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这么一档事,王浩对陆离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梅园酒店吃完海鲜,他原本是打算带着周静静一起去滑雪。

然而就在这时,陆离接到了许教授的电话,许教授让陆离回学校一趟,王浩当即就热情的表示,要先送陆离和秦薇回清大。

如果是以前,王浩肯定不会这么热情,你有急事,自己打车去嘛。

但是现在,王浩已经确定陆离未来前途无量,当然要用心结交了。

回到清大后,陆离直接前往许教授的办公室。

秦薇则和周静静一起回宿舍。

“薇薇,你的这个小男友了不得啊,如果不是跟你关系太好,我都要攻略他了,所以呀,你可得赶紧把他给看好,别让他被哪个狐狸精给迷走了。”

周静静说道。

“我也没想到他成长的这么快,这么受欢迎。”秦薇表示鸭梨山大,“而且我有点降不住他,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是他占据主动权的。”

“那就只有出绝招了,你找个机会,把他给拿下,把他给狠狠的镇压。”

周静静献计道。

“拿下?镇压?”

秦薇有些疑惑。

“妈耶,你连这都听不懂,简直单纯的可怕……没办法了,等回宿舍后,我把我珍藏在硬盘里的资源给你,让你见见世面。”

周静静神秘兮兮道。

……

陆离来到许教授的办公室后,发现办公室内除了许教授,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

“小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许教授看着老者,笑呵呵地说道:“这位是田知行教授,中科院院士,全球知名的生物病毒学专家,你不是正在研究艾滋病毒吗?我对这个领域不熟悉,帮不到你什么,所以把你介绍给田教授,你有任何与病毒有关的问题,都可以向田教授咨询,也可以向他寻求帮助。”

听到许教授的话,陆离心中十分感动,他在研究艾滋病毒,许教授就主动把他介绍给生物病毒学专家田教授,估计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导师了吧?

“老师,谢谢。”

陆离郑重道谢,许教授的这份情谊,他会牢牢记在心里。

随即,他又看向了田教授。

事实上,他早就听说过田教授的大名。

田教授是国内最顶尖的生物病毒学专家,早年留学星国,星国用非常优厚的条件想要挽留他,可是他依然选择了回到祖国,回到清大,教书育人,科研强国,至于他的贡献……学术圈有一种说法,田教授撑起了清大病毒学的半边天。

“田教授,以后就要麻烦你了。”

陆离也没有矫情,既然田教授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他是愿意帮助自己的。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田教授说道,“现在全球的疾病形式越来越严峻,大规模流行的疫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我们国家也一样,所以,我一直希望能有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到生物科技领域,只有拥有先进的技术,我们国家在面对重大疾病和疫情的时候,才能从容不迫。”

“你正在研究的艾滋病,也是让我很头疼的一种疾病,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内,就在我们国家呈现爆发式增长,已经有上百万患者了,而且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开放,艾滋病泛滥的现象未来可能会更严重。”

说到这里,田教授也是忍不住叹息一声,对于他这种一心希望祖国强大的人来说,艾滋病在年轻人之间泛滥的现象,实在是让他痛心疾首。

无形之中,陆离也被田教授那种忧国忧民的情怀感染了,心中情不自禁的涌起了对田教授的尊重和敬仰。

田教授继续说道:“小陆,我已经看过你的资料了,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天赋最好的科研人员,只要你不浪费自己的天赋,未来必然可以成为我们国家生物学界的顶梁柱,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你有任何事情,无论是科研上的事情,还是生活上的事情,都可以找我。”

“谢谢田教授。”

陆离心中也是有些触动,他看得出来,田教授愿意帮助他,不是为了名气,也不是为了金钱上的利益,而是纯粹的想帮国家培养人才,这种情怀,现在那些信奉金钱至上的人是很难理解的。

顿了顿,陆离又说道:“其实,关于治疗艾滋病,我已经有思路了,我想利用单碱基基因编辑技术,修改巨噬细胞的基因,让巨噬细胞能够识别并消灭艾滋病毒,同时也能识别并消灭那些被艾滋病毒感染的细胞。”

田教授听完陆离的话,思索片刻后说道:“这确实是一种思路,不过难度有点高,因为我们对巨噬细胞的基因的了解并不够,对艾滋病毒进入巨噬细胞后的行为也不是多么的了解,现在的基因编辑技术也不够精确,脱靶的可能性非常大,而在修改基因的时候,一点点失败的可能都是不被允许的,因为那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

说到这里,田教授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我真是老糊涂了,竟然忘记了你研究出来的单碱基基因编辑技术,这项技术的精准性很高,用来进行基因编辑的话,成功率很高……而且,你能够研究出这项技术,说明你对基因非常了解……小陆,我支持你去探索这条道路,科学嘛,就是要不断去探索,去尝试,才有可能成功,也许再过不久,我就能听到你成功的消息了。”

其实,田教授也不确定陆离是否能成功,他只是鼓励陆离这样的年轻人大胆去尝试。

(求鲜花、月票、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