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老爷子的支持,秦兰有些嘚瑟的对秦喻努了努嘴,但是秦喻却不动声色的在底下扯了扯她的衣角,因为从秦喻这个角度明显可以看到陈卉的脸色并不好看。

熟悉母亲性格的江哲,也忍不住蹙眉,对着陈卉说道:“妈,我今年正是关键的一年,正在准备考二级律师资格,而且秦兰还年轻,我们俩还想多奋斗两年。”

华夏律师专业分为四级,想要成为二级律师,必须是法学博士学位毕业,然后担任三级律师两年以上,或者是高等法学硕士学历,担任三级律师五年以上,才可进行申报评级。江哲作为政法大学毕业学生,去年才拿到法学博士学位,直接晋级为三级律师,他还要再经过两年才能申报二级。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

这也是江哲的目标,准备在三十岁前成为二级律师。这样就可以担任疑难或重大民事案件代理人或刑事案件辩护人、代理人参加诉讼,而不是像他现在只能处理一些简单的民事、刑事诉讼案。

“先结婚又不耽误你考级了,而且你这个年龄成为三级律师,已经算是很优秀了。”江哲属于她的骄傲,所以陈卉对待儿子的态度要好一些。但是这又被于丽看在眼里,闪过一丝忧虑。第一次对这个未来亲家的掌控欲而不满。幸亏他们现在已经买房准备搬出来住,如果秦兰跟她们住在一起,怕是会起摩擦。

估计全场也就只有江哲的妹妹最能置身事外,作为一名一心做研究不闻窗外事的她,除了好奇秦喻的演员职业外,对自己哥哥和母亲之间的沟通不发表任何意见。

东兴楼,被燕京同行誉为“八大”鲁菜饭庄之首,始创于1902年,距今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坐落在东安门大街路北,是一座前出廊后出厦的大四合院。

席间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的秦喻出来,在四合院拐角的一处回廊抽支烟透透气。

可怜天下父母心,婚姻不光是两个人的事,而且还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一件大事,稍微沟通不畅,估计都会为以后的生活埋下隐患。

看着秦兰和江哲两人,在陈卉与于丽两人面前互相斡旋,秦喻既羡慕又庆幸还稍微有些许的失落。

“我看秦兰姐估计是后悔跟我哥谈恋爱了。”说话的是江珊珊,她也是出来透气的,

秦喻将手中的香烟摁灭,看着江珊珊说道:“也不一定,秦兰虽然看着有些大咧咧的,其实心很细的,特别是对于她身边的人,有时候宁愿自己受委屈,也要撑着。”说完后秦喻又带有几分忧虑:“希望你哥能跟秦兰和睦相处,不要给她委屈,否则我会对你哥不客气的。”

“你们姐弟俩关系真好。我跟我哥就不行。从小我就说不过他,现在他成为一名律师了,我在他面前更是连回嘴的**都没了,省的被怼。”

“呵呵,你看到的只是表象,秦兰我们俩是动手,我是从小被她打大的。”听到江珊珊的话,秦喻忍不住莞尔,看到她惊讶的合不拢的嘴,还是准备维护一下秦兰的形象,所以转移话题:“真难想象,你居然是学习热能物理的,这个专业很少有女孩子选择,你一定很喜欢吧。”

“唉,我都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只是受我爸的影响罢了,而且学习物理能够让自己沉下心来。”

华夏家庭的子女一般都是男孩和母亲较亲,女孩则是更喜欢父亲,这个例子在江哲家里最为明显。秦兰也同样,她想当警察的念头也是受到秦胜利的影响。只有秦喻属于自我调节的野蛮生长,所以才会选择成为一名演员。

“你们演员职业是不是很好玩?”作为一名从小在母亲的掌控下长大的女孩,对于一个演员一个明星的世界完全无法理解。巘戅 巘戅

“哪有什么好玩不好玩的事,都是一份工作而已,一个人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够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

“秦喻,这种态度很好。演员就是一项职业。”这时从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虽然是夜晚,但是在明亮的灯光下,秦喻还是分辨出说话的是李幼彬。

“李老师,您好。没想到您也在这边聚会。”

“是几个鲁省来的朋友,正好到燕京,就一块来聚聚。”李幼彬看了看秦喻旁边的江珊珊,开口问道:“秦喻,没打搅你吧,如果过会有时间到我这边来一下,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

“没有,没有。今天我们是家宴,这是我家一个亲戚。”秦喻知道李幼彬想多了,急忙跟他解释一下。

“家宴?秦老也在么?”

“在。”

“那我可要去拜访一下了,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李幼彬在拍摄《亮剑》这部戏的时候,就听编剧都梁说过这部戏的好几个角色的故事原型来源于秦汉江老爷子,所以李幼彬对于这位老爷子一直很少敬佩,今天正好趁这个时机拜访一下。

“方便,您跟我来吧。”秦喻对一旁江珊珊点点头,然后前面引路,带着李幼彬前往自己的包厢。

如果说整个2005年最火的电视剧是哪一部?那么《亮剑》肯定会名列前茅。

从七月份进入央视黄金档播出以后,整个下半年在全国不同的影视频道重播了不下于十几次。这个嘴里骂咧咧,略带痞性的李云龙成为了当下最受老百姓喜欢的军人形象。不管什么台,每次播出,收视率都很高,其中一些经典台词也深入人心,就连秦老爷子也赞叹不已。

“想当初俺老李也是十里八乡的俏后生……”厺厽 厺厽

“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给老子拉上来。……”

“我承认,对手可能比我强大得多,可对方已经宝剑出鞘了,我能不亮剑吗……”

……

看到秦喻带着李幼彬进来,几人先是一愣,然后都站了起来。秦汉江看到他也是一脸的惊喜。。

“秦老新年好呀!”李幼彬对着秦汉江说道:“经常听秦喻说起您老的事迹,今天终于能够有机会拜会您老。这杯酒,我敬您!”

“谢谢!”秦汉江招呼李幼彬坐下,让秦喻给他重新拿了一副碗筷:“你演的李云龙很好,很有当年王将军的气魄。看了这么多年的电视剧,也就你们这部戏拍的真实。”

“谢谢秦老的夸奖,就是有您这一辈老革命者的浴血奋战,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和谐与安宁,所以能够将您这一代人经历过的事迹展现出来,是我们这些演员的职责。”

李幼彬没坐多大会,毕竟那边还有几人等着他,在和秦胜利与江敏达喝了一杯后,就起身告辞,并且嘱咐秦喻要是能抽开身就到他那边去一趟。秦喻急忙跟爷爷说一下,跟随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