,这不是你的问题,这是由咱们公司的性质决定的,我相信再过几年咱们从这家公司所能获得的回报将会是让人难以置信的,而且这两年多时间以来,在你的管理下咱们公司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我们把公司框架建起来了,至少我们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去努力,这就是最好的回报。”

张建军很坦然地说道,在生意场上,并不是所有的投资立马都能看到回报的,也并不是所有的投资都是以金钱的方式回报给投资者。

他对草原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期待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资金上面上的回报,想当初,他也是因为被夏冬娜的设想所吸引才决定投资这家公司的,而夏冬娜的设想,可不是仅仅只是大把大把的金钱回报。

“不过建军你也可以放心,我已经找到了一条短时间之内可以让咱们公司有一定进项来源的收入渠道,我们虽然暂时还无法研制出一种新型优良羊种,但是在咱们公司的实验室和羊棚里面,现在已经有了20多种优良羊种了,我们可以把这些经过筛选的优良羊种对外进行全面推广,继而取得推广费,别的我不敢保证,至少每年所获得的推广费可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

夏冬娜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充满自信地说道,她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女人,现如今,既然当着张建军的面说出来了这些话,那就是真的有一定的把握。

“这样就挺好啊,冬娜姐,你记住,任何时候只要你说话,我张建军一定对这家公司支持到底,哪怕再过三年,这家公司依旧没有获得任何资金上面的回报,我都可以接受。”

随后,在夏冬娜的带领下,张建军他们走向了南面的羊棚,按照夏冬娜的说法,在这些羊棚里面,分别圈养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优良羊种,当然,他们在筛选这些羊种的前提是这些羊种都可以适应草原生存环境。

“我们还在做进一步实验,这些羊种虽然都可以在草原生存,但如果将来我们想要把这些羊种全部推广出去,那就需要进行更广范围的实验,因为有些羊可以在类似于咱们内蒙古大草原的环境生存,但却不一定在其他地理环境下也可以生存,咱们国家是一个地理环境非常复杂的国度,这一点,必须提前考虑到。”

夏冬娜一边在前面走,一边向张建军他们介绍着每个羊圈里面的羊种具体信息。

“想当初我们从国外把这些羊种引进来的时候,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折,要知道,这可不是从国外买回来一点零食那么简单,这是要经过层层手续审批的。”

似乎是想到了之前费尽力气才把这些羊种从国外带回来时所经历的艰辛,夏冬娜这个时候也是非常感慨地说道。

“怎么说?难道咱们国家或者是外国政府禁止羊种的流通吗。”张建军有些疑惑,这点他其实是没有想到的。

“倒不是禁止,关键在于各种审批程序比较麻烦,像咱们公司还好一点,资金充足,至少有些地方可以用金钱去搞定,钱是万能的这在任何地方、任何领域都适用,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从国外引进这些优良羊种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夏冬娜再次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是容易做成的,就像她说的那样,如果不是草原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资金方面具备雄厚的实力,随时可以动用资金去做一些事情,那即使是将近三年时间,他们也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凑够这么多优良羊种。

“也许是我把这其中的关键想得太简单了。”张建军必须得承认,他对有些东西还真的不太懂或者是想法太单纯。

“咱们草原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所发展下去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研制出新型优良羊种。”

一路上,张建军没有说什么,夏冬娜却反复在重复着这句话,看得出来,她把这个目标确实是当做终极目标在去努力完成。

这让张建军不由得联想到了夏冬娜本身曾经可能所发生的故事,早在三年前刚和夏冬娜认识的时候,他就确定夏冬娜是一个有故事的姑娘,要不然放着好好的班儿不上,却跑来这条件艰苦的草原上搞起了放牧,这里面如果没有一点特殊原因,说出去鬼都不会相信。

只是夏冬娜一直很少提起她自己的事情,张建军也不好意思问。

直觉告诉张建军,夏冬娜之所以要拼了命想要去努力研制出新型优良羊种,这很可能和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有关系。

当天下午,巴音淖尔宰了一只羊,然后所有人都围成了一个圈,今天吃烤全羊。

对张建军来说,在张家湾呆的三年时间里,他一直都没有再吃过烤全羊,今天这也算是重拾口福了。

只不过当夜幕降临,篝火盛宴正式来临之际,触景生情,他的心情突然逐渐变得糟糕起来。

想想三年前,他和白芳一起来草原的那一次,当天晚上巴音淖正好也为他们做了烤全羊。

张建军很怀念曾经的那一幕。

“建军,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似乎是看出了张建军的心情沉重,双喜主动张口询问道。

“我打算去一趟省城。”

张建军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之前去上海开物流公司专项会议的时候,他只是经过省城并没有在省城有所停留。

所以实际上对他来说,接下来的省城之行也算是时隔三年的再一次回归,

而且他接下来去省城其实也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解决。

“那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儿去,反正牧场这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事情。”

“你想跟着那就跟着吧,对了,你通知一下在泉城的老杨他们,还有在d县的三哥张建宝,几天后大家在省城会面。”

当张建军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双喜是有些意外的,张建军嘴里说去省城有事,但并没有说什么事,现在突然让他召集杨飞他们,那就说明很可能是一件大事。

“除此之外,你再通知一下江峰、温仲国他们,让他们也在省城会合。”

“真的又要有大事要发生了?”双喜不由地睁大了眼睛,无论是张建宝、杨飞还是温仲国,现阶段都是金山实业集团的决定高层,在这种情况下,张建军让他们所有人都在省城会合,那就说明集团接下来将会发生一件大事。

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会紧跟**军的脚步,接下来一起去省城,哪怕只是好奇,他也想看看集团到底会发生什么大事。

张建军他们并没有着急从大型牧场这边离开,而是在那儿呆了两三天才走的。

没办法,每次来草原这边他的心情总是会很不错,特别是在夏秋季节,草原上的气候正好。

当然,最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对张建军就来说,两天之后,他还是动身离开了草原,然后一路南下,直达省城安远市。

相对于三年前,如今,金山实业集团在省城安远市的存在感很强,毫不夸张的说,在如今安远市下辖的所有区里面,都有着他们金山实业集团的产业或者说是生意。

美食城、大型服装厂、物流中心等等。

而且无论是杨飞所负责的金山畜牧养殖有限公司还是老何所负责的顺成运输公司,亦或者是楚永奇所负责的德仁川餐饮,现如今都在省城拥有分支机构,也都有专门的负责人。

更别说早在三年前,在张建军的指令下,集团在省城就已经设立了一个办事处。

赛雪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在整个安远市都属于规格很高的那种。

当建军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楚永奇和任博已经提前在这里等着他们了。

相对于集团其他业务公司,楚永奇所负责的德仁川餐饮和任博所负责的服装公司,现如今都把公司总部设在了省城,换句话说这里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大本营。

“董事长要不要考虑咱们集团。也开设一下高级酒店业务,我觉得做高级酒店挺好的,这里面利润很大。”

见面打完招呼之后,楚永奇突然提了这么一句。

“你要有那个心思和时间,那你就来做,但是我必须得提醒你,隔行如隔山,做高级酒店看起来很赚钱,但如果做不好了,那赔钱赔起来也是非常夸张的。”张建军笑着说道,他其实也考虑过集团再开设一些其他业务。

但这种事情需要做长期规划,很明显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起一出是一出,以前他是一个人做什么决定有什么后果,他一个人承担就行了,说白了无所谓,但现在不行了,整个金山实业集团的命运很可能因为他的一个冲动决定而彻底葬送,他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得为金山实业集团负责,所以现在有些时候不是他保守了,而是他赌不起。

“我来做?那暂时还是算了吧。”楚永奇的头摇的就像拨浪鼓一样,他对做高级酒店不懂这是一方面,其实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时间,德仁川餐饮经过三年时间的发展,如今即使是在全国范围内,也有了不俗的知名度,老实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成绩,但事实上,作为德仁川餐饮的负责人,楚永奇非常清楚德仁川餐饮的发展现在正到了关键时刻,他是不能够分心再去做其他事情的,要不然会出事。

“董事长你前两天在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们商议,具体是什么事情。”

随后在饭桌上,任博化身好奇宝宝,张口问道。

“再等一两天,等杨飞他们都到了,我在一起告诉大家。”张建军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任博,你可以啊,前两天听。温仲国说,你们服装公司从今年后半年,也就是两个月之前开始就已经在尝试拓展海外市场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一旦搞好了,对整个服装公司来说都是历史性的一个步伐。”

张建军冲着任博竖起了大拇指。

仔细想想,如果说韩金是他在金山实业集团最为抱有期望和所器重的人才,那眼前的任博毫无疑问就是他最开始看重的人才。

从这一点就可以说明任博的能力其实是非常强的,想想当初他和任博第一次见面,后者就给他露了一手,帮助他在华硕市顺利把雪之子羽绒服成功推广了出去,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随即就决定争取把任博挖到金山实业集团。

“还差得远呢,我们只不过是提前有所准备吧了。事实上。国内的服装市场,这两年。整体。很活跃。对咱们的服装公司来说。大可不必着急去拓展海外市场。也就是说。我们目前的。业务中心依旧是国内市场。从今年开始做进出口贸易。那也只是提前布局罢了。”任伯倒是表现得很谦虚,耐心向张建军讲解起了其中的奥妙。

“这倒也是”张建军点了点头,对服装公司来说。一切拼到最后。还得是拼创意和。研发设计。

在未来的服装市场中。潮流势必会成为。消费者最为看重的。因素之一。

从这一点说来说。那些拥有自己。产品。设计。研发机构的。服装品牌或者是服装公司来说。已然占据了先机。

而任伯所负责的。华羽服装。经营公司,虽然这两年。发展得非常快。但在根基上还是浅了,一点,无法和那些。拥有很深底蕴的服装品牌或者是服装公司相提并论。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