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绝可不清楚,这里的饭菜好吃跟接下来的事情能有什么关系。

“好吃就好!外面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他们可是欺负了公主,这件事情陛下知道么?”

“不,不知道!”

夏绝赶紧否认,如果让他们知道陛下在听完他叙述之后,丝毫没有问其公主的任何问题,还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那这次你就回去告诉他,有人欺负了公主,需要派人前去剿灭!”

“这,这我定会转告陛下!只是...”

夏绝有些迟疑的看着炎辰,说了半天,怎么一句也没有需要他帮忙的,难道就是转告陛下,说公主被人欺负了,让他派人前去剿灭,估计这样的话语说出,他不死也得要脱层皮。

“我会告诉你,他们的住址,到时候你带兵直接前去,这且不是好事一桩!”

炎辰的话语差点没让夏绝直接喷饭出来,让自己带兵前去剿灭,他绝对不相信这里面是什么好事情,他从炎辰的眼神中看出,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这件小事,我自己就可以解决,何必还要麻烦陛下,正相大人您说吧,我直接带人前去,不就是剿灭几个欺负公主的毛贼么!那肯定完成任务!”

夏绝拍着胸脯答道。

而一旁的大国师却是悄然一笑,诉说他不知道接下来炎辰会说些什么,但是以他的了解,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很有可能还必须要惊动那人。

“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不知道六部之人你能否动得!”

炎辰的话可是吓了夏绝一跳,立刻放下碗筷,快速说道,”正相大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六部,那怎么是我能动得了的!除了六部,剩下的事情都好说!“

夏绝很是小声的连忙回了一句。

三公六部那可是整个朝廷最为重要的组成了,自己要是动了六部的大佬,那他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再说又有哪个可以和炎辰相比,当时他可是亲手杀了几人,而到最后陛下丝毫没有怪罪,而他夏绝可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

“看来这件事情靠你是不行了,我看还是我和大国师二人同时走一遭吧,你在后面陪同,如何,到时候也好为我们做一个见证!”

夏绝可是有些害怕,自己如果就这么不告诉陛下,就这么单纯的去做见证,那等待自己的恐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而这时那名女经理也再次上了一盘热菜,虽说她没有听清楚这一句完整的话是什么,但是后面一点她可是听清楚了,是要让此人做一个什么见证。

慌忙放下自己手中的热菜,女子这次几乎是快速的离开了这里,正相大人做事还需要有人做见证,那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物,难道比正相之职还要高。

忽然她不敢在细想下去,手脚已是有些变的冰凉起来。

“吃吧!吃饱了我们就上路!”

淡淡的话语,可是让夏绝有些再也吃不下饭了,他很想趁着机会把此事告知陛下,可是自己没有机会啊。

“别担心,要不然你先把此事告知那人,问问他什么情况,你也好交差!”

接下来炎辰再次一语,却让夏绝有些吃惊的望着眼前。

他什么意思,这是同意自己告知陛下?还是说这是在试探自己?

“告诉他吧,现如今我们两个可以说是停职休假!”

随后夏绝又再次看了看大国师一眼,然后低声说道,“谢了,等我稍后回来!”

接着便见夏绝起身朝着一角落而去,在那里悄悄的掏出一部手机,赶紧把这件事情反馈了上去,随后便再次走了回来。

“说完了?”

炎辰看了一眼,轻声问道。

“嗯!一会就给消息了!”

夏绝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么容易的就告知他们,自己来此,可是按照陛下的指令特意毁坏他们之间的交谈。

随后众人便不在言语,静静的等待这消息的到来。

不一会,只见夏绝尴尬的一笑。

“在这里看吧!这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听到大国师的话语,只见夏绝掏出手机直接看了起来,上面赫然写到,就按照他们的意思,自己只要好好跟着他们就行,只要不是涉及叛乱的事情,陛下都给了他很大的放权。

看到这样的信息顿时让他放下心来,有陛下这句话,那他还怕什么。

“陛下同意了!一切事情为你们两位马首是瞻,你们说去哪,我就跟着,出力的活你们交给我就行!”

此时的夏绝算是真正的有恃无恐。

而炎辰也已经猜出那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来这个夏绝就是他派来监视他们的,而且还是变成了明面监视,说白了就是告诉你们,朕派人去了,你们这一天必须要带着他。

“没问题!”

炎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喝了几口茶水,再次起身朝着夏冰灵他们走来,“一会我们去要户部尚书那里,你们是回家还是跟着一起去?”

“当然一起去了,哥!我也想看看别人家的府衙跟我们的一样么,看看有没有什么大贪官一类的,到时候也好让我行侠仗义!”

“我们也想去,你就带着我们一起去吧!”

几女在听到炎辰询问他们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笑开了花,以前的时候炎辰可是从来都不会问她们,而这次,却是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自然也是不愿错过。

“师兄,那我们跟去不会影响什么吧?“

夏冰灵虽嘴上说着,可是那眼睛里也同样闪烁着一道晶莹的光彩。

”不会!有龙卫统领夏绝在此,什么事情他都会摆平的,我今天的任务本来就是带着你们去玩,只是刚才还耽误了一会!“

“真的么?你要陪我们玩一天!”

这可是让众女顿时惊讶了起来,说时候这么久了炎辰陪伴她们整天的日子都能用手指数出来。

“你们在吃点东西?一会我们出发!”

说完话语,炎辰便转身走了回来。

“正相大人这是安排好了,一会让公主回去么?”

本是随意的一问,可是接下来炎辰的话语却是让他直接喷出了刚刚喝进的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