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昆仑。

一道白光空前浓烈!

白光逆天而上,浩浩荡荡,化作了悬在天穹的斩灭之剑。

而在白光之中,一个女子的体态终于不断清晰。

那,是一个无比美丽和美妙的女子。

她的体态婀娜,身躯柔和充满了诱惑。

可是,那妩媚的身姿之下,去隐隐带着一股令人无可直视的肃杀!

她,就是西昆仑白帝!

……

这一日,西昆仑半边天,庚金之剑光耀九天。

所有洪荒的强大生灵,都被这一道白光所吸引了。

这当然也包括在洪荒游荡的王母,以及正在谋划的李牧。

李牧轻笑一声:“终于,先天白帝要出世了吗?”

实际上,西王母本该也在第一次听到的红尘三千客之中的。

可惜,因为这一次洪荒大势变化,龙汉之劫提前结束,导致鸿钧道祖讲道都提前了十几个元会。

虽说先天生灵在天道神秘力量的帮助之下,纷纷提前出世。

但,这一尊先天庚金之白虎,却是没有化形。

因为她生来就与众不同。

她,生来就是先天白帝!

白帝,主杀伐!

……

昆仑,三清。

元始向着太上问道::“兄长,西昆仑有一尊先天神帝出世,吾等该去看看?”

通天手中的青萍剑缓缓颤动,说道:“我的剑,在鸣。”

“这一尊先天白帝,当属洪荒杀伐之首,实在是令人期待,兄长,去看看吧。”

通天,最为沉迷的就是剑道。

剑,主杀伐。

所以,对于这一尊先天白帝,他当然是无比期待。

作为兄长的太上,沉吟了许久。

终于,他憋出了一句话来:“哎,洪荒,本不该有先天神帝的。”

说到了这个话题,哪怕是他,也不免显得无比沉重和深沉。

正如他所说,洪荒,本就不该有先天神帝。

洪荒天道至高无上,道祖掌控全局,然后就是未来的洪荒圣人辅助,掌控天道全局。

这才是洪荒本该有的模样。

这也是太上从天道之中体悟而出的,是他所领悟的道。

可是,如今的洪荒,已经有两尊先天神帝了!

元凤和邀月,她们的存在总显得那么突兀,却又让他感觉无奈。

而现在,第三尊先天神帝就要出世。

至于为何太上会有如此感觉,而原始和通天没有,这却是要提到三人各自独有的道路。

太上,元始,通天,三人都是盘古元神清气所化。

但实际上,三人的道却是各自不同。

太上主天心。

元始主天机。

通天主天杀。

如今的三者,还没有真正明悟自身之道。

但是到了后世,到了他们真正成圣之后,这三者演变之后就是:

太上无情!

阐明天机!

杀剑截道!

在这三者之中,太清对于天道变化是最为清晰的。

两位兄弟也知道这一点的,元始此时说道:“兄长,这天道原本该是如何,吾等也不知道。”

“只不过,鸿钧道祖都未曾做出反应,这就说明先天神帝的存在,也是应当。”

太清也不回答。

但实际上,鸿钧道祖的态度,才是他最为担心的。

良久之后,太清说道:“也好,是该见见这一位即将出世的先天白帝!”

于是,三清前往西昆仑而去。

太阳星辰太一,他的目光自然也落在了先天庚金之上。

“又是一尊先天神帝出世!”他的目光之中,杀机凛冽。

他的兄长帝俊,就是被元凤这一尊先天赤帝所吞。

所以,太一对于先天神帝带有本能的仇恨。

“等等,吾有混沌钟在手,而这一尊先天神帝此刻还没有化形而出,若是……”

若是自己能够吞了这先天神帝,那岂不是美哉?

这念头一起,他的心中就泛起了无限波澜。

以他太阳星之主的身份,吞噬先天白帝,杀道与烈阳之道合一,就能一步登天。

必定能够压服元凤!

如今对于他太一来说,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他虽是太阳星之主,可实际上太阳权柄已经被元凤分润。

“我想要变强,就不能按部就班。”

毕竟,先天之上他已经落后,若是不想办法走捷径,如何能够匹敌元凤?

更不要说,杀了元凤为兄长复仇。

以混沌钟之力,直接空间挪移闯入那一座西昆仑之中,他就能占据先机!

……

一时之间,洪荒诸多大能,无论是先天大能,还是那些后天大能,甚至包括了不周山的巫族,都纷纷向着西昆仑而去。

有人,是为了结交这一尊先天白帝。

但更多的人,心思和太一一致,吞噬先天白帝,取而代之!

这一位瑶池仙子也踏上了前往西昆仑的道路。

她倒是未必要争夺,因为她如今的身份乃是鸿钧的道童。

鸿钧道祖如今闭关,演天道而镇压混沌之乱,所以才允许她和昊天下洪荒增长见识。

她不需去争夺,因为整个洪荒鸿钧最大。

却是在这时候,瑶池看到了一个男子。

一袭白衣飘然,身躯挺拔,面相雍容。

说实话,瑶池在紫霄宫之内看过了太多的风采偏偏的生灵。

可是,眼前这一个不同。

给她的感觉就是:和光同尘。

“瑶池,见过道友。”她走到了李牧身前,然后轻轻行礼。

李牧看着她,轻笑一声说道:“我在等你。”

听到了李牧的话语,瑶池的心脏猛地一滞。

这当然不是小女孩见到了帅哥之中的心跳喜悦,而是一种在这一刹那,自己一切都被对方所掌控的感觉。

“你……”

李牧已经说道:“我没有去过紫霄宫,你自然不认识我。”

“但是,我知道你的一切。”

瑶池心跳的更加厉害了!

她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目的,可她却是明白,在对方的面前,自己渺小无比。

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瑶池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鸿钧道祖。

同样深不可测,同样捉摸不透。

李牧看着她,再一次说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走到了她的身前,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距离。

李牧轻轻将她拥抱在了怀中,随即一点命运的浮光荡漾,最后融入了她的身躯之中。

“别怕,别怕……”

瑶池忽然惊醒,随后她四处张望。

“不见了!”

刚刚,她记得自己看到了一个男人,她还将自己用抱在了怀中。

可是……

“他,他说了什么?”瑶池惊呆了。

但下一刻,她居然开始忘记自己见过一个和光同尘的男人,再然后,她忘记了相遇。

只是在偶然之间,她能够感觉到,刚刚一定是经历过什么的。

瑶池的内心,害怕极了!

……

“瑶池这一步棋,是险棋。”

自己如此接触瑶池,与她靠近,目的自然不是为了占便宜之流,而是混乱她的命运。

当然,只是非常微弱的一段命运波澜。

甚至,微弱到了不可感知。

“只是,以鸿钧的能力,多半是能够感觉出来的。”

鸿钧感觉出了瑶池的异样,那就回运用大手段,随后就能发现时辰道人的布局。

这一步棋,名为损人不利己。

“去西昆仑吧。”

这先天白帝,毕竟是自己亲自布置下的一枚棋子。

她,主杀伐!

日后,无论是收获命运因果,还是让她成就,都是妙用无穷。

“如今,她即将化形出世,却是要历经劫难。”

这劫难,非是天劫,而是人劫。

想想也知道,如今洪荒不知道多少生灵,指望着能够将她吞噬,然后一步登天!

“哼,也好啊,来了那么多生灵,总要死上一些,以欢迎白帝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