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知非暗恋顾秋怡多年,但只把这件事告诉了妹妹苏知鱼。

之所以不敢说出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知道,苏家不可能允许他和顾秋怡在一起。攫欝 起凡文学 7fwx 攫欝

苏老爷子一向眼高于顶,根本就瞧不上国内的这些家族。

而且,他又一直渴望能够在海外市场有重大突破。

所以,他特别希望,苏知非作为苏家的长子,能够迎娶一位欧美顶尖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或者是欧洲的皇室公主。

这样的话,苏家才能够与对方进行资源互换。

否则,如果只是在国内。找一个整体实力比苏家弱一截的家族联姻,那摆明了就是让别人来占苏家的便宜。

正因为如此,苏知非才不敢有任何相关的表露。巘戅 巘戅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光极高的爷爷竟然主动鼓励自己去追求顾秋怡,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不过,苏知非可不知道,苏老爷子轻轻松松就从他赞助顾秋怡演唱会的行为中,分析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现在这么说,不过就是投其所好罢了。

苏成峰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只有六个字:**驱动一切。

想最大限度的用好一个人。那就是要掌握他的**到底在哪里。

苏成峰洞悉了苏知非内心深处的**所在,所以,他才选择投其所好,支持他追求顾秋怡,直接一步到位的把他牢牢捆绑在自己的阵营之中。

所以,当苏知非对他的话表示出绝对的震惊时,苏成峰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认真说道:“知非,择偶这件事情最讲究的就是性价比,顾家那个丫头,无论是长相、能力、人品,都不错,顾家的实力虽然稍微有些逊色,但胜在她是顾言忠的独女,如果真娶了她,也是一件性价比极高的事情!所以你如果真的要追求她的话,我当然是举双手赞同的。”

苏知非登时兴奋地说道:“谢谢爷爷!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厺厽 厺厽

一旁的苏守道,这还是第一次知晓儿子心里喜欢的竟然是顾家的顾秋怡。

他眉头微蹙,认真说道:“知非,你喜欢顾家的丫头,爸爸倒也不反对,不过你要知道,顾家对苏家。一直都是有成见的,尤其是顾言忠,当年的叶长缨是他的结拜大哥,自打我成立反叶联盟,他就跟苏家彻底划清了界限,你要是追求顾秋怡,首先要过的就是他那一关。”

苏知非点了点头,说:“爸,您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了,父辈们之间的这些陈年旧账,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影响,不过我还是相信。感情是第一位的,如果我真的能让顾秋怡喜欢上我的话,那我相信我也能够让顾秋怡的爸爸接受我。”

苏守道由衷的感叹道:“恐怕没那么容易!”

苏成峰也不禁咂了咂嘴,一副绞尽脑汁为孙子出谋划策的模样,开口说道:“哎呀!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早就下定论,知非今年也才26岁,就算36岁结婚也不算晚,所以他有的是时间让顾家对他改变态度。”

说着,他不禁又有些惋惜的说道:“我之前听说那个顾言忠,好像是得了胰腺癌都快挂了,要真是那样的话,知非追求顾家丫头。就少了一个绊脚石,可谁知道这家伙怎么忽然就莫名其妙的痊愈了,他活着,难度确实会大很多。”

苏知非这时候开口道:“爷爷,既然您支持,那我一定会努力追求顾秋怡的,只要她愿意跟我在一起,我相信她爸爸也不能阻拦我们在一起。”

“是。”苏成峰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大胆的去追求。爷爷一百、一千个支持!”

说着,他又非常认真的说道:“如果顾言忠不愿意就当年‘反叶联盟’的事情原谅我们苏家,那就让你爸爸亲自登门、负荆请罪。”

“要是还不行,那我这把老骨头就亲自去向他赔罪!为了我孙子的终生幸福,这点小事儿算得了什么?”

苏成峰的态度,登时让苏知非感动无比。

这与爷爷之前说一不二、毋容置疑的性格想比,实在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本以为爷爷一定不可能允许自己追求顾秋怡,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支持自己。

这让他追求顾秋怡的信心瞬间增强了无数倍。

于是,他立刻表态道:“爷爷,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去金陵。借着筹备演唱会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把幕后黑手引出来!”

苏成峰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我让人去请了苏杭第一家族的家主,苏杭吴家的吴东海。估计一会差不多就该来了,你先别着急走,等吃过晚饭之后再出发也不迟。”

“好!”

……

此时此刻,金陵白金汉宫。

苏知鱼在酒店房间里闷了一天。整个人焦躁难耐。

六点钟,陈泽楷的手下准时敲门,两个女保镖推着一辆送餐车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恭敬的说:“苏小姐、杜女士,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您二位移步餐厅用餐。”

苏知鱼忍不住问:“你们少爷到底什么时候愿意见我?我已经等了一整天了……”

那位女保镖非常礼貌的说道:“不好意思苏小姐,我们少爷今天没过来。”

苏知鱼追问道:“那他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过来?”

女保镖摇了摇头:“少爷并没有说过。”

苏知鱼还不死心,又问:“那能不能拜托你给你家少爷打个电话,就说我想跟他通话。”

女保镖微微一笑:“不瞒您说,我也没资格直接跟少爷对话,所以我并没有少爷的联系方式。”

“这……”苏知鱼急的眼眶通红,哽咽道:“那你们家少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费那么大工夫救了我们,把我们安顿在这里,结果他又一直藏着不出现……如果他是真不打算出现了的话,那就让我和我妈离开这里吧!”

女保镖抱歉地说:“苏小姐,少爷的意思真不是我这个下人敢于去揣测的。至于您说的离开这里,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少爷有过吩咐,要我们确保您二位待在这套房间里、寸步不离,还请您多见谅。”

苏知鱼心里忽然感觉一阵强烈的委屈,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女保镖见此,满脸歉意的说:“苏小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和杜女士自便,我们就先出去了。”

杜海清急忙上前,一边将苏知鱼揽在怀里轻轻安抚,一边对两位女保镖说:“真是谢谢二位了!”

两人客套一句,急忙退出房间。

一出房间,这两人就来到了陈泽楷的办公室,敲门进来之后,面对着陈泽楷,以及沙发上坐着的叶辰,恭敬的说:“少爷、陈总,苏小姐的情绪有些激动。”

陈泽楷急忙道:“说说,具体是怎么个激动法?”

女保镖便将刚才的情形说了一遍。

陈泽楷听完,点了点头,道:“行了,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女保镖鞠躬告退。

这时,陈泽楷看向叶辰,忍不住问:“少爷,您真不去见见她?”