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宾满楼的二楼传来一声巨响。

一个雅间的窗户突然爆开,一道人影从中飞了出来,重重的掉到地上,啪的一声扬起一片尘土。

这一下子,瞬间吸引了四周的行人。

苏泓昊躺在地上,伸手挥散眼前的尘土。

刚才穆晓悦气坏了,向他展现了什么才叫做蛮不讲理,果断又是一脚踹出,直接将苏泓昊踹飞到了街上。

苏泓昊注意到四周看热闹的目光,又瞥了眼宾满楼的大门,见小二们全都跑了出来查看什么情况,顿感有些尴尬。

自己前一刻还在员工们的面前表示,穆晓悦是自己的靠山,而没过多久,自己就被穆晓悦踹到了街上,似乎与自己说的截然相反。

这下子,自己不尽快想点补救办法,恐怕刚在员工面前营造的那点威势就要分崩瓦解了!

他果然从地上爬起,风轻云淡的拍了拍身上的尘,随即朝着二楼破窗处拱手一礼,高声道:“师姐厉害!师弟甘拜下风!

“今天能与师姐过招,真是受益良多!

“在师姐出到第八百六十三招时,师弟便已经感觉力不从心,到了师姐的第一千三百二十七招,师弟就完全看不懂了。

“也是被这一招击中要害,师弟才飞出食楼落败。这一招真是华丽。

“师姐不愧是青玄宗的亲传弟子,师弟我和师姐果然还是有点距离,以后仍需努力。”

说完,他彬彬有礼的躬身一拜,就像一个武者在切磋落败后向自己的对手表示敬重。

二楼上的穆晓悦看到这一幕,更是快要气炸了。

这货怎么就这么优秀?

自己把他踹下楼,他却能搞得像是自己与他切磋一样。

本仙女堂堂青玄宗的亲传弟子,竟然还要与你一个凡人切磋一千多招才能见胜负,难道本仙女不要面子的呀?

你怎么就能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

一旁的莫白也看懵了。

我就吃了个饭,你们啥时候切磋了一千多招?

苏泓昊站直身子,又转身朝四周拱了拱手,道:“鄙人学艺不周,让大家见笑了!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他板着脸,保持着高手风范,然后一瘸一拐的朝宾满楼走去……

宾满楼的店小二们全都看他惊若天人。

账房先生果断上前,搀扶住他,满脸堆笑。

苏泓昊回之莞尔,大为满意,心道店里的进步势力终于出现了!

…………

苏泓昊没敢再上二楼,直接拐弯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已经被他改造成了办公室,其中用一张屏风将卧室与办公区域隔开,只可惜他的身边没有女人,不然这样的布置可以有更好的发挥空间。

在账房先生离开后,一个名叫梁刚的店小二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苏泓昊脸上古井无波,问道:“梁刚,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刚顺手将门关上,随后一脸谄笑的说:“掌柜的,您才来这么几天,竟然就已经记住了小的名字,真是小的荣幸!”

苏泓昊对此笑而不语。

他能看得出来,这个梁刚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之前廖丁得势,这家伙就依附廖丁,现在眼看着自己的势头高涨,他便想着改换门庭,投到自己的帐下。

这不,很明显就是来表忠心的。

梁刚见苏泓昊不说话,只好道:“小的刚才看到掌柜的受了点小伤,正好小的有一些祖传的疗伤丹药,便想着拿过来给掌柜服用。”

说着,他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放到苏泓昊的桌面上。

苏泓昊淡淡的瞥了眼瓷瓶,道:“嗯,你有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

“以后你好好表现,我会给你奖励。”

“多谢掌柜!”

“那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了。小的这就不打扰掌柜您的了。”说完,梁刚朝苏泓昊行了个礼,随即离开。

苏泓昊摩挲着瓷瓶,心道现在进步势力已有两人了,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第三人。

然而。

这一回他等了很久,直到天色渐渐昏沉下来,他也没有等来第三人。

但他对此完全可以理解。

刚用靠山唬了他们一下,就能换来两个进步分子,简直比预想的还要好。

他可以肯定,其余人虽说没有过来找自己表忠心,却是已经有所意动,八个人中,除了廖丁和两个进步分子,其余五人应该都是可以争取的中间势力。

接下来就看自己怎么争取他们了!

…………

翌日一早。

苏泓昊将所有员工全都召集过来开早会。

这一次,他要求所有人整齐列队。

八个员工没有异议,与上次截然不同,这次全都乖乖照做,队形歪歪扭扭的站成一排。

毕竟这些人都没有经历过军训,能站成这样便已经符合了苏泓昊的心中要求,因而苏泓昊也没管队形,他将八人扫视了一眼,视线落到廖丁的身上时,多停留了片刻,但没有专门对着廖丁多说什么,就仿佛昨日的矛盾根本不曾发生过一般。

但廖丁始终战战兢兢,他虽然心中仍有不忿,可形势比人强,他也不得不在苏泓昊面前低下头来。

对此,苏泓昊自是心知肚明。

现在,整个宾满楼还不算是上下一心,廖丁虽是已经能够听他指挥了,但傻子都能肯定,廖丁对他的命令绝对会阳奉阴违,他还需要做的,便是征服廖丁的心。

不过,哪怕人心暂且不齐,也不影响他要给宾满楼打造内部文化的计划,收拢人心,便是他这整个计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