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场的路有点不顺。

车子先是在环路上走走停停的。

接着上了高速。

也一样没快多少。

过了一会儿,因为堵车,他们不得已又下了高速。

走有红绿灯的辅路。

本来40分钟就能到的路。

足足堵了他们一个半小时,还没到地方。

陈峰坐在副驾驶,不停看着表。

但没催司机。

苏清越觉得,他做得对。

都已经这个时候,催是毫无意义的,只能徒增烦恼。

后排周子友问肖玉坐过飞机吗?

肖玉说,很小的时候坐过,去外地,但是具体忘了。

“害怕吗?”他问。

“不怕啊,怎么了?”肖玉反问他。

“没事,我第一次。”

苏清越听出来周子友的声音不太对劲,回头看他,微笑着问:“害怕啊?”

“是有点,因为……”周子友话到这里犹豫了一下。

这时陈峰也听到后面的议论,怎么也是堵着,动弹不了。

他插话进来:“说说,说说为什么。”

好奇劲儿比苏清越还甚。

“我认识一大哥,坐飞机遇到暴雨,风雨交加,最后迫降到粤广白云山机场。他和我说,当时下降时飞机颠簸,氧气面罩都掉下来了。等降落,他们领导打电话,要他赶紧坐下一班飞机回去。大哥死活说,我这辈子只坐火车。”

“确实是够吓人的,你赶紧闭嘴吧,你这张乌鸦嘴。”肖玉说。

“没事,除了风切变,其他天气很难影响飞机安全。”苏清越笑。

陈峰也宽慰说:“其实飞机是所有交通工具里,故障率最低的。”他说:“但是由于事故的后果,经不断传播,甚至是被放大,导致人们的恐惧被放大了。事实上公路的事故率更高。”

他这么一番解释。

车子这时又启动了。

青青依旧没插话,她很安静。

两点的时候终于到了机场的航站楼。

他们赶忙下车。

正往里走,就看到航站楼里里外外,都有一些拿着相机的人。

不知道在拍什么。

在大厅里游走。

看起来是专业的,苏清越立刻从他们的设备判断出来。

因为有人用着和关鹏鹏一样的1ds。

周子友看着稀奇,问道:“这帮人干嘛的?摄影师聚会吗?”

旁边肖玉噗嗤笑出声,问道:“你平时是不是不看娱乐新闻。”

“当然不看了,谁闲着没事看这没营养的玩意儿。”

他语罢,肖玉翻了个白眼。

“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他们就是娱乐版块的记者,专门在机场盯各种明星。”

“谁有病啊,天天盯着这玩意儿!”周子友的口气里带着不可置信。

苏清越插话道:“你嫂子就喜欢看这些,还有千千万万的女孩儿。另外我们这次找关鹏鹏,找青青,也是要这样制造爆点。世界上有很多的经济模式是由无聊产生的。”

他如此说,周子友立刻沉默了。

赶忙说:“有道理啊!”

“子友,青青的稿件,你要多看看他们怎么写,配合鹏鹏才会更好。”苏清越说。

肖玉此时在一旁感慨:“不过娱乐明星也够倒霉的,天天被他们盯着。”

“也不能这么说,我觉得这关系像共生。要是完全没了媒体,谁知道明星在做什么。没了传播媒介,明星的名气也会很快回落的。”苏清越说。

众人不由得点头。

和陈峰往里走。

准备办理登记手续,没想到这时几个记者凑过来。

先是惊讶的看着他们。

然后犹豫议论着。

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但苏清越随后敏锐的发现,他们的目光停滞在青青身上。

正想着,他们不会把青青当明星了吧?

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端起了长枪短炮。

“先让青青进去,快点!”苏清越立刻说。

故意制造一种紧张感。

让对方真的以为青青是明星。

跟着周子友让青青走到自己面前,肖玉夹住她。

但还是挡不住镜头。

陈峰此时也上来帮忙,青青不说话,一直低着头。

她的脸红着,径直往前走。

有记者甚至想把镜头怼到她面前。

她不由得抬头。

尴尬的朝对方一笑,说:“我真的……”

估计是想说,我不是明星。

苏清越立刻抢白:“各位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他说着,煞有介事护着青青,心里琢磨着,青青刚才的反应有点不对,到底哪不对呢?

他一时想不出来。

索性的是手续办的很顺利,他们不但很快过了安检。

而且飞机竟然没有晚点。

顺着连廊走去,苏清越注意到,不时有人看看他们。

甚至有人议论:“小小年纪的,这么多助理,真的是……”

有人摇头叹气,有人说世风日下。

青青被批驳的脸红了。

刚想解释:“不是这样的……”

声音有些尴尬。

苏清越却连忙阻止她:“别说话,往前走。”

青青这才停止解释。

总算上了飞机,把行李放好,青青刚坐下来。

竟然有个小孩,拿着纸笔,上前说:“姐姐,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他语罢,小脸羞红了。

却又有着渴望。

萌萌地看着青青。

旁边的大人微笑着看他们,估计是刚才他们被记者围着拍。

大家还以为青青是明星。

青青脸红了,尴尬的一笑。

没有了孤傲,变成了一个邻家小妹。

苏清越终于抓住问题了。

这是他最近一直思考的问题。

就是青青到底少了什么。

不够自信,太过局促。

不说话不笑罢了,一说话一开口,马上感觉就没有了。

因为太过羞涩和拘谨,极大降低想象的空间。

下一刻,她刚说:“对不起,我……”

苏清越立刻打断她:“你给人家孩子签了吧。”

青青只好照做了,字写的不错。

身边有人议论:“看见没有,还是小明星呢,要不然怎么会坐经济舱。”

一阵无语。

苏清越起身去找空姐,简单说了下情况。

空姐很负责任,给她拿了个口罩。

以防止待会儿再有人来,青青受到骚扰。

看着她带上口罩。

苏清越忽然觉得这个感觉对了。

苏清越意识到,等到了江海,他要对青青提出更多的要求。

还要辅导她如何面对媒体。

正想着如何做,这时起飞广播响了:“请大家调直座椅靠背、收起小桌板、打开遮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