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观。

什么是巨人观?

这是一种比喻,人死后,在温度达到一定的时候外形会出现变化。

而巨人观就是其中一个阶段。

别说是普通人,哪怕是法医在遇到这种受害者的时候也很无奈。

无他。

心理障碍。

毕竟是人类的尸体,加上气味以及其尸体膨胀变形,正常人挺难接受和这种尸体接触。

现在摆在秦平和赵琳面前的尸体就是一具已经巨人观的尸体。

这也是5·28浮尸案的受害者。

“忍忍吧,相比于法医给他做尸检,我们这样已经算很简单的了。”

秦平低声说了一句。

死者为大,虽然秦平并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在于这个人并不是自然死亡。

听着秦平这么说,赵琳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况,随后拿出了法医出具的尸检报告。

“受害者生前被利器刺伤多处,其中包括头部,背部,四肢,以及…以及下体,但这些都不是致死的原因。”

“根据解剖的结果来看,死者是水淹致死,当时尸体上面也有被绳索捆绑的情况,也就是说死者在被丢入河里面之前是活着的,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脸上包裹着黑布,被捆绑之后没办法挣脱,最终溺水身亡。”

“死亡时间大概在15天前,因为现在天气炎热,加上尸体被长久的浸泡在江水中,巨人观形成的时间也会早一些。”

合上尸检报告,赵琳的脸色有些发白。

很残忍。

一个人还活着,但却被人捆绑住了没有办法挣脱,最终只能慢慢沉入江底。

直到多日之后才被发现,这是何等的悲哀?

到目前为止受害者甚至连身份都没有确认。

落叶归根。

而这个受害者,要是不能找到更多的信息,或者说抓到凶手的话,他将成为一个无名受害者。

能够帮他的,唯有他们这些警察。

秦平没有说话,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但很快他就睁开了眼睛。

“我们得去一趟小朱庄那边,应该能确认他的身份。”秦平开口道。

能够确认?

赵琳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离开了太平间。

现在时间已经是上午8点左右了,小朱庄那边也不算远,驱车赶往的话最多二十分钟。

这一次,秦平依然是乘客。

看着正在认真开车的赵琳,秦平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去弄一个驾照。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小朱庄。

之前的话赵琳其实有来过这边,毕竟她更多的是去处理一些信息类型的调查,毕竟女性在这方面要心细一些。

“我们去找刘大娘吧,她刚好认识那个疑似受害者的人,而且她也认识凶手。”

下车后,赵琳率先开口道。

秦平点点头。

很快,两人在一间平房前面停了下来。

咚咚咚!

随着赵琳的敲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只是那人一看到是赵琳,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瞬间就变脸了,嘭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赵琳。

“……”秦平。

行吧。

现在看来的话是发生什么变故了。

“有可能是被人说了,毕竟凶手可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秦平笑了笑,他倒是有些理解。

对于小朱庄的人来说,他们这些城里面来的警察都只是外人而已。

受害者纵然可怜,但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邻里关系在不少人看来都是很重要的。

这个刘大娘知道关门不对,但却不得不关门。

“可是上一次刘大娘还说欢迎我来这边玩的。”赵琳嘟囔了一声。

秦平摇摇头,边走边笑道:“没事的,我们先去朱大茂那边,看看他家里是什么情况。”

朱大茂,孤家寡人一个,目前已经有超过二十天的时间没有人见过他了。

除了朱大茂,还有一个人也有可能是受害者,但对方的情况要特殊一些。

所以现在从人际关系简单一些的朱大茂这边查起。

路上。

“这个朱大茂也是一个可怜人,他的父亲之前是在阳城一个机械厂上班的,但因为事故出事没了,他的妈妈则是在不久之后自杀身亡,就这样,从17岁开始朱大茂就一个人生活了,一直到现在整整14年,根据小朱庄的村民讲这个朱大茂人挺不错的,就是性格稍微有些孤僻。”

“除了他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亲人,平常的话还能偶尔看到他在村子里面活动,而现在根据小朱庄的人反应已经二十来天没见过了。”

赵琳把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出来,虽然这些她之前在车上的时候有说过。

“到了,这里就是朱大茂的家。”

两人在一个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房子前面停了下来。

相比于周围的那些房子,这个房子不仅仅破旧,各种生活设施也有些跟不上时代。

从这电线的走线情况来看,估计还是朱大茂自己弄的。

打开门,一股浓郁的霉味让两人皱起了眉头。

秦平眯着眼睛检查了一下,发现这里短期内的确是没有人生活过。

试着使用能力,却发现压根就使用不了。

“走吧,不是这里,死者不是朱大茂。”

秦平直接了当,也没有给出理由。

赵琳一脸懵,这是啥意思?看一眼就有了结果?

行吧。

反正这一次王川给他们两个人的任务就是调查一下这边的情况,而且负责人还是秦平,她只负责配合而已。

两人刚走出朱大茂的房子,立刻就有人围了上来。

那是一个矮矮瘦瘦的老人,腿脚似乎有些不利索。

“朱大爷,你这是?”

赵琳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老人,似乎有些不解。

朱长昌摆摆手,无奈道:“这不是已经确定的是那坏小子杀的人么,我想问问杀的那个人身份确定了没有?是不是朱大茂那小子?”

“朱大爷,我们警局有规定的,不允许把一些事情说出来的,还希望您能够理解。”

赵琳也没有等秦平去回答,她说的的确是规定。

“这样啊,可怜大茂这孩子了,他人挺不错的,要是被杀的那个真的是他,那只能说那个坏小子已经坏透顶了。”

老人摆了摆手,脸色有些灰败,慢慢悠悠的转身离开了。

赵琳愣在原地,直到秦平叫她才反应过来。

当两人来到下一个房子的时候,秦平的双眼亮了起来。

能力可以使用。

那么也就是说死者应该是这个人了。

“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受害者,他死的很难受啊。”

秦平沉声说了一句。

确定了。

虽然他还没有使用能力,可这里和他之前在太平间获取到的片段能够接上。

“这就确定了?”

赵琳嘴巴微张,一双美目瞪大的很大。

这就找出来了?

查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简单了?

-----------------------------------------

ps:今日第五章,求鲜花,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