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晓武和侄女一起刚给徐谢琳庆祝完生日,义工联会长王美琴打来电话。对他为专题讲座所做的会标非常满意,说已经在义工联的公众号上发布了。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担心明天参加活动的志愿者可能不止四十个,担心到时候人太多坐不下怎么办?

“王会长放心,把椅子摆紧点,坐六十个人应该没问题。”

“行,这就麻烦你了。”

“不客气的,您那么支持我们的工作,我们当然要做好服务。”

“那明天中午见,我会提前一小时过去。”

“好的,明天见。”

刚挂断电话,王大姐又发来微信表示感谢,并转发来一条义工联活动的海报链接。

点开一看,海报图片果然是上午帮她们设计的会标,抬头是“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专题讲座”,主题为“历史为什么选择中国**”,活动单位是安海市义工联合会、安海市安海街道办事处洋港社区。

之前只知道安海市有两个全国基层理论宣讲名嘴,一是明天的主讲嘉宾——市文联主席、党校副校长徐小进,另外一个是在社区设有工作室的宣传部杨副部长。现在看到义工联的海报才知道,徐主席也是长期从事宣传思想工作的,曾先后担任过安海日报副总编、安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社科联主席,两位“国嘴”的工作轨迹几乎一样。

对明天的讲座,韩晓武其实并不是很感兴趣,觉得听那些容易打瞌睡。之所以看这些,主要是对义工联怎么搞活动的很好奇。

社区搞个活动,不管你怎么精心准备,就是吸引不了人,很难找到观众或听众,只能和其他社区的难兄难姐互相捧场,要么请亲朋好友过来友情客串。

义工联就不一样了,翻看她们的公众号,每周的活动都有几十乃至上百名志愿者参加,简直是一呼百应。

活动前几天,她们会发招募帖。

活动结束之后,不但发布新闻,用图片和视频说话,满屏的现场感,很有说服力,并对活动开展得如何进行总结反思。连他这个从没有参加过义工联活动的人,都能从公众号的内容上看出她们是真的在做公益,而且做得有声有色。

就在他寻思着要借这个机会跟义工联搞好关系,今后再开展团委和关心下一代的活动就不用再为没人发愁了时,随叶部长跟拆迁户磨了两个多小时才回到家的储婵娟,正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婵娟啊,你大姨都跟人家约好了,再说吃一顿饭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要是看着行,那就先谈谈、先处处;要是第一印象不好,觉得不合适,我去跟你大姨说,让你大姨跟人家说清楚,又不为难你。”

“妈,大姨介绍的那位我认识!”

“认识更好,知根知底的才放心。”

“就是因为认识,我才不愿意去相这个亲。”

“为什么?”

“他不是我的菜!”

“我的小姑奶奶,这个不行,那个也不合适,你到底什么口味?你给妈说说,你是喜欢川菜、淮扬菜、鲁菜还是粤菜?”

“我喜欢吃火锅行了吧?”储婵娟相亲相怕了,背靠着门垂头丧气地说:“妈,我才二十三,又不是三十三,我都不着急,您瞎担什么心!”

“你也知道你二十三,再拖就真成老姑娘了,到时候好小伙子都被人家挑走了,你看着还行的人家又看不上你了。我们女人跟男人不一样,过了这个年龄,真不好找!”

“我知道。”

“知道还嫌我烦,你有本事早点带个男朋友回来让我看看,我就不烦你。”

“行,我自己找。妈,我的事真不要你操心,都这么晚了,你赶紧休息,我还没洗漱呢。”

……

好不容易打发走意犹未尽的老妈,储婵娟赶紧洗澡换衣钻进被窝,习惯性点开微信朋友圈,突然发现韩晓武那个“小跟班”竟帮义工联把活动链接转发到了朋友圈。想到义工联会长是新联会的当然人选,她直接拨通了“小跟班”的电话。

韩晓武刚跑完步回来,正准备去洗澡,见统战小姐姐这么晚打电话,诧异地问:“领导,这么晚了有什么指示?”

“义工联要在你们社区搞活动?”

“有这事,领导,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看到你发的朋友圈啊,明天我休息,反正没什么事,也想去看看,你能不能给我留个座?”

“没问题,我不但要给领导您留座,还要帮您制作席卡,请您和徐主席、王会长一起在主席台就座!”

“快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资格坐主席台,再说这又不是统战部的活动,我就是去看看的。到时候你帮着介绍一下,我早听说过义工联的王大姐,但没见过真人,更没打过交道。”

韩晓武明白了:“为新联会的事?”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这不只是我的工作,一样是你的工作。”储婵娟翻了个身,想想又补充道:“明天我把筹建新联会的通知和新联会人员情况统计表发给你。”

“领导,我觉得这么大事,您应该亲自跟王会长、于主席和程会长他们联系。我只是个社区的统战联络员,人微言轻,我去找人家填表,人家一定觉得统战部对这件事不重视。”

“这还用得着你说,我肯定会一个一个联系的。我把文件发给你,是先让你看看,让你心里有个数。”

“让我心里有个数,没想到,真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我韩晓武居然也有能够提前看到市委重要文件的这一天!”

“韩副秘书长,咱还能不能好好说话?”

“行,好好说,我保证好好说。你想说什么,你先请。”韩晓武不由自主地贫了起来。

储婵娟噗嗤笑了:“没什么好说的,晚安,祝你做一串好梦。”

“领导,别呀,我还准备陪您谈会儿理想、聊聊人生呢。”

“这些你留着跟别人去谈吧,我妈刚跟我掏心掏肺谈了半个小时,怕了,现在什么都不想谈。”

“你妈跟你谈什么,让你怕成这样?”

“还能谈什么,逼我去相亲,催我早点找对象呗!不说这些了,我明天休息,可以睡个懒觉,你明天要搞活动,还要加班,早点休息吧。”

没对象,这可是一个超级利好消息!

韩晓武瞬间热血沸腾,不想就这么挂断电话,连忙说:“领导,先别急着挂,咱们不谈理想,也不谈人生,谈谈工作总可以吧,我有重要的工作要向您汇报。”

“什么重要工作?”储婵娟一头雾水。

“我遇到一个彝族同胞,她说来安海打工的不只是她,还有十几个从南云蒗宁彝族自治县来的老乡。有的在开发区工厂上班,有的在高新区工厂上班。想着这也是统战工作,我就加了她的微信,请她有时间帮着填下表。”

“还真是工作,韩晓武同志,你政治敏感性好,业务能力强,你这个社区统战联络员很称职,我代表市委统战部表扬你!”

“只是口头表扬?”

“想要奖状证书是吧,纸片虽然不值钱,但我没权给,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争取的。”

“我对奖状证书一样不太感兴趣,领导,有没有点实质性奖励?”

“韩晓武同志,虽然你有不少优点,对工作也很负责,但觉悟依然有待提高。你既是统战联络员,又是未来的海联会和新联会的双料副秘书长,可以说是如假包换的统战人,这些本来就是你的工作职责,怎么能刚做了点工作就开口跟组织上要奖励?”

“领导批评得极是,我检讨,我要向领导学习,争取早点提高觉悟。”

“不开玩笑了,睡觉睡觉,困死我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好咧,领导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