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龙城省立医院。

“医生,怎么样啊,我这胳膊腿能恢复吗?”

成茂晖躺在特护高级病房中,一脸紧张的看向医生。

负责他的主治医生,看了看手中的片子和报告结果,道:“真奇怪,骨头断了都,竟然没有任何骨头渣。”

“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好生躺着修养,伤筋动骨还要一百天呢,你身上这伤最少要躺一年才能恢复。放心,不会终生残废。”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

听到这里,成茂晖面露喜色,“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呢。”

而后,主治医生开了药,就离开了。

“少爷,您饿了没,我去给您买点吃的去?”厺厽 厺厽

病房中,有成家的一护卫陪着成茂晖,暂时留下来照顾他。

“不饿!把电话给我。”成茂晖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态,对成家这些手下,可没什么好脸色。

成茂晖本想打电话给他父亲,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有没有将周家的那女婿废了。

可是,连续拨出去几个电话,都没打通。巘戅 巘戅

他索性不再打了,反正在他看来,夏宇在劫难逃。

敢伤他,真当成家是混假的不成?

没多会的功夫,成茂晖突然感觉浑身燥热。

“是不是没开空调啊,怎么这么热?”成茂晖开口道。

成家保镖眉头微皱,“少爷,正常温度啊,要不我把温度调低点?”

“还不快去,狗东西,你想热死本少爷啊。”成茂晖说话间,直接掀开了身上的被子。

可紧接着,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成茂晖终日和狐朋狗友混迹各大娱乐场所,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还有就是,平时都需要用不少办法,才能提起对女人的兴趣。

市面上能买到的各种奇特服装、玩具,他私人房间中还珍藏了不少呢,都能开一个体验馆了。

可今天是怎么回事,现在还吊着止痛针呢,竟然有了特别强烈的**。

成茂晖不禁怀疑,难道自己是受虐型的?

想到这里,他连忙摇了摇头,把自己这种突然的想法摒除掉。

又过了一会,成茂晖彻底明白过来了,这哪是突然的**兴起,根本就跟吃了兴奋药一样的感觉。

浑身火急火燎般的难受。

“你叫什么来着?”成茂晖努力克制着身上的反应,问向病床边陪护的成家保镖。

“回少爷,我叫王二楞。”王二楞呲着牙回答道。

“恩好,王二楞,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成茂晖吩咐道。

“咋了少爷?”王二楞脑袋凑了过去,心想这病房就他们两个人,有什么话还要悄悄说?

“你去外面给我找个妞来,越快越好……”成茂晖话还没说完,只觉自己某处胀的要爆炸了,连忙改口道,“你来帮我……我给你十万!”

王二楞听到成茂晖后面的话后,脸色顿变,憋着恶心道,“少爷,我不做这事,给再多钱也不行。”

“五十万,不然我明天就找人弄死你!”成茂晖急了。

王二楞哭诉道,“少爷啊,我很正常的,您真误会了。”

谁能想到,自家少爷,竟然是弯的,简直刷新了王二楞的三观?

那平时他找的那些女孩带回家,到底都做了啥?

难道,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其实,那些女孩都是男扮女装……

王二楞简直在脑海中脑补了一出出大戏,就是想到那种画面,只觉得反胃而已!

“一百万!二愣子,你还没结婚吧,一百万足够你在龙城买房买车的了!”成茂晖又提高了价码。

王二楞一脸纠结,一百万对他来说,确实有极大的吸引力。

犹豫了一番,他才咬着牙开口道,“少爷,我有女朋友,而且很恩爱。”

“你他么的敢拒绝我?”成茂晖彻底急红了眼眶,他觉得一刻都等不及了。

“所以我想加钱!两百万,我就答应!”王二楞狠声道。

“好。快上来!”成茂晖想都没想就答应道。

十几分钟后,医院的护士过来换药。

只是,这小护士刚走到病房门口,便听到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还没来得及推开门,透过门中央的玻璃,就看到病房中的场面。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

呕!

小护士当场吐了一地,转身跑回了护士站!

……

秋月山庄内。

周若晴闭着眼睛揉了揉眼眶,慢慢睁开了眼睛。

昏睡前的一幕幕,像是放电影一般,不断的在她脑海中闪现。

她跟李苗苗一起到了这秋月山庄来,参加街舞社团的聚会。

她清楚的记得,酒桌上喝了成茂晖递来的饮料,没想到里面放了料,随后被人拉到了成茂晖的房间。

就在成茂晖图谋不轨时,姐夫夏宇一脚踹烂了房门,犹如天降神兵一般,废了成茂晖!

紧接着,她体内的药效发作,夏宇抱着她来了这房间……

“啊,不会吧?”周若晴想到后面的画面,不禁尖叫出声。

她只觉得在做梦,梦境中,只有她跟姐夫夏宇。

周若晴回想起,自己是多么的主动,一直从耳垂泛红了脸蛋。

那回忆是如此的清晰,即便现在回想起来,还能记起来种种细节。

想到这里,周若晴不禁心跳加快,下意识的猛然掀开了被子。

完了!

衣服没穿在身上,浑身酸痛,小腹处像是被卡车碾过了似的。

一切的感觉,都跟李苗苗之前跟她普及的常识,一模一样!

周若晴猛地坐起了身子,低头时,洁白被单上那犹如梅花绽开的一抹红色,如此刺眼!

这不是梦!

它真的发生了!

此时,周若晴脸上一阵羞耻,还有不甘的愤恨!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吗?

关键是,对方可是自己的姐夫啊!

要是姐姐知道的话,该如何看她?

“夏宇,你混蛋!”周若晴眼泪鼓鼓的,红了眼眶。

一时间,害怕、仿徨、羞耻、怨恨、不甘等等情绪,一股脑的全部涌上心头。

可转念一想,若夏宇不这么做的话,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吗?

何况,貌似还一直都是她主动的!

想起脑海中疯狂的画面,周若晴的脸蛋红的简直能滴出血来!

这以后,让她如何面对夏宇,如何面对自己的姐姐?

周若晴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一番,这才翻出手机给夏宇发了条短信。

“夏宇,昨晚的事情,我不希望姐姐知道,你能保证烂在肚子里吗?”

短信发出去后,周若晴浑身无力的躺了下来。

没想到,夏宇很快就回复了消息。

周若晴抓起手机看了眼,不禁瞪大了眼睛。

“我可以替你保密。不过,昨晚的事情你就不打算谢谢我吗?”

“无耻!”周若晴抓狂的骂道。

难不成,他还想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