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安手一抬说道:“诸位请起!”

众人只感觉一股犹如天地一般的浩瀚力量包裹全身,全都难以抗拒的从下面站起来。

消瘦老者眼巴巴看着李平安说道:“大人,我是这个城镇的镇长,您能不能留下?我们愿意当牛做马报答大人。”

其余人也都连连点头,祈求看着李平安。

李平安问道:“邪异很多吗?”

消瘦老者眼眶一红,悲伤说道:“不但有邪异还有妖邪鬼怪,大城池里面都有修炼者坐镇,还有圣堂,我们这些小地方的普通人根本没人在意,只能听天由命,今天活着也许明天就死了。”

不少人都低声抽泣起来。

李平安皱眉问道:“圣堂也不来吗?”

消瘦镇长摇了摇头说道:“强大的传教士都在城池之中,没人愿意来我们这种小城镇的。”

旁边盔甲青年说道:“太弱的传教士远不是邪异的对手,邪异也是把我们当食物养着,才没将我们全都杀死。”

赵欣悦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去大城池生活呢?”

镇长悲伤说道:“大城池居不易,里面来往的都是修炼者大人,哪里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去的?!”

旁边铠甲青年低沉说道:“去大城池更加活不下去。”

“道主,您有办法帮他们一下吗?”赵欣悦看向李平安。

其余人百姓也都眼巴巴看向李平安,眼里带着祈求,要不是李平安的力量还没散去,这时候肯定又全都跪下了。

李平安坐在青牛之中,念道:“福身无量天尊!”

深邃的目光看向众人,在视线之中每个人头顶都升起一道光芒,绝大多数都是白色的正常气体,只有极少数头顶有着功德业力。

李平安伸手朝着人群里面一指说道:“这位居士请出来一下。”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众人中间一个穿着灰布麻衣的青年瞪大眼睛,一时间手足无措。

李平安笑着说道:“没错,就是你。”

镇长连忙叫道:“快,快让开,张大牛你给我出来。”

张大牛连忙快步走出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旁边铠甲青年连忙将其扶住。

张大牛小心翼翼说道:“大……大人,我……小的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李平安笑着说道:“贫道和你做个交易可好?”

张大牛迷茫说道:“交易?”

李平安点头说道:“是的交易,贫道给予你保护你们城镇的力量。”

张大牛身体一顿,恐惧,迷茫,瞬间全都消失不见,抬头激动说道:“只要能给我们力量,什么交易我都答应,就算要我这条命也没关系,反正我的命也不值钱。”

其他人也都激动的看着李平安,自保的力量啊!

李平安正色说道:“贫道可以传你请神术,从此你将不再是你,你是神行走人间的使徒,也是神的凡身,你的身体灵魂都将归属于神,奉献给神,这样你还愿意吗?”

神灵?百姓们全都激动起来,这个世界是有神的,不少神灵尊者之名被世人说传唱,但是从未想到自己这个小城镇也能得到神的荣光,受到神灵庇护。

张大牛狠狠点头,激动说道:“我愿意!我愿意!”

李平安满意说道:“很好,明日清晨前来寻我,贫道传你请神之法。”

“是!是!”张大牛激动点头,然后犹豫一下说道:“大人,我该去哪里找您?”

李平安说道:“请问哪里有客栈?”

消瘦镇长连忙说道:“大人,我们这里只是一个小镇,并没有客栈,您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去小的家中暂住。”

李平安扭头看向赵欣悦说道:“欣悦,你觉得如何?”

赵欣悦点头说道:“能有一席之地容身就好。”

镇长激动说道:“我这就搬出去为两位大人腾房间。”

赵欣悦轻笑说道:“搬出去就不必了,有两间客房就好。”

李平安点了点头说道:“哪有客人将主人挤出去的道理。”

“这~大人您们都是修炼者,超凡脱俗之人,小的哪有资格和您同住。”镇长有些恐慌摇头说道。

“按她说的去做吧!”李平安说道。

镇长一顿,感动说道:“是!大人跟我来。”引着李平安就朝旁边走去。

张大牛回家之后,立即就打出冷水洗澡,再凉的水也难以浇灭内心的火热,洗过之后换上补丁最少最干净的衣服,立即就出门,跪在镇长门前等候。

……

三天之后,艳阳高照,城镇中央新建了一间大殿,大殿正中央摆放着三清神像,再下面摆放着一尊犹如护卫的泥塑像,只有简易的身躯和四肢,至于长相完全没有。

沐浴更衣过的张大牛肃然跪在大殿中央,外面则是有很多很多百姓在围观。

李平安和赵欣悦站在三清神像旁边,说道:“该教你的贫道都已经教你了,至于你能请动哪尊神灵,就全看你的造化了。”

张大牛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紧张的额头升起一层密汗,从地上起身,脚踏罡步大声叫道:“香气沉沉应乾坤,燃起清香透天门。金鸟奔走如云箭,玉免光辉似车轮。南辰北斗满天照,五色彩云闹纷纷,紫微宫中开圣殿,桃花玉女请神仙。千里路途香申请,飞云走马降来临,拜请本坛三恩主,列圣金刚众诸尊。玄天真武大将军,五方五帝显如云。三清坛前立大誓,愿以此身奉诸神,求诸天神圣降临坐镇,蒙获道法垂怜得以庇护。神兵火急急如律令。!!”

张大牛一声大喝之后,单手做剑指指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心脏噗通噗通乱跳,充满了能否成功的不安。

遥远洪荒天庭之中,雷部众神神殿群落之中,高坐主神位的雷神敖清猛然睁开眼睛,双眼之中电闪雷鸣,额头一道闪电符文更添加了几分威严。

敖清疑惑自语说道:“是谁在请神?竟然不在洪荒界也不在下界,请神咒也与普通请神咒不同,这是怎么回事?”

小镇里面,无论是大殿内的张大牛,还是大殿外的百姓心中全都在七上八下的打鼓,着急等着,天地间此刻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