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真人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

他站了出来,有一股淡淡的奇特的气息如清风拂过,竟是让一众心头火热的大能们,渐渐地变得冷静了下来。

“不世神丹只有一枚,实在是不好分,我建议大家各凭本事获取,不要互相攻击,一旦谁先拿到不世神丹,就要立即停止争夺,避免出现互相伤寒的情况,诸位意下如何?”青玄真人开口道。

众人都是点头,同意了青玄真人的提议。

眼前这个情况,只能是各凭本事。

把话说开了,大家事后也不至于撕破脸皮。

“好!大家各凭本事!”萧步庭突然开口。

他的身子爆发惊天剑意,整个人如一柄出鞘的天剑,施展秘法,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极速,径直朝那漂浮在中央的神丹冲去。

萧步庭率先出手了。

这个时候,谁能够先手,谁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小心!”泽尔却在这一刻惊呼。

萧步庭听到声音,正要做出反应,然而这一刻,做什么都晚了。

整个神王殿,仿佛被引动了什么力量一般,依附在大殿的道纹突然闪动起来,道的力量朝某个固定的方向流动。

此时,正坐在座位上,面露惊恐的死尸,突然瞳光一闪。

“咔嚓……”

有虚空爆裂的声音响起。

死尸仅仅是动了一根手指。

突然宛如有一片星河被划开,白色的神芒璀璨一片,至高至上的神灵好似重降人世,携带着无上的伟力粉碎一切!

萧步庭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和抵抗,那神芒就将他的身体腰斩!

“啊……!”

鲜血飙射,萧步庭惨叫着倒落地面,两截身子不停抽搐。

其余问道境大能都看得直冒冷汗,堂堂一个问道境大能,居然如此轻易就被腰斩,眼前这个神王殿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

仔细想想就知道了,这个神王殿处处透着诡异,那枚不世神丹又岂会那么好拿。萧步庭是被不世神丹冲昏了头脑,利令智昏,这才无所顾忌地直冲而去,然后当了一回小白鼠。

要知道,修为最高的青玄真人都还没出手呢,一个问道境感虚层次的剑修,又能急些什么?!

幸好神王殿的危险触发后,没有波及其余人的效果,否则这一次探索他们就惨了,场上没有一个人有自信能挡住之前那一击。

不世神丹就在眼前,众人行动却十分谨慎。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小心。

毕竟走错一步,就很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青玄真人拿出了一个紫金葫芦,双瞳闪烁灵光,似乎在推演着什么。

路梦瑶周身道韵流转,一朵蓝色莲花在身前绽放,有梦幻的气息笼罩整个空间,分析着大殿内的一切。

所有人都在各显神通,快速分析着正确的路径。

“救救我,你们快拉我一把,把我拉回去,我觉得我还能抢救……”萧步庭的半边身子朝青玄真人爬去,脸上满是求助之色。

然而,众人却仿佛都没看到似的,在快速分析着路径。

他们在忙。

余淮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道:“萧老哥,你运气好,没被那死尸一招秒杀,赶紧爬到我们身边吧。神丹你就不要想了,保命要紧!”

萧步庭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明明就是举手之劳,众人都表现得很忙的样子到底是闹哪样?

他没有办法,只能艰难地趴向余淮等人。那个不世神丹的角逐,他多半是没戏了,这让他十分的沮丧和懊悔。

当初为何那么冲动?

“走这条路!”

片刻后,泽尔当先拉着安不浪和白柏往前走,打破了神王殿的沉默。

他双瞳炽热,看着上空的神丹,仿佛眼中只有上空的那一枚神丹了。

极其广阔的神王殿内。

眉清目秀的精灵少年,走在了最前方,甚至绕过了萧步庭的下半身。

他以特殊的道力,影响着周围的环境,时而隔空击打的虚空中的某些气流的节点,改变一些气势的走向。

种种特殊的举措,让他在神王殿如履平地。

十尊恐怖的尸身也没有出手,很可能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其余人都震惊了,同时心底也焦急起来。

泽尔的实力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泽尔说他看破了整个神王殿的陷阱,恐怕也会有人相信。

最让其他修士意动的时。

青玄真人沉吟半晌,居然也开始走着泽尔走过的路。

他手中紫金葫芦释放着奇异的光芒,一道道繁复的符文在虚空显现,步伐轻盈缥缈,口中念念有词,每落下一步,符文都会轻轻一颤,然后重构。

其余问道境大能知道,青玄真人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推算行进路线,只不过得到的道路跟泽尔的不谋而合!

当班级第一名和第二名,都选了那个答案的时候,其他学渣知道后会怎么选?

余淮和白武亲王直接就跟上了!

路梦瑶还算谨慎一些,细细洞察一番,这才放心跟上。

萧步庭终于爬出了危险区域,看着离去的众人,心头说不出的委屈。

冲动的他,如今只能干看着众人争夺神丹空流泪。

古老的大殿上。

十尊神灵死尸各不相同,摆着惊恐的表情。

神秘的道纹遍布周围,似乎在诉说着往昔,细细品味,或许能够看出几分神灵的道韵。

泽尔凭借曾经获得的鬼神山的传承,快速破除一个个难关。

安不浪凭借强大的知识储备,以及种种特殊神通,也能从不同角度去校正泽尔所选的路,两人很快就走了大半的路程,不世神丹就在不远处了。

浓郁的丹力让他们吸一口,就感觉浑身通透,神清气爽,整个人好像都要活过来一般。难以想象将整个丹药吞下去,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

安不浪还能保持淡定,泽尔和白柏都无比的激动。

即使是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丹药。

重重玄妙异象在虚空展开,无穷无尽一般的丹力波动,让人仿佛置身于幸福的国度,连空气都是香甜的,吸一口就能够延年益寿。

泽尔和白柏都禁不住地加重着呼吸。

他们一步步朝前走去,青玄真人落后了几个身位,余淮和白武亲王跟在后面,路梦瑶则走到了最后,走几步就思索一阵。

现在还没到竞速的时候。

众人都十分的谨慎。

就在距离神丹一百米的时候。

泽尔等人停了下来,皱起眉,仿佛遇到了难题。

青玄真人同样脚步一顿,手中的紫金葫芦发出异光,蠢蠢欲动起来。

“这是最后一处地势,成则顺,败则亡……”泽尔表情十分郑重,他看向安不浪和白柏,道,“主人,接下来的路我来走,你们留在这里……”

突然间,泽尔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他以自身之道,交织出一条碧绿如蛇的跳跃大道,曲折弯转的特定路径,直达荒丹所在的虚空,这是超快速的移动方式,是他的独门秘法,下一瞬他就能移动到荒丹的面前!

泽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就是不能给其他人抢夺的机会!

然而也在同一时刻,青玄真人的葫芦中的异光喷薄而出,如太初而来的原始之光,瞬间将泽尔的碧绿大道斩断!

“什么?!”泽尔脸色大变,他的突进秘法被打破。

“抱歉了,你的路径,正是我判断出来的安全路径。”青玄真人以更快的身法,冲向泽尔所选的道路。

他本来就觉得这条道路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只不过还没有完全确认,因为他的备选路径,其实有五条那么多。

但看见泽尔都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他自然也下定了决心。

毕竟这种时候,你慢零点一秒,那么神丹就是别人的了!

泽尔的实力青玄真人心知肚明,所以更加坚定选这条路的决心。

他周身交织道之纹路,整个人如一股缥缈又难以捕捉的青气,瞬息就超越了泽尔,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神丹之所在!

余淮,白武亲王,路梦瑶,也同时加速,各自施展神通想要夺取丹药。

但他们都太晚了,青玄真人本来就比他们要靠前,实力又比他们强大,这时候他们想要超越青玄真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青玄真人看着近在咫尺的丹药,眼底闪过炽热,伸出了手掌。

“这枚不世神丹,是我的了!”

就在他距离丹药仅剩十米的时候。

世界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了。

神王殿的道纹,迸发出了无比耀眼的神光,影响了周围的环境。

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缓慢,粒子凝滞空间,急剧流动的能量,变成了极度缓慢的河流。无论是往前冲的余淮,白武亲王,路梦瑶,还是已经退到了路梦瑶身后,快速往远处逃遁的许浪,黑松,伊泽瑞尔,一切的一切,都像被静止了一般。

等等……

往后逃遁的三人?

青玄真人的视野捕捉到了那正在往后疯狂逃跑着的三人,瞳孔猛地一缩,无比冰冷的寒意顿时涌遍了他的全身。

他在电光火石间,明白了所有。

这条路……

是死路!

而且,他居然要被那三人针对坑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