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峦在夜色中越发显得苍茫。冯雪华站在书云会所的九楼她的办公室里,拿着酒杯看着会所隔壁的4A级风景区。

她受到家族和丈夫的双重压力。所有的贪婪**都得收起来。她现在面临的尴尬境地是:在没有家族、丈夫的支持下,她经商还想顺利的话、玩得溜,那就得回去舔井高。

姚圣明同样如此。长青集团的生意是长青集团的。姚圣明自己同样还有其他的公司。

他们最少最少要把井高哄的高兴,承诺不再追究!因为,官面上的事情解决,想想都知道井高肯定会在“商场”上找她和姚圣明的麻烦。

“这真他么的fxxk!”冯雪华用力的捏着手中的白瓷茶杯,站在落地窗前用英语骂出声。

在魔都当“名媛”得会好几门外语。英语是基础的第一外语。譬如欧阳婉就对井高说过,她精通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日语四门外语。

表面上充满着书卷气的优雅美妇、且是名媛的冯雪华这样的反应还是令人吃惊的。当然,这一幕并没有人看到。

稍后一点时间,冯雪华的助理温灵带着一名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女郎走进办公室,轻声汇报道:“冯总,钟小姐来了。”

“玉澜来了。”冯雪华在落地窗前转过身来,勉强的笑着,招呼着她,吩咐小助理去泡咖啡。

钟玉澜笑盈盈的走到冯雪华身边,看着窗外的美景伸展着双手,笑着道:“冯姐,我每次来你的办公室这里,都会感慨你选了一个好位置啊!现在魔都这样的地方可不好找!”

国内建房子的惯例和欧美、港岛、弯弯那边都有区别。外面地界的规则是,资本家们出钱买下土地,然后自己设计、建造房屋。国内可不行的。农村宅基地管的越来越严格。

所以,想要像书云会所这样,自建一栋占地广阔的9层高楼,一般的做法是找政府部门签署一个风景区开发协议。然后在风景区内划地建造房屋。

现在魔都这里哪里找得到书云会所这样的好地段?更别说附带还有一座顶级的高尔夫球场!

当然,她和冯雪华是世交,书云会所本来就是个高尔夫球场项目。

冯雪华打断道:“停!我不会把书云会所卖给你的。你别想这事。我找你过来是商量重要的事情。”

要说冯雪华蠢吧,那可能真是有点!这个女人贪婪起来,比姚圣明还狠。但能成为魔都一流的名媛,并不完全的是凶大无脑。目前这个情况,她直接打电话把“朋友”里最厉害的人叫来给她参谋。

“别啊,冯姐。你卖谁不是卖?我可是听说你被你们家老爷子严厉的训斥了一个小时。严哥这周末回来休息,是为这事吧?”

“玉澜,你消息挺灵通的啊!”冯雪华呵呵一笑,有点冷。

助理温灵把咖啡送过来,再悄然退出去。

钟玉澜优雅的端着,轻轻的抿一口,看着窗外延绵起伏的山林,压根不怕冯雪华生气,笑呵呵的道:“行,行,不谈这个。你找我商量什么事情?”

冯雪华穿着件白色的衬衣和浅粉色的中裙,一米六八的身高,颜值很耐看。凶前的峰峦浑圆挺拔。白色的衬衣有点透。她已经习惯她的“人设”:优雅、带书卷气的名媛。

虽然她这会心情极度糟糕根本懒得伪装,但还是会因生活习惯,带一点那种矜持、优雅的名媛感。

“玉澜,你这聪明会猜不到?”

“嚯嚯…”钟玉澜掩嘴娇笑,“凤凰集团的井总可不是那种毛头小伙子,像那种愤怒的公牛,而是狡诈如狼!最近外界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

你和姚圣明一帮人打人家资产的主意,一路追咬着不松手。他现在缓过来,焉能不报复你们?就我的估计,冯家、姚家都能接受你们两个受点教训吧!”

对于井高这样的“狠人”来说,绝对能精准的把握“教训”的尺度。让冯雪华、姚圣明去坐牢那肯定过头了。但是让这两人个人亏个5亿,绝对能接受。

冯雪华哼了一声,“既然你都猜出来,你有什么办法?”

“我的冯姐,这事你让姚圣明去操心啊!他是挑头的。你最多算个从犯吧!”

冯雪华心里有数,那还真未必!指不定在井高的心中,对她更加的厌恶。更别说有欧阳婉那个绿茶会给井高吹枕边风。

“柿子要捡软的捏。你觉得井高会不懂?算我欠你一次。”

钟玉澜喝口温热的咖啡,这才开口,笑眯眯的道:“钟姐,攻略井高的标准答案是明摆着的啊!当初阿里和凤凰闹翻,马芸当面和他谈都闹翻。

你想这次银河集团的合作怎么谈成的?据说是任河的小妹任佳慧居中牵线,才把蓝湖酒店集团卖掉。

还要我举例子吗?海逸集团怎么逃过一劫的?安小茜、唐萱现在都在给井高打工。金城地产席总的女儿席思颜和他不清不楚的。

凤凰影视的一姐柳菲菲的经纪人到处说柳菲菲给他按摩过头。搞的影视行业的老总,谁都不敢对柳菲菲动心思。据说去年华宜的王总是腾讯的马花藤沟通后才过关的。

否则,肯定要被井高一通收拾。昊天影业可是被搞的元气大伤。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冯雪华没吱声。她肯定不会去给井高打工。

钟玉澜侧身,微笑着看着冯雪华,曼妙文雅的美妇啊。其实冯姐要是愿意…咳咳…这话不能说出口,“冯姐,书云会所在魔都首屈一指。你可千万别说你这里没有绝色女孩的联系方式!”

书云会所这里肯定很正规的。女服务员的质量有保证。但不会有那种特别漂亮的女孩!容易出事!自古就是红颜祸水。冯雪华正规经营,不用打擦边球。

但是,祸水级的女孩的联系方式,以书云会所的待遇、筛选机制,肯定是有的。

即便没有,也不难找。有中介的。

冯雪华脸色不大好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答案?但是她这个身份去干这种事,当真是…颜面尽失,斯文扫地。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钟玉澜不以为意的笑道:“冯姐,你找人私下里说和一下应该不难。井总在魔都这边有生意,有交集。但最稳妥的办法还是投其所好。”

京城。

消息总是瞒不住人的。长青集团总裁姚圣明去职,最高兴的人是谁?

并不是他的商业对手,或者昔日年少轻狂时的对头们,而是他的侄儿姚腾飞。

周末的晚上,姚腾飞在“盛世”夜店里呼朋唤友,玩得非常嗨。电音轰鸣,灯光闪烁。姚腾飞在舞池里跟着音乐节奏蹦跶,尽情的宣泄着情绪。

这时,一个跟班挤过来,附耳道:“姚少,安逸来了。”

姚腾飞跟着跟班走到二楼的包厢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被隔绝在外。包厢里有他的一帮朋友,还有很多漂亮的女孩。以及刚刚到来的安逸、柯玲玲、童炎三人。

“安少,你好!”姚腾飞心情非常好,笑呵呵的和安逸握手,给安逸一个新的称号。

安逸脸都差点黑了。安少可屁啊!他倒不是因为海逸集团倒掉不是富家大少。即便海逸集团丢了。他妈这些年经商一两亿的身家还是有的。并且在酷派手机的期权奖励非常高。

而井哥将他从优步调到香橙外卖,在凤凰集团内部的职等再次上调到p6,香橙外卖现在缺人,很好升职。这是很明显的培养节奏。

井哥将他调动事问过他的意见:日后愿不愿意回去接掌海逸集团?他明确的答复:不愿意。海逸集团现在搞的是外贸、金融、地产等业务。他没兴趣。

他的兴趣在互联网领域。

“什么事情?”安逸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姚腾飞握下手。

姚腾飞大大咧咧的道:“安少,咱们俩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仇。无非就是你妈坑了我爸。嗨,做生意各凭本事。愿赌服输!我也给你揍过一顿。以后咱们没仇,ok?”

姚腾飞都低头,还主动示好。安逸还有什么说的?利索的道:“行。咱们今天就把事情说开。”

跟班早打开酒,好像是洋酒,拿玻璃杯过来倒了小半杯,两个人一起喝了一杯。

跟班们跟着起哄。

姚腾飞邀请道:“留下来玩一会?等会还有朋友会过来。”

柯玲玲扫一眼包厢里的高质量女孩,就想用她的长腿踹姚腾飞两脚:混蛋啊!她可是把上次井高的话全部听进去:陪在安逸身边,等他累了,做他的港湾。

安逸摇头道:“不了。我晚上还要加班!”

从“盛世”里出来,安逸还一头雾水,和柯玲玲、童炎两人走在夜店门口略显冷清的深夜道路上。他们有车接送,不用路边的出租车。

童炎笑道:“小逸,今天这算什么?一夜之间打响安少的名号?哈哈!”

柯玲玲掩嘴娇笑。

“我给唐姨打个电话问下。”

唐萱的电话稍后被接通,她听安逸说完,笑盈盈的道:“井总不久前完成一记很漂亮的反杀!姚腾飞的叔叔姚圣明丢掉了长青集团总裁的职位。

预估井总是要算账的!他大概觉得你和他现在有和解的基础。呀…,现在小孩子都很敏感啊!”

安逸吐槽道:“唐姨,他都二十多岁,哪里是小孩子?”

“哈哈!”唐萱在电话里笑起来,“你有空给井总打电话恭喜下。总之很提气的事。他的地位会更稳固。”

“好的,唐姨。”

第二天,井高接到安逸的电话时正在汤臣高尔夫11号别墅里处理工作。

二楼奢华内敛的书房中,窗外的鸟儿在树林中欢快的鸣叫。井高和优步的CEO柳臻详细的谈了两个小时。

“好的,井总,我这就再去港岛。”柳臻起身和井高握手。

井高道:“辛苦你了。”他业已经下定决心,以最大的决心和力量推动优步在港岛上市。而且是AB股那种模式。

东亚银行、联办的人脉都用起来,外加他和周明扬、小马哥、许加印、嘉道理等人的沟通。

总得有人去推动港股改革的!

陈清霜拿着井高的私人手机进来,轻声道:“井哥,安逸的电话。”

井高穿着T恤、长裤,凉鞋。很清爽的夏季装束。接过手机,笑着道:“小逸,什么事情?”

“井哥,昨天晚上姚腾飞专门托人请我去喝杯酒,主动向我示好。我打电话问了唐姨才知道…,”

井高和安逸聊了一会儿,接受他的道贺。安逸很对他的性格和脾气,他愿意在工作时间和安逸聊一会。挂掉电话,问道:“清霜,下一个要见的是谁?”

“井哥,是凤凰基金的总裁左浩。”

陈清霜继续保管着井高的私人手机。出去片刻,就将凤凰基金的总裁左浩带进来。

“井总,拼多多那边…。”刚坐下,左浩就诉起苦来。入股拼多多是凤凰集团作为互联网巨头的战略布局。这涉及到电商领域支付入口的争夺。

腾讯和阿里的支付何以排在前儿。不就是因为电商吗?而井总和小马哥私交不错,所以没有强行去询问京东那边。而是和拼多多谈。

井高坐在书桌后,喝着茶,“老左,拼多多这事暂时先缓一缓。”

左浩不解的道:“啊?”

井高说道:“你逼迫拼多多接受我们的融资做的不错。上周腾讯的马总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这边和他做了个交易。暂时先不碰拼多多吧!”

左浩揉揉脸,烦闷的道:“井总,看起来腾讯并不希望我们在支付领域成长起来。”

井高给他说的笑起来,“那肯定的。谁愿意我们闯进去分一杯羹。融资阶段就算了。不过,拼多多总归是要上市的。到时候我们在一级市场或者公开市场收购。总能拿到一个董事会席位的!”

他需要腾讯的力量去推动港交所改革。腾讯就是在港股上市的。马花藤常年住在港岛那边。能量还是非常大的。

上市收购无非是多花点钱的事。他现在需要确保优步在500亿美元这个市值上市。

“好的,井总。那我没话可说。”

井高拍拍左浩的肩膀,送他到门口。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