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传到人类剩下五国首都时,全体国王都脑袋一紧,一种懵逼的感觉涌上头。

泰瑞纳斯国王发出商议邀约时,各国的反应相当不一致。

最初大多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没几个大佬相信所谓的兽人来袭。

泰瑞纳斯是最早被打醒的那个,随后响应洛萨号召的就是斯托姆加德王国,索拉斯托尔贝恩在发现萨多尔大桥南面的矮人撤离,然后一大堆绿皮杀来时,他曾组织过一支部队,企图过对岸帮矮人。

可惜这支由两百名骑士,一千名职业士兵和三千多民兵组成的部队,刚过河没多久,就被狂暴的兽人军团在野战中击溃了。

最惨的是,溃兵还引来了兽人,反过来把大桥给占了。

随之醒悟的是达拉然肯瑞托议会的安东尼达斯议长,以及海上王国库尔提拉斯的国王戴林普罗德摩尔。前者派出凯子去麦当肯那里了解情况,后者直接参与了暴风城的军民撤离。

没有库尔提拉斯第三舰队的帮忙,光靠麦某人手上的30条船哪有本事撤走十万军民?

大船上,库尔提拉斯王储德里克拍了拍洛萨的肩膀:“很抱歉,关于难民安置,库尔提拉斯帮不上忙。”

洛萨拥抱了这位金发络腮胡子的大王子:“不,库尔提拉斯已经做的够好了。接下来,是全人类的事。”

“我父王会尽快赶来洛丹伦的。”

虽然有一部分暴风难民滞留在北大陆南岸,位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南海镇,但洛萨愣是让船队绕了个大圈,来到了麦当肯刚开发的北部海岸。

刚靠近时,船队还响起了警钟,因为在瞭望手在岸上看到了绿皮的身影,后来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大量人类监工督促着兽人苦工奴隶,扛着大石头,正在全速搭建码头。

这画风,让洛萨等残兵败将感到相当违和。

洛萨能说啥?这里一部分兽人苦工还特么是他让手下抓来卖的。

眼前,18座石质码头,像18道平行线,一直从海岸边延伸到距离岸边一百米的深水区。

从高空俯瞰,会发现这些码头就像梳子,整整齐齐。

连库尔提拉斯最大尺寸、排水量2000吨的战舰,都能轻松停靠上去。

十五米宽的码头铺的很平整,跑马车也不成问题。

刚下船,洛萨不禁在想,如果暴风城的港口好一点,会不会有更多人安全撤离呢?

看向等候在码头的身影,洛萨不禁心中有了暖意,老朋友阿隆索斯法奥带着他几个威武堂堂的弟子,还有应该是斯坦索姆公爵的一行,早已在等候。

洛萨拍了拍身边的小国王:“瓦里安,我们下去,记住,不能丢乌瑞恩家族的名号!”

年幼的王子擦了擦通红的眼睛,点点头:“嗯。”

麦当肯看着豆芽菜似的瓦里安,不由感慨万分——如果恐惧魔王跑来忽悠瓦里安,会不会效果更好呢?

这边,伯瓦尔是老朋友了,他正式介绍着双方众人。

安度因洛萨第一次见到这个传闻中的斯坦索姆公爵,尽管一再做了心理准备,还是觉得麦当肯太年轻了。

清爽的黑发,还算俊俏的脸挂着有点神秘的笑容,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眸,给他一种仿佛自己的过去未来都被看透的感觉。

不知为何,麦当肯让洛萨想起了以前的麦迪文。

关键是,麦当肯太瘦了,目测就130斤上下,配上他一米八有多的身高,总感觉一阵风就能吹走。

偏偏那淡淡溢出的老练肃杀气息,让洛萨知道,对方肯定是见过血的。

这边,麦当肯却对洛萨有点小失望,话说洛萨的五官没话说,刀劈斧削式的坚毅感,很有男子气概,但头顶那隐隐的白光是几个意思?

真让沙雕玩家给薅秃了!?

“欢迎您,乌瑞恩陛下,洛萨总帅。”麦当肯表面功夫做到十足,他张开双臂,当然,他不指望小瓦王会扑过来。

“你好,斯坦索姆公爵阁下。”瓦里安很得体地点点头。

“感谢你长期以来的支持!”洛萨很是热情地跟麦当肯拥抱了一下。

“喀拉!”别误会,这是麦某人的幻听。在他的尬想中,他这个虚假猛男的胸骨已经被真正猛男的肌肉给压碎了。

松开拥抱。

瓦里安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硬是强忍着的表情:“斯坦索姆阁下,军事方面,我不懂,我已经全权委托给安度因洛萨叔叔了。”

“我明白。”麦当肯点点头。

洛萨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接下来的话很不礼貌,相比起客套,我更关心暴风国民会受到怎样的安置,以及人类六国准备好全面战争了吗?”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只能说洛丹伦的备战工作顶多进行了50,达拉然或许有40,其它国家都一塌糊涂。”

洛萨黯然,这个时代的战争动员能力的确惨不忍睹。从最开始向六国求援到,到泰瑞纳斯王终于宣布备战,备战了足足三个月,才这德性。

唉!

“至于第一个问题……”麦当肯一个响指,旁边的瑟里耶克男爵顿时一挥手。只见码头对着的仓库里,一群厨子拉着板车出来。

上面有堆积如山的黑面包,以及一锅锅冒着热气的肉汤。菜叶、海藻、还有肉丝铺满了汤面。

这轻易撩动了难民们的食欲。

为了上船,士兵抛掉了铠甲和刀剑、民众抛弃了几乎所有随身物品,好多人在开始入冬的当下,就哆嗦着穿了一件单衣。

坐船上的这些天,他们只能获得最低限度的水和食物。

现在看上去,这就是一群乞丐。

当他们获知可以随便吃喝的时候,当场爆发出一阵欢呼。

两小时后,等六万多难民和一万多士兵吃饱喝足后,他们看到了高台上站着的麦当肯。

他拿着一个大喇叭,然后,那是媲美【破胆怒吼】的声音。

“来自暴风王国的友人们,很抱歉告诉你们,这是你们最后一顿免费午餐了!”

“啊!”下面当场就一阵骚动。大批民众在斯坦索姆领士兵的喝骂下,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

麦当肯继续大声道:“这世上没有一块领地或者国家,有本事养十万个废物!”

当即就有大批人反对。

“我们不是废物!”

“给我一把剑我就能杀兽人!”

谁都没想到,麦当肯对着最前方一个顶多只有十四、五岁,连胡须都没多少的少年一指:“那你证明给我看!”

下一秒,就有一个侍从将一把剑丢给那少年兵。

更夸张的是,没几下就有几个力士拉着一个不断挣扎的兽人出来。

暴风王国的人眼都红了。

“啊啊啊——”少年兵热血上头,抄起剑,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他甚至顶住了那可怕的咆哮,对准刚松绑的兽人战士就是一刺。

相当拼命的一剑。

可缺乏技巧!

这一剑扎到了对方的胳膊上,有杀伤,但绝不致命。

眼看下一瞬他就要被兽人的反击打爆脑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闪电般冲了过去,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枪响。

“嘭!”

兽人的脑袋变成烂西瓜,脑浆和血液溅射到三米开外。

大家这时才看到,救人的居然是刚才在高台上的麦当肯。

麦当肯把将还在发愣的少年带到台上,笑着大声道:

“很好!很有精神!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雷吉纳德……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少年怯怯地说道。

“呃……”

尼玛,我随手一抓都能弄出一个未来的暴风王国元帅?这什么手气!

话说,这跟历史有出入了吧?

这边,戏还得演下去。

“很好!温德索尔先生,你让我真切体会到暴风人胸膛里那股未冷的热血。那么我告诉你们,你们会有怎样的命运吧——”

所有人不由竖起了耳朵。

“没有人会无限地施舍食物给一群废物!但你们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来求得生存,挣回属于你们自己的尊严。”

“士兵会帮忙训练洛丹伦的同袍,在不远的将来再次与兽人作战,抢回属于你们的家园。无法上战场的男人会成为工匠、马夫、农夫、监工。女人会成为制甲匠,成为任何可以让这场战争最终胜利的有力支持者。”

“对!这就是你们身为复仇者的命运!”

“在暴风王旗再度插到暴风城头的那一天到来之前,努力吧!暴风人!洛丹伦与你们同在!”

看着麦当肯高高举起的拳头,被煽动得无比激动的败军和难民挥舞着手臂,嗷嗷大叫起来。

“噢噢噢噢!”

“暴风王国万岁!”

“洛丹伦王国万岁!”

……

听着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瓦里安露出了艳羡的表情,洛萨同样心情澎湃。

唯有伯瓦尔傻了——等等!麦当肯这厮不是洛丹伦的公爵吗?怎么感觉你他喵的才像是暴风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