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幕了。”

这时,火字佛狱之内,有人将战报交给了赤睛,赤睛开口同时,也打开了战报,口中还说道:“看起来确实未出平你之意料。”

不过就在此时,看着战报内容的赤睛的瞳孔忽然微缩,蓦然抬起他看向魔王子,“你早已知道?”

“这天下间有什么是吾不知道的吗?”

魔王子抬起一手,好似在承接天地之力,眯眼享受。

“你什么时候成为了先知?”

赤睛撇了撇嘴,反讽道

魔干子抬起手撩了撩自己额前垂下的长发,轻描淡写地道:“随时可以。”

“哈!那这次真的有趣了。”

赤睛掌心一团火劲爆发,战报瞬燃

其中内容自然是关于玉辞心的

在火宅佛狱家门口大战,火佛狱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即便魔王子不在平、不理会,但其他人也不能放任。

玉辞心很可能就是杀戮碎岛之戢武王,而玉辞心则成为了火宅佛狱的王后,哪怕只是强制性的,但这其中可是大有文章可做。

“但她回到杀戮碎岛,恐怕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手中战报化作灰烬,随风而散,赤睛再度幽幽说道

“仇恨不是目的,吾要做的是化解她之仇恨,她一定会谅解吾。”

魔王子嘴角微翘,不以为然的说道。

“真的吗?”

“罢了,随便你吧!”

赤睛问了一句,又一挥袖袍,不在地道,他对魔王子的实力有信心

虽然那个人是戢武王,但只要魔王子愿意,就不会败,除非他不想战

另一边,与剑之初等人分别之后,玉辞心急急而奔,赶往血周沉渊的

通道因为距离戢武出关没有多久了。

而令岛赫赫与什岛夷参也随之通过火宅佛狱回返杀戮碎岛,将今日

之事告知。听到回禀,伐命太忍不住冷哼一声,“摄论太宫枉顾职责,我亲自

找他问个明白々。”说完,伐命太怒然一甩衣袍,大步离开

祭天台。

今日气氛凝重。

距离戢武闭关一月之日期已经临近。

摄论太宫与衡岛元别等人都已在外等候迎接。

这一次无衣师尹并没有动作,因为不需要他在有什么动作,事情就会

按照计划发展。伐命太刚一来到就走到了摄论太宫的面前,冷声质问:“太宫,是

你主动要去参加魔干子之婚礼,查探玉辞心的身份,如今人呢?”“有什么问题,何不等王出关再说。”

摄论太宫微微眯眼,平静说道。好似丝毫没有感受到伐命太的怒气

“哼!”伐命太冷哼一声,强压怒气,“魔子的婚礼是你要参加

的,人你也没带回,我倒要看看你在干的面前又准备如何辩解。”而在此时,祭天台的门终于缓缓开启。

随即昔日颜再现,一股无比霸烈的气息横扫十方。

顿让在场之人心神一凛,不敢怠慢。

“太初之杀,戢武:混沌之戮,弭兵。”

伴随冷然诗号,一道雄伟的人影踏着金戈铁马的步伐迈出了祭天台

“参见王!”

随着戢武王出现,下方众人顿时单膝跪地,大声喊道。

恢复身份的戢武干冷眼扫视全场,无形威严压盖众人心头,无人敢抬

头直视。“你可知罪?”

戢武王居高临下俯瞰众人,随着冷漠话语,他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伐

命太的身上。强大压力如山一般压来,伐命太承只感呼吸不畅,额头之上渗出冷汗

的威严,不容亵渎。“是臣之罪!”

他没有辩解,因为他知道辩解无用,因此坦然认罪。

“那你可知何罪之有!”

戢武干再次冰冷问道,一连两个问罪,直接让伐命太永没了去询问

辞心之事的心思。“守护杀戮碎岛不力,让火宅佛狱趁虚而入,掳走皇后,属下失职,

请干降罪。”伐命太头埋的更低了,这个事他早已想到,虽然杀戮碎岛女子卑贱

尤其还是一个火宅佛狱的女子,因此哪怕贵为王后他也毫无尊敬之心但这终究是王的女人,如今被火宅佛狱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侵入王宫之

内将人掳走,这是将杀戮碎岛踩在了脚下,将王的颜面踩在了脚下。所以,他认罪。

“,单有此罪吗?”

戢武干冷哼一声,威严呵斥,“吾入祭天台闭关的期间,曾有两名刺

客意图闯上祭天台。能无声潜入杀戮碎岛防线,来到内围祭天台,广诛吾对你失望了。”“这……”

伐命太脸色一怔,随即颓然应道:“是。”

此事他确实不知,但他在此事上也不需要怀疑戢武王之话,既然戢武

王这么说,那一定是真。“每十年一次的祭天典礼时间并不一定,火宅佛狱能算准吾闭关的时

间来攻,谅必是你督严不周,让佛狱细作探听到消息了。”“是广诛无能,让境内细作猖狂,以致危害到祭天大礼之圆满,甚至

扰王潜修,如此罪愆,广诛不敢推过。”说到这里,伐命太袖中拳头紧握更感差愤(钱了赵

“私通火佛狱,作乱杀戮碎岛,此人罪该万死若广诛你不能纠出

细作,我留你何用?”“唉!”

什岛广诛长叹一声,不敢抬头。

这时,戢武王转头看向摄论太宫。

棘岛玄觉曾是一日三千战而不辍的碎岛战神后因目力消退而丧失战

力,这才成为文臣除此以外,棘岛玄觉还是他幼年时期的师尊,自雅狄王失踪之后,他

也等同是由棘岛玄觉一手栽培,其名为君臣,其情却是如师徒、如父女、如兄妹。但身为王者,必须摒弃人世感情。

他望向摄论太宫的目光逐渐变得冷淡,“摄论太宫,你认为此事应该

作何处置?”【抱歉,下午去补发(打印)合同,4点才回来,一直码字都没注意

时间。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