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向萌只说了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但却是给秦义造成了非比寻常的震撼。

以至于秦义在听到这话后竟然呆滞在了轮椅上,许久没能平复。

那个人可是舒兰啊!

尽管秦义对她的身世并不怎么了解,平时接触的机会也并不算多。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

可他如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舒兰居然会是这种人。

回想起第一次跟舒兰见面的场景,那时候的她还在被一个名叫杜杰的奇葩男人骚扰。

明摆着对方是有备而来,可舒兰却还是喝下了桌上摆着的那瓶**酒。

瓶子里的液体并不多,也仅仅只有300多毫升,再加上**酒本身也是由酸酸甜甜的果酒所制,舒兰根本就没喝出酒味,就已经将一整瓶**酒给灌进了胃里。

随后舒兰也被杜杰顺理成章的搂在怀里,准备去找个环境好点的酒店把事儿给办了。

如果那天晚上要不是有秦义打岔,估计舒兰早就成了杜杰的玩物了。

以至于在舒兰清醒过来之后,秦义还遭到了她的“毒手”,要不是秦义手上有录像为证,估计秦义说破嘴皮也很难让舒兰相信。

再之后见到她的时候就是在游戏公司里面了,那时候的秦义还是一名外卖骑手,而他也正好是接到了舒兰的外卖订单,骑着价值200万的奥古斯塔F4CC一路狂奔向游戏公司。厺厽 厺厽

紧接着他就跟林耀辉干了一仗,当然这件事跟舒兰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这两个大老爷们儿都不怎么待见对方。

而就是这样一位思想单纯的妹子,私底下居然会成为周万超包养着的金丝雀?

这让秦义怎么敢相信?

“不可能吧!你们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舒兰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经过简单的思考后,秦义几乎是下意识的否认了向萌的说法,看样子要是向萌拿不出有力的证据,秦义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然而很可惜,向萌还没来得及跟秦义解释,一旁的吴冰霞却是率先开了口。

“虽然我们也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至少我们在里面的时候都亲耳听到周万超叫了一声‘兰兰’,如果你不相信向萌,至少也要相信我们都听到的事实吧?”

听到这话后秦义顿时觉得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好像脑细胞不太够用一样,好半天都没缓过这口气,嘴里更是在无休止的喃喃自语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舒兰怎么会是这种人……”

见得秦义这番模样,众女甚是心疼,纷纷付下身子蹲在了秦义的轮椅旁边,将秦义给围在了她们中间。

本来众女还想出言安慰下备受打击的秦义,可话到嘴边她们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毕竟不管秦义的脾气再好,他始终也还是个男人。

而作为男人的他,自然是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

众女已经跟秦义相识了这么长的时间,再加上这段时间天天待在一起,使得她们对秦义也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甚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虽然秦义跟舒兰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可是以她们对秦义的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是表面上那样简单。

至少从众女跟舒兰在这段时间里的相处可以明显判断出来,舒兰对秦义是有着明显好感的。

在这一点上郜笠比她们所有人都要清楚。

至于秦义对舒兰是什么想法,这一点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秦义每次到游戏公司都会跟舒兰相谈甚欢,那么在他心里舒兰也绝对不会是普通朋友那样简单。

至少在心里也会比较在意她吧!

试问,当一个男人知道自己所在意的女人正在被别人所包养时,他的内心会经受怎样的煎熬?

没有人知道。

不过众女却是知道,此刻秦义的心中肯定非常不好受。

哪怕这已经是众女亲耳所闻的事实,秦义也完全不愿意去相信,只是一味的在否决着。

最终还是郜笠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在经过许久的沉思后,终于是说出了她所知道关于舒兰所有的一切。

“秦义,我们都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可事实就是这样,我也可以证明周万超那一声‘兰兰’是我们亲耳听到的,绝对没有半点虚构的成分。”

“另外,我还知道一些跟舒兰有关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但我觉得你这些事你还是有必要听一听。”

“早在几个月之前全公司上下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舒兰私下是怎样一个人,但所有人都知道,舒兰很有钱,甚至比我都要有钱。”

“那时候的她上班拎的每一款手包几乎都是奢侈品牌,并且好多还都是限量版,每只包包的价格最起码也是10万起步,有些限量版更是价值数十万!”

郜笠才刚说到舒兰的包包,正准备继续往下说,可众女突如其来的目光却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好家伙,前一秒众女还耷拉着脑袋,纷纷在想着如何去安慰秦义,根本就没闲工夫去管郜笠在说什么。

可当“包包”,“奢侈品牌”,“限量款”这几个词出现之后,众女竟然是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各自的脑袋,十多双眼睛更是齐刷刷的盯着郜笠,吓得她浑身冷汗直冒,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诚然,郜笠将这些内容告诉秦义也无可厚非,毕竟也是在帮他认清楚舒兰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郜笠却是完全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女人天生的敏感。

对于别的东西,她们可能会完全不在乎,甚至都可以不去理会。

可任何对话中一旦出现了刚才那几个关键词,她们的耳朵就会变得宛若猫咪一样灵敏,同时在她们心里还会情不自禁的去关注对话的内容。

更何况刚才郜笠说的所有一切都跟舒兰息息相关,众女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当然了,众女的心理反应郜笠是完全不知道的,她只是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从而引发了众怒,吓得她根本不敢再继续往下说了。

好在秦义也同样在仔细聆听着,见得郜笠声音戛然而止,秦义也很是纳闷,连忙开口问道:“郜总你这是故意卖关子来吊我胃口?有什么话就一次性说完,别搞得像某些抖音网红似的,明明几句话就能说完的事情非得分上下两集,结尾还故意打个未完待续,这样真的很烦。”

郜笠:“……”

我的秦大公子哟,这还真不是我卖关子。

我个人还是非常乐意继续往下说的,可你身边那些妹子的眼神让我实在是不敢说啊!

好家伙,一个个的眼神都快要射出火星子来了,简直不要太毛骨悚然。

她们都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让我继续,我怎么往下继续?

要再说下去她们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不可?

正当郜笠左右为难的时候,众女竟然齐刷刷的点了点头,这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见此,郜笠也不再磨蹭,将刚才没说完的话给继续说了下去。

“呃……舒兰每一款包包都非常昂贵,反正按照我目前的经济状况都不敢像她那样买包。”

“可是你知道吗,那时候舒兰只是公司里的实习生,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而已,这点钱别说买包了,恐怕连包包上的一枚拉链都买不起吧!”

“所以秦义你仔细想想,舒兰的那些包包到底是不是她自己买的。”

听到这话秦义却是没忍住反问道:“万一舒兰家里本身就很有钱呢?比如富二代来体验生活什么的,我之前不就干过开超跑送外卖的事吗?也没见别人说我被富婆包养吧?”

郜笠:“你那跟她不一样啊!你那是炫富,甚至说是装逼都不为过,跟她完全不一样。之前我们不是没问过,可每次只要一提到她家人的时候,她都会想方设法的去转移话题,哪怕跟她共事了好几个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家庭状况。”

尽管郜笠已经在想方设法的给秦义解释,但他却还是没有认同,甚至还想推翻郜笠的说法。

秦义:“有秘密很正常,我之前在美团的时候也很讨厌别人打听我家人,估计舒兰也是一样,所以她才会故意转移话题……”

从秦义开始替舒兰辩护开始,向萌的心里就萌生出了一丝酸楚。

随着秦义辩护的话说得越来越多,那一丝酸楚也逐渐开始在心里发酵,使其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就彻底占据了向萌本就不大的心眼。

直到秦义说完刚才那句话,向萌终于是忍不住了,连忙攥住了秦义打着石膏的右手,质疑道:“为什么你偏偏要去帮那个贱人说话?要是别人我也还好想一点,可那是周万超的小情人啊!难道你忘了周万超对你做的事了吗?”

然而向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句话仿佛是触怒了秦义一般,话音才刚刚落下,秦义脸上的血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蔓延,不消片刻,秦义的老脸便因为愤怒而变得火红一片,吓得众女花容失色。

不过很快秦义便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内将情绪稳定了下来,毕竟他也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跟向萌发脾气。

不管怎么说向萌也是在为他自己着想,怕他被舒兰给骗了还对她念念不忘,这种焦急的情绪也情有可原。巘戅 巘戅

“关于舒兰这件事我们暂时就别再讨论了,不管她做了什么,我们现在都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就目前而言,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想。”

“你们也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肯定会把舒兰给找出来,当着她的面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的。”

向萌在听到这话后依旧是急得不行,正准备继续开口说些什么,不料却是被秦义抬手将她嘴边的话语给强行打断。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不过话说回来,我秦公子貌似还没有这么脆弱吧?你们看我的样子有半点不开心吗?”

“……”

众女都没有说话,因为她们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接茬,只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毕竟现在的秦义几乎已经把“不开心”三个字给刻在了脑门上……

秦义:“我靠!感情我秦公子在你们眼中是这种人啊!”

众女再一次齐刷刷点头,尽管动作幅度并不大,但那整齐划一的模样却仿佛一支支利剑一般,深深扎在了秦义心脏的位置。

秦义:“我特么……郜笠,马上给舒兰打电话,让她过来见我!”

郜笠翻了个白眼:“要打你自己打。”

秦义:“……我手机早就被摔碎了,怎么打?”

闻言郜笠立即将手机掏出来递给了过去,面无表情的说道:“用我的打。”

秦义:“……”

要不然怎么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啊!

前一秒她们还在想方设法的安慰自己,下一秒就立刻翻脸,那速度简直都快赶上川剧变脸了。

可偏偏秦义还真就没办法去说她们有哪里不对。

要知道在此之前秦义可是故意“失踪”了整整一个星期,而眼前的这些女人为了找到他,几乎每天都会钻到山里去搜寻,并且一进去就是一整天的时间。

就凭众女的这番举动,秦义又怎么舍得去怪罪她们,简直是恨不得把她们给捧在手心。

所以,秦义还是在郜笠的白眼中接过了她的手机,从通讯录中翻出舒兰的号码,按下了拨号键。

然而很可惜,不管秦义打几次,听筒里传来的却始终只有那道甜美的女声。

“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通话无果,秦义也只得将手机还给郜笠,旋即更是叹息着说道:“先打道回府吧!”

小成自始至终都在负责给秦义推轮椅,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秦义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小成就已经推着秦义的轮椅,将他往宾利欧陆停放的方向推过去。

然而还没几步,吴冰霞却是将双手环抱在胸前,面色阴沉,朝着秦义厉声喊道:“等一下!”

“秦公子,难道你就不准备介绍一下你身边这位小姐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