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琍不想来,推荐了张曼钰,最终她们谁都没来,导演不同意。

《中国匣》导演是个美籍华人,认为互相站台这套很荒谬,完全是把陈腐陋习搬到国外来了。

也正是这个导演,后来与本届评委之一的好莱坞编剧罗纳德·巴斯合作,拍摄了李冰冰、全智贤以及金刚狼休·杰克曼主演的《雪花密扇》,基本算是一部烂片,口碑票房都扑。

想当年就在这个电影院里,放映过《秋菊打官司》和《大红灯笼高高挂》,那时巩琍偎依在张导身边,浓情蜜意,此时此景情何以堪。

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他回头寻找之前坐过的位置,期望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然而并没有。

张导亲自客串了《有话好好说》关键配角,银幕上站在楼下扯着嗓子用陕西话喊:“安红,额想你!安红,额想你!”

巩琍在张导身边七八年,学会了一口流利的陕西话,几年后两人又开始合作,拍摄《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归来》,仍是用陕西话交流。

苏长青在心里叹气:“工作和感情真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很容易鸡飞蛋打,分分合合的两头都大受影响,应该引以为戒。”

然而谈何容易,筹划投资电影,按照自己的审美选择的女演员,然后倾心打磨成一代天后,又怎么舍得眼睁睁错过。

再说导演洁身自好也没人信,有没瞎搞别人都以为搞了,还不如不孚众望破罐子破摔来得痛快划算。

厺厽 厺厽。就在苏长青胡思乱想时,柳雨菲也看出来了:“张导这是有些不甘心,公开喊话呢,可惜人家今天没来。”

恐怕只有阿佳妮不明所以,其他人都能看出来张导夹了私货。

银幕上张导骑着收破烂的三轮车落荒而逃。

穆沐小声嘀咕:“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人家都嫁人了。”

当人家的面议论,就是听不见也知道不是好话,苏长青阻止了:“瞎猜什么,都闭嘴,你们懂个屁。”

“你才懂个屁!”

终于看完了《有话好好说》,葛忧和本山子戏份不多,今天也是第一次看成片,虽然脸上都挂着笑容,却没有振奋之色。

这片子和张导之前的作品风格完全不同,看到大半时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没看懂,很可能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然而这个重要的东西他们一直到影片结束也没找到。

“张导的才气去哪了?这片子看得人找不到北。”

现场观众反应也一般,显然也没找到北,所以也没给主创团队面子,呼啦啦就散了。

接近着张导和他的创作团队又接受了记者采访,看完了电影记者的问题比较多也更有针对性,在放映厅门口问答了将近半小时。

“我想借用一个荒诞的故事,传达一个简单却又常被大家忽略的主题:有话好好说才是解决人际冲突的根本准则,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良方。”

合着这是部主旋律公益片?

很难想象这部电影的编剧后来还写了《让子弹飞》,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作品,居然出自同一人之手。

苏长青跟在张导发表了一通看法,从色彩运用说到晃晃镜头,一通吹捧后总结道:“人们对于很多事情能够保持冷静客观,只是因为它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张导的这部电影揭示得很深刻。”

阿佳妮也表态:“这是一部不容埋没的好电影,非常值得推荐。”

紧接着姜导答记者问,发挥北京侃爷的特长,翻着白眼一通长篇大论。

该说的说了,阿佳妮也推荐完了,苏长青趁乱带着三个自己人溜出去买饮料喝了。

因为入选的电影少,电影节官方历来都是将进入主竞赛单元的二十一部电影在同一个影院依次展播,一天只有两三部,播放的场次也不多,并不像柏林、戛纳开幕第一天全都上映,整个电影节期间能够循环几十场。

有的竞赛电影安排得靠后,甚至在闭幕之前两三天才匆匆放映一两场。

至于非竞赛的展映片子,经常露天放映,晚上躺在海滩上看电影也别有一番味道。

巘戅 巘戅。其实主单元展映只是为了满足电影在电影节搞首映的噱头,同时也让影迷参与盛会,与评奖没关系,票房成绩不在评审考虑范畴之内。

苏长青的《黑天鹅》不办首映式,首播安排在今天晚上七点,算是黄金时间。

不过也只放映三天,然后就得腾地方给别的影片。

张导应付完采访差不多五点了,大家也不回酒店,找地方吃了一顿菜色普通却贵的离谱的饭。

电影节期间这是没办法的事,菜价普遍涨了几倍,甚至十几倍,还一桌难求。

饭后自然是继续观看《黑天鹅》。

回房间看录像当然也可以,但电影节就是个讲究仪式感的活动,捧场是尊重。

因为没有搞首映式,苏长青也懒得通知媒体,现场都是普通观众,场面就如同平时看电影。

有些事他的压力不如张导大,更看得开,获奖是最好的宣传,讨好欧洲媒体没多大意义,轻松点度过这个夜晚就好。

可张导得向投资人交待,有些工作即便明知没多大用也得做。

电影节的首日放映四部电影,除了《有话好好说》《黑天鹅》还有《一夜情》和《冬天的访客》。

《冬天的访客》是官方指定的开幕电影,这是一部探讨家庭关系的片子,意大利人特别注重这个。

意大利人做事动作慢,到了傍晚才把《黑天鹅》的宣传画弄好。

剧院大门口有一张三米高的海报,上面只有穆沐芭蕾舞黑天鹅形象的正面半身照,黑白色调目光阴郁,有点阴森森。

姜导盯着看了许久,最终叹口气对苏长青说:“《天鹅湖》居然拍出这个效果,真有你的。”

苏长青也看着海报,淡淡笑道:“这原本就是个挺惊悚的故事。”

一行人入场时,放映厅内已经爆满,四百个座位座无虚席。

这比《有话好好说》上座率高,下午因为时间段的原因,还空着几十个位置。

另外观众的情绪也高,这帮家伙在沙滩上玩了一天,吃饱喝足兴致全上来了,比下午那帮无精打采的家伙强多了。

热情一上来就容易带动气氛,苏长青一行人穿着礼服不用介绍也知道是主创,所以只挥了挥手,场内就想起热烈的掌声。

姜导立刻汲取了教训:“看来以后搞仪式千万得错过下午无精打采的时段,太特么吃亏了。”

黑灯开演,穆沐一曲白天鹅跳得十分唯美,音乐渐变,灯光渐暗,一转身背后长出了一对巨大的黑色翅膀。

黑色羽毛飞舞,推出了片名《黑天鹅》。

张导拧开随身带的饮料,喝了一口,有点艰难地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