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国,是一个很重视人权的国家。

举个简单的例子,岛国政府要开条新路,但正好有一座坟墓在此。

这个时候,墓主的家人要是不同意迁坟,那么岛国政府就会选择撤销这次的开路计划。

当然了,岛国政府重视人权,岛国的许多企业也是如此。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

但在背地里,少不了使绊子。

例如私底下找极道组织,脏活累活让群极道组织干,用尽各种手段强行暴力拆迁。

等收获果实的时候,就会以“正大光明”的姿态出现。

但是,江龙并不怕背地里用些阴招。

很多时候,阴招始终是阴招,自己只需要见招拆招就行了。

真正让人无可奈何的,是压倒性的力量。

但是有这种力量的选手,现在根本不可能对自己这个小虾米动手,因为江龙没有触及到那群人的利益。

那群人站在幕后,默默操控着岛国。

对于岛国危机起伏的幕后情况,江龙还是略有了解,他心中大概知道这群人的底线在哪里。

不触及到底线的情况下,岛国的幕后黑手,很欢迎各种组织站出来为人民“发声”。

有人站出来说话,在大多数人眼里,就代表自己是生活在一个言论自由民主的社会。

因为,他们希望让岛国人民看见这一幕。

你看,国家有一堆发表不同意见的人,也有为底层人民说话的组织。

这样的国家,完全就是充满了“自由民主”!

当然了,这群站出来反对说话的人,都没有触及到真正底线,都在幕后黑手允许的范围之内。

一旦碰了真正核心的东西,那就是真的凉凉。

举个例子,岛国出过一个年轻的互联网企业家,本来一路顺风顺水。

然而,直到这家伙收购了富士电视台,想说一些真话的时候。

身上突然多了一堆罪名,然后公司没了,接着坐牢去了……

上一秒,还是前途无限的年轻企业家。

下一秒,直接成了声名狼狈的大恶人。

呵呵,还真是讽刺呢。

江龙对于局面看的很清楚,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而且自己现在就是个小人物,根本不会触动东京地检背后的那群大人物。

就算被那群大人物知道了,也只是会把他的所作所为,当成小打小闹罢了。

就好像一个巨人,根本不会注意脚底下的蚂蚁。

除非这只蚂蚁偷吃了巨人的蛋糕,还想把这蛋糕分给其他蚂蚁。厺厽 厺厽

江龙还是很有自知之明,他现在也确实是一只小蚂蚁。

这让他感觉挺憋屈的,但现实就是如此。

而且前面有强大的对手,人生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没有重量级选手入局,那么自己举着大义这面虎皮,就相当于站在了胜利的一边。

站在幕后黑手的角度,想呈现给人民看的经典戏剧,不外乎就是正义能够战胜邪恶。

注意到周围投过来的目光,以及各种嘈杂的声音,江龙停止了心中思绪。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了集合场地。

建筑工地上,足足有一百来号人,个个都身强力壮。

江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走到了正中央,拿起了高桥和之准备的话筒,开口道:

“各位晚上好,相信在场也有不少认识我的,容我正式做个自我介绍。”

“我叫江龙。”

随着江龙的话一落下,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将好奇的目光看了过去。

确实如同江龙所说,对方在这一个月内,名气可谓是直线飙升。

刚来工地上,就收了一群小弟,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基本上,大家都认识了这么一号人。

“前些天,我和一群兄弟商量,正式成立了东京建筑工人权益保护工会。”

江龙并没有管众人心中如何作想,带着灿烂的笑容,继续开口说道:“鄙人不才,目前担任会长。”

此言一出,人群又嘈杂了起来。

“东京建筑工人权益保护工会?”

“怎么跟想的不一样啊?”

“感觉哪里搞错了……”

众人开始互相窃窃私语,这跟他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本来,他们觉得江龙今天站在这里讲话,是为了拉人加入创建的极道组织。

毕竟这一个月来,江龙手底下收了一群小弟,他们这群人还跟不少人关系混的挺好。

大家都认为,江龙打算出去混社会。

可结果,突然冒出个东京建筑工人权益保护工会?

画风一下就变了!

场内不少年轻人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他们之前还觉得,江龙打算成立一个极道组织,然后带着他们一起混!

年轻人就该出去闯荡社会,金戈铁马,纵横沙场,光是想着就让人热血沸腾。巘戅 巘戅

现在这个建筑工人保护工会是什么鬼?

江龙静静的看着嘈杂的人群,并没有出声阻止,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

只不过,在众人看来,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失望。

那是对他们的失望。

说不清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了这种感觉。

众人抬起头,看着正中央台上那个一言不发的年轻男子。

他们想听听,那个年轻男子的话。

期待对方能够讲出不一样的话。

片刻过后,所有人再度安静。

“我相信,在场的大家都经历过各种困难,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最后一起在这个地方相聚。”

江龙再度开口,拿着话筒走到台下,只不过这回略显讽刺的说道:

“这也是一种缘分,在老子家乡那边有一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因为我们都是弱者,社会最底层的存在,被时代风浪拍打在岸上的鱼,被强者踩在脚下的垫脚石!

面对现实只能卑微的活着,拼命的挣扎也只是为了活着,所以才会在这种地方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