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天霸凌空枪最强的攻击范围是在与对手大约一米多的距离上,林宇翔一直在试图将两人的交手距离控制到这个点位上,可黑兀凯却压根儿就没给过他半点这样的机会。

脚步永远都是贴着林宇翔在走,对方退一步他便进一步,而能保持这样的逼近并不是因为他的动作比林宇翔快,两人的速度几乎相当,只是黑兀凯永远都在料敌先机。

他永远都比林宇翔先一步提起脚。

明明是敌退我进的逼近,却生生被他演绎成了我进敌退的进攻。

老王有意无意的说道:“真正的近战高手必然都是战略大师,得用脑子,以退为进,似近非进。”

范特西只听得连连点头,这段时间他的训练可丝毫没落下,跟当初那个菜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虽然还无法跟林宇翔这样的高手比,但很多东西都看的懂了。

场中两人是高手过招,招招凶险。

林宇翔的林家枪深得枪法精神,挑、圈、点、拨、刺、缠、扑、扎、抽,威猛的霸气只是浮于表面,每一个基本的小技术融汇起来才是真正的无所不能,可问题是,越打下去,林宇翔却越有种施展不开的感觉。

因为他甩不开黑兀凯,拉不开天霸凌空枪最佳的攻击距离,对方的空手在这样的近身中反而是占尽了便宜。

非要贴上来!

林宇翔的眼中精光一闪,长枪上挑的同时,人枪合一,左腿宛若被上挑的长枪给‘翘’了起来,魂力迸发,往前一蹬。

这样的攻防两人刚才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了,对方想用这一腿拉开距离。

黑兀凯却并不后退,双腿一沉立稳,左手朝那蹬腿上拍去。

可这次的蹬腿却只是佯攻,人枪合一的状态,翘起的左腿与后拉的长枪形成一条绝对的直线,紧跟着整个身子突然后仰,一招铁板桥翻身一个回拉,漆黑的天霸凌空枪猛然回旋,化为一根毒蛇染毒的獠牙,从中路狠狠挑扑上来。

毫无征兆的一击。

——天霸凌空回马枪!

这一招恐怖的就是没有任何预判,同时保持了足够的距离让这一枪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场边的人大多都还来不及反应,这一枪已经杀到。

黑兀凯的眸子中却是精光猛然暴涨。

啪!

两只原本已经后摆、以保持平衡的大手猛然合十,宛若铁钳般将天霸凌空枪的枪尖生生夹停在他鼻尖前。

林宇翔的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一枪不但角度刁钻,且魂力凝聚,打的是对方最薄弱的、心理放松的瞬间,可没想到对方反应了过来不说,竟然空手夹住???

老王也是无奈摇头,如果黑兀铠只是个普通的夜叉族这一击就算不死也得受伤,但是可惜了,他并不是一般的夜叉族啊。

黑兀凯的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紧跟着身子一侧、双手一拉,巨力爆发,微微有些失神的林宇翔整个人被拽得往前微一踉跄,只感觉夹住长枪的手一松,然后一个手肘黑影就已经遮蔽了他左眼的视线。

轰!

被那大力轰中左脸,林宇翔就宛若一根笔直的木棍般,左脸朝下往旁边栽倒,然后脑袋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脆响,紧跟着便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一招?就一招?

四周都是鸦雀无声,不至于吧,这么不抗揍?但是看到林宇翔的魂力防御已经完全消失了,是真的昏厥了。

原本看得正兴奋的范特西、乌迪等人都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王峰知道,老黑是有点生气的,刚刚那一枪是朝着黑兀铠的咽喉点过去的,要是真的命中了,不死也得重伤,这人是真的一点分寸都没有,否则黑兀铠怎么都会给他留点面子的。

几个林宇翔从家族中带来的同伴赶紧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但看黑兀铠的眼神已经带着敬畏了,从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

黑兀凯则是拍了拍手,冲王峰笑了笑:“我的任务完成了。”

老王哈哈大笑,还有什么比带这么一个保镖更方便的吗:“哈哈,老黑你丫还是太温柔,这家伙这么阴损,换是我,在高上一寸,他就可以好好躺上几个月了。”

“又装逼!”温妮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看向老王:“你懂个锤子!”

虽然大家知道王峰脸皮厚,可还是听的直翻白眼,毕竟以黑兀凯和林宇翔交手的速度,所有人都只能是看个大体架势,要说清楚到黑兀凯一手肘是怎么出击的,甚至是细节到打在林宇翔脸上的具体哪个部位,在场的可真是没几个人能看清楚,就算有,也绝对不可能包括这位‘嘴强王者’。

黑兀凯却是笑了笑,可惜啊。

他懒得去管昏迷未醒的林宇翔,而是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还在目瞪口呆的岳凝心、蕾切尔,以及那许多自治会纠察队的人。

“嗨、嗨!不要走神嘛,来谈点正事儿!”老王笑眯眯的在他们面前晃了晃手,召集起他们已经有点涣散的眼神,开心的说道:“现在,我王峰又回来了,我还是会长,谁赞成?谁反对?”

……

自治会外面很快就打扫干净了,林宇翔是被那从他家族跟来的家伙抬去医务室的,之前那些还对他唯唯诺诺的纠察队成员、自治会干事们,此时早已是换了变脸,围着老王‘会长前会长后’的喊得好不亲热。

讲真,这还真不只是没骨气的事儿,相比起那个每天板着张臭脸的林宇翔,像王峰这样的会长可真是要好伺候多了……

林家凤凰枪落败,沉默了一段时间的黑兀凯再续无敌神话。

王者归来,自治会易主,论王峰对玫瑰的重要性。

讲真,林宇翔这段时间在玫瑰弟子中的统治力是绝对的,快刀斩乱麻、杀鸡儆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些都是迅速建立威信的必要手段,他也做的很好,如果王峰迟上半年回来,或许玫瑰弟子对他的畏惧和服从就会深入骨髓,但毕竟他才只来了两个月……

过于强硬的手段让下面有不少人很不爽,就算你是猛龙过江,也毕竟是外来者啊,总要给点甜头,奈何林宇翔从来就没把玫瑰弟子当盘菜,言语间都是蔑视。

相比起林宇翔的装逼,王峰这么一个贴近大家的随和会长显然更好相处,虽说老王当初也惹过不少事儿,也张扬过,但毕竟对内还是讲道理的,时不时的也能给这些大家伙分享些利益出来。

再说那种高帅富会长有什么好的?哪有咱们王峰会长看起来这么顺眼!起码自己好不容易谈的女朋友,不会看到王峰就犯花痴的两眼乱冒小星星!

这样的会长,他不香吗?

所有人都在兴奋无比的热议着,为没有亲眼见到那一战、没有亲眼看到林宇翔被灰溜溜的抬走而无比懊悔。

一潭死水的玫瑰仿佛一天之间就活了过来,就像是在湖底投下了一颗人造太阳,瞬间,整个湖面都沸腾起来,不不不,何止是湖面,简直是连同湖底深潭都直接烧热了!

玫瑰圣堂的会议室。

“自治会是给圣堂弟子们立规矩的地方,身为会长更是应该要以身作则!”达摩司拍着桌子厉声道:“可你们瞧瞧,瞧瞧这个王峰干的好事!不等圣堂上面的命令,拉着八部众的人去自治会楼下将代理会长暴打一顿,强逼别人离开,这还有王法吗、还有规矩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造反?那我就想问问了,到底是谁给了他的胆子!”

“这个王峰,刚回来就惹事,暴打同胞弟子,简直是荒唐透顶!”

“他在校方没有任何请假记录,无缘无故跑去冰灵游玩,一走就是两个多月,他当我们玫瑰圣堂是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是严重的违规违纪!就冲这点,也必须开除!”

“王峰去冰灵是受到了雪智御公主殿下的邀请,前去进行符文方面的交流学习活动。”卡丽妲微微一笑,打断了会议桌旁那些叽叽喳喳、群情激奋的声音:“李思坦师兄和我都知道此事,假条是我批的,有问题吗?”

卡丽妲环顾四周,声音不大但很有力,“而且,在这次的冰蜂事件中救了智御公主一名也是立功的,你们想怎么处理啊?”

冰灵这一趟,她算是见识过了老王的能力,知道他肯定有办法对付林宇翔,但原以为怎么着都要好好折腾一下,可谁知道这家伙回头就直接搞定了。

找八部众直接当打手?真是亏得那帮人居然真会听他的,而更关键是,妲哥担心下面会有什么反弹,毕竟老王的战斗力有点渣,肯定会有人不服,可没想到啊……蓝天那边第一时间来的报告,是全校圣堂弟子都击掌相庆。

或许,从一开始,大家思考问题的方式就错了。

“而且王峰是自治会会长,回来以后接手自治会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反倒是那代理的不许正牌的进入自治会,倒是真有点想造反的意思了。”卡丽妲微笑着说道:“至于切磋的事儿,什么是圣堂弟子都是软蛋了,这种事儿值得浪费我的时间吗!”

“殿下可别忘了,林宇翔是傅先生亲自调过来的,为的便是要让他好好整塑一下玫瑰的歪风邪气,可如今却在这里受了如此屈辱……”

“傅先生真是费心了,但这里是玫瑰圣堂,不是圣堂议会,傅先生固然是高瞻远瞩,可未必能了解玫瑰的实情。”卡丽妲淡淡的说道:“我听说有不少玫瑰弟子知道此事后都拍手叫好,支持王峰,可见林宇翔这段时间的会长干得可真不得人心。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他并不熟悉玫瑰的缘故,达摩司院长与傅先生颇为亲近,倒是要好好替林宇翔解释解释,省得傅先生误会,以他老人家的公正严直,若是重责他这得意弟子,那倒是有些冤枉了,毕竟,林宇翔也算是用心了。”

达摩司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脸上并无不悦,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家伙这次是真的动肝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